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20日 (周六)
总统任职时的礼遇
상태바
总统任职时的礼遇
  • 金镇国 评论室长
  • 上传 2012.03.02 14: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如果给前任总统任职时的礼遇会怎样呢?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卢武铉总统走上猫头鹰石上的事情呢?卢武铉总统有可能现在正在烽下村写回忆录呢,全斗焕前总统也不会被流放到百潭寺,就不会耻辱地被当时还是政治新人的卢武铉议员摔名牌的声音所吓到。

当然,任职时的礼遇也取决于做到何种程度。很难像卢泰愚前总统一样将非法敛财认定为自己的财产。水西腐败事件、对朝汇款问题、3大“门”、每到任期末会出现的儿子问题以及任人唯亲的问题,媒体都不会轻易放过。如果连这些问题都不管不问,就会出现在任期中放心腐败的总统。

之所以有这种毫无根据的想象,是因为“1987年体制”——5年任期开始之后在任期第4年没有一个总统顺顺利利度过关口。他们无一不因任人唯亲的指责而出丑,然后是反复道歉,在政治界遭受各种攻击,成为什么都做不了的“植物总统”。政权变成在野党的政权就如同败给了在野党。全斗焕前总统被幽禁了,卢泰愚前总统穿上了囚衣,金泳三前总统因为儿子的赦免和恢复权力。

甚至攻击前任总统也已经成为选举战略中的家常便饭。卢泰愚候选人在做《6·29宣言》时也只是全斗焕总统为了帮助卢泰愚候选人当选而编造的剧本。但之后在总统任期中产生了严重的矛盾,发生了力量向“未来权力”手中转移的情况。金泳三总统在任期末在执政党总统候选人活动场所还经受了自己的人偶被用棍子打、被施与火刑的耻辱。

总统任期事实上可以说是减少了,这个时期也渐渐变快了。卢武铉前总统仅就职一年就被上诉弹劾,而李明博总统一就职就发生了烛光示威,还得说在北岳山上唱了“朝露”之歌来获得同情。

不是说总统任期的后期被剪去了。如果在任期开始时已经同前任有了矛盾,从对国政情况的把握开始就会被延迟。一般来说,每当换到一个新岗位的时候,如果前任给你交接得好,那么你学习的时间就会减少;但如果遇到难对付的前任,在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就要吃一些苦头了。

在李明博政府初期,一位青瓦台参谋发火称“青瓦台空落落的,怎么能这样?”这是在说所有文件都不见了。一些文件被密封到了政府文件保管所,一些文件不知是不是应该交给下届政府。但前任政府不想让后任政府从自己的记录中找到可以攻击自己的弱点,所以不想留下痕迹。而且如抢来一般获得的文件也没有什么大用。因为很多时候得到文件背后隐藏的微妙感觉更为重要,在外交或对朝关系方面更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迫切需要善意的交接的原因。

在金大中总统时期,他偶尔会将前任总统们邀请到青瓦台,听取他们的意见。这种一次性地聚在一起公开说的话似乎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像是做出来给人看的。而之后连这种做法都消失了。全斗焕前总统曾经试图推进的太上皇式的“国家元老咨询会议”是不正确的。但每隔5年就彻底断绝,甚至无条件推翻前任政府的一切的做法反复进行,这是国家性的浪费。

跛鸭是总统自己的责任。即使周围的人遭到了指责、错误地推进了政策,结果也是总统的责任,因为是总统用了这些人。但每隔5年就反复发生了这种现象不仅仅只是总统的责任。

迅速的权力消失现象是无所不能的巨大权力的后遗症。山谷深是因为山高。即使拥有国会多数议席,如果没有总统就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做些妨碍国政的事情。

从总统选举结束之后开始就瞄准了下次选举。在卢武铉政府时期高喊“FTA必然要做”的人成为了在野党之后改头换面,为“反对FTA”用尽浑身力量。结果是对1987年体制的研讨不可避免。如果不把这种研讨同总统选举捆绑在一起,它就只能成为一个责难。但看起来大家今年也是忙于追求选票,很可能会错过时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