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周四)
中国若无政治改革,就难以实现经济增长
상태바
中国若无政治改革,就难以实现经济增长
  • 刘尚哲 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所长
  • 上传 2012.03.14 10:1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如果耶稣在海陆丰的话,他会以正义之名给出怎样的命令呢?”这是上世纪20年代后期中国共产党内的朝鲜革命家金山提出的疑问。金山是威尔斯(Nym Wales)所写的《阿里郎》的主人公。他当时曾是广东省海陆丰革命裁判所的委员,其任务是判断那些农民抓回来的人是否是“阶级敌人”。因为他是外国人,所以认为他的判断会相对客观。 有一天,一个看起来非常纯真的青年被抓到他面前。他的手非常润滑,可以看出是地主的孩子,金山不禁陷入苦闷之中。就在那时,海陆丰的领导人彭湃给了他这样的忠告。“不确定的时候,不应该从轻处罚,而应该都杀掉。”于是,金山命令对那名青年处刑。从那之后,他相信耶稣给海陆丰的“不是眼泪,而是刀”。因为他认为耶稣讨厌那些剥削人民的地主。青年的母亲和姐姐死死地抓住被拖到处刑现场的青年不放。

金山活动的海陆丰(由海丰和陆丰构成)是中国共产革命的圣地,因为在这里建立了中国历史上首个中国共产党统治的苏维埃解放区。领导人澎湃出身地主家庭,还曾到日本留过学,但是他却烧掉了祖上留给他的地契,摇身变成了共产主义者。主张“打土豪”。毛泽东称其是“中国农民运动之王”。

如今,海陆丰又一次站到了中国历史的中心。这次它成了民主革命的前哨基地,震源地在陆丰的乌坎村。背景是村里的共产党干部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基础农民,成了土豪。乌坎于去年秋天开始迸发出民主革命的火花,在外务工的乌坎村民回到家乡之后居然发现没有可以耕种的土地。

未经选举就当了40多年村支书的薛昌把350个足球场大小的耕地一个个轻易卖给了房地产商。即便在去年9月和11月乌坎爆发两次示威当时,也只被当做是在中国常见的农民示威。然而,直到去年12月,一名示威主导者被当局抓获两天后暴尸街头,乌坎的愤怒终于爆发。村民们将党组织和公安赶出去之后宣布成立解放区,公安封锁了道路,切断了村子的饮食供应。

中国每年发生10万起以上的示威,其中与土地相关的示威占65%,但结果大致都如此:“当局下令让媒体沉默,舆论也鸦雀无声。整个事件都以迅速逮捕示威主导者的方式告终。”乌坎却有所不同,示威情况通过微博实时传达。他们帮助外国记者潜入,在全球实时转播村民和公安的对峙,成功实现国内外舆论对其进行关注。

广东省党委书记汪洋打开了事件的突破口。他派自己的亲信去现场,将曾是逮捕对象的示威主导者任命为村书记,这一破格的举动获得了民心。最引人注目的是由村民直接选出村里的领导班子。当然,在这之前也曾有过选举,但是,由村民按照自己的意志投出神圣一票,这还是首次,这不由得让人期待“中国之春”到来。

西方媒体多少都存在怀疑。他们认为乌坎的民主争取运动只是抵抗地方腐败官吏而已,并没有上升到挑战中央政府的地步。也就是说,这只不过是杯中旋风而已。但是,我们不可无视中国开始变化的萌芽。福建省某村已经派出了4名代表前往乌坎,学习“乌坎经验”。过去,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将安徽省某个小村庄取得的成功模式推广到至全国。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也可能走上同样的道路。

乌坎事件反映了中国当下的核心诟病,那就是官僚腐败。掌握着特权的干部与企业勾结,偷窃人民财产的现象正在不断蔓延。因为在共产党的一党制下,没有有效的手段牵制共产党干部的腐败行为。因此,有人称用经济理论解决中国问题的时期已经过去。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最厉害的82岁高龄的经济学家吴敬琏会说“政治不改革,经济改革也落实不了”。

在中国有个流行的词语叫做“带血的GDP”。在令人刮目相看的经济增长背后,有着太多人权的牺牲,包含着太多人的血和泪。3月5日,温家宝总理曾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今年的经济增长率目标值应降低到7.5%。在守住8%增长率的传统“保八”政策上有所后退,相反却提到了包括政治改革在内的改革60次以上。

即使减缓经济增长速度,也要进行民主选举、确立法制,尊重人权,使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上升一个台阶。中国已经意识到了要摆脱“高增长低人权”的恶性循环。只有这样经济才能可持续发展。退一步海阔天空,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看到更辽阔的大海和更宽广的天空。这是笔者从持续了十日直至今日闭幕的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中获得的信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