解析夜间非法集会的三种人
상태바
解析夜间非法集会的三种人
  • 金锺秀评论员
  • 上传 2008.07.03 14: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持续逾五十日的反牛肉进口烛火示威最终激化演变成了不法暴力示威。示威团体占据道路,挥舞着铁管、木棍、榔头、镰刀,使得首尔夜晚的街头与乱世无异。警察们的镇压行动动用了棍棒与盾牌、高压水龙头和洒水车,将首都首尔从一国之都变成了战场。

夕阳一落便陷入混乱的首尔,夜幕中三伙“猛将”出场。第一群是“无责任之徒”。他们正是组织深夜无差别暴力示威的一伙人。高喊着保护国民的食品安全而展开了烛火集会的这些人,忽视关于疯牛病发病可能性的科学讨论,而只是一味地高喊 “再议”,把不法行为当成自己的事来做。

和平的烛火示威被那些置牛肉安全问题于脑后,主张“政权让位”、“进攻青瓦台”的激进分子的暴力示威给取代了。占据道路或夜间施暴都是违法的,再加上试图使通过合法的民主过程选举出来的政府垮台的要求本身就是违法、违宪的念想。只要能给李明博政府以打击,即使破坏法治、国家灭亡也不在乎,这是极度的不负责行为。

第二群是“无能之辈”。本应死守法律秩序的政府却私自放弃原则,置违法于不顾。对牛肉安全的担忧再正当,违法还是违法。从烛光示威队伍离开广场进入马路的瞬间开始,就应该进行劝阻。一开始时,说是和平示威,就对违法行为视而不见,等到后来形成了气候,就干脆撒手不管。即使委屈的武警遭到示威队伍的围打,即使防暴警车被示威队伍的铁管砸得稀巴烂,政府也束手无策。

坍塌的法律秩序在短时间内无法再次恢复。只有当示威的暴力性到达极端,政府才会去强力镇压。但是法律并不比橡皮筋,能够自由伸缩。违法就是违法,合法也不会变成违法。

最后,是“有负众望者”。正是那些先是观望烛火集会,然后又推诿责任,站在暴力示威队伍最前面的统合民主党的议员们。名义上是制定法律的国会议员,却置民生于一边,在国会外面徘徊,致力于包庇违法行为。真是可怜而又让人寒心啊。

这三群人臭味相投,相互配合着在首尔的天空下上演无法无天的闹剧。无论是下班路被堵住急得直跺脚的月薪族,还是紧闭商铺大门沉浸于忧愁的餐馆大妈,到底有什么罪要担此乱世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