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出生于朝鲜政治犯收容所的申东赫24年后脱北成功
상태바
出生于朝鲜政治犯收容所的申东赫24年后脱北成功
  • 李圆珍 记者
  • 上传 2012.02.29 07: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男女间的爱情,甚至新生命的诞生,在朝鲜政治犯收容所中都是“计划管理”的内容。朝鲜有“奖励婚姻”——选择男女模范政治犯,让他们同房并生子的制度。申东赫(音、30岁)就是在这样的制度下诞生的。2月28日,他公开表达了有关脱北者人权的观点。他是在韩国定居的脱北者中,惟一一个“奖励婚姻”的后代。

他出生于朝鲜平安南道价川市的“价川14号管理所”,该地处于完全管制区域,从诞生那一刻起就被烙上了政治犯的印记,2006年,在管理所生活了24年之后他终于成功脱北。

申东赫参加了在中国大使馆门前举行的反对强制遣返脱北者的示威活动,他说政治犯收容所中,比肉体上的拷问和折磨更加痛苦的是践踏人权,是“精神拷问”。申东赫列举了“奖励婚姻”作为例子。朝鲜每年在金日成或金正日生日时挑选听从管教、按时劳动、积极参加“生活总结”(让收容犯相互监督并进行自我批评的形式)的男女收容犯,让他们一起住五天来生育后代。两名看守监管着2500名左右的政治犯,只有看守有权利选择“奖励婚姻”的人选。申东赫说“政治犯收容所中有十大原则,其中包括男女不得接触。奖励婚姻是唯一的例外。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完全不懂得人最原始的感情,比如家庭,爱和友情”。

1996年他14岁的时候,目睹了脱北未遂的母亲和哥哥被枪决的场面。他说“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在生活总结会上批判母亲犯下的罪行,甚至都没能想到那种负罪感将会让自己一生不得安宁”。申东赫因为母亲和哥哥的事情被拖到地下监狱接受火刑,现在他的背上都有惨不忍睹的烧伤疤痕。父亲也被拷打得瘫痪在床。他还见过一个小女孩,因为口袋里偷偷装了五粒小麦就被从早晨打到中午,头部失血慢慢死去的惨状。

曾在收容所内的被服工厂修理作业班劳动的申东赫说,自2005年见到一位40多岁来自平壤的跆拳道教练,就下定决心要逃出朝鲜。通过教练他生平第一次了解了收容所外面的世界。“教练谈起了蒸鸡要顺着纹理吃,白饭里放黄豆渣等,让每天只吃玉米粥的我做梦都总想到鸡腿。”我忍不住想,果然世间有这种食物啊,我要是出去了也能吃上这种食物吗?整整6个月都在想象着吃的东西做梦。最终,他越过了铁丝电网,跨过了豆满江到了中国。和他一起出逃的跆拳道教练触电而死。

他说“除了挨打、受饿、拷问、死亡的恐怖以外,当时的我感受不到任何情绪,来到韩国这么久都还在学习。强制收容所共有6处,估计收容了15万到20万名人左右”。

申东赫逃出朝鲜以后曾在美国洛杉矶的脱北者支援团体“联结(LINK)”工作了两年,一年能成功救出60名从中国逃到美国的脱北者。他计划在2月29日下午两点起在afreeca TV讲述自己在朝鲜收容所的生活和糟糕的人权现状。并将在今年3月29日在美国出版讲述自身经历的《逃离政治犯收容所》(Escape from Camp 14)。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