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8日 (周三)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与中共军的大会战(265)艰难的反击
상태바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与中共军的大会战(265)艰难的反击
  • 刘光钟 记者
  • 上传 2012.02.27 08:0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韩国战争的大部分时间里,国军和联合国军共同的敌人都是中共军,我军在所有战线上都与中共军展开了激烈的斗争。照片上是1952年白马高地战役中,一名国军战士在与中共军的战斗中负伤,正被护送下前线。中共军在1953年6~7月展开最后的大规模攻势,再次对国军进行了猛烈的打击。【美国国家档案与文件管理局】

在一场战斗中,几乎不可能出现一方只打不挨的情况,如果不是在战斗力上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我军不可能一直对敌军进行打击。因此,在战争中,要经常做好挨打的准备。

在不敌敌人的进攻、需要撤退时,最能够看出一个部队的素养。掌握好的撤退方法并不简单,更何况是在残酷的生死战场上,一旦被敌人击败,很多人的心理防线也会随之倒塌,从而溃不成军。

一个训练有素、在战前做好充分准备的部队即使在撤退时也能够很好地保持队形,冷静应对面临的状况,从而保存一定的实力,以待反击。

当时负责防御金城突出地区的第8师团和第5师团虽然从战役一开始便被敌人打得节节败退,但情况却并不悲观。这与1951年江原道县里战役时的情况截然不同,那时候作战的第三军团刚被敌人打退便溃不成军。而现在,即使在战局失利的情况下,国军仍在努力保持编制,正逐渐学会抵抗敌人的进攻。

我对这一点非常关注。国军已经不再是1950年10月中共军参战之后被打得四处溃散、毫无反击之力的弱旅了,在1953年6月中共军针对金城突出地区发动的攻势中,国军已经表现出了可喜的进步。

在突出地区正面负责指挥6师、8师和5师作战的2军团派出3师成功构筑了一条阻击线,在美军和联合国军的空袭援助下抵抗中共军的进攻。

但是,国军依旧很容易被敌人夺去最前方的战壕等阵地,一旦被敌人的火力压制,就无法坚守住阻击线,在这些方面仍然非常薄弱。在中共军的进攻结束时,我方阵地被向后纵深推移了4公里,这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为应付最前方战线被击溃的局面,指挥官需要在后方构筑起一道坚固的阻击线。

国军在中共军6月份发动的第一轮进攻中被击退了4公里,充分暴露了我军在构筑阻击线方面的薄弱环节。看到这个情况,我不由得想:虽然相比县里战役,国军已经有了大幅长进,但在被敌人突破战线时,国军仍不具备良好的应付能力。

将主防线后撤之后,国军第8师和第5师在新构筑的防线上对中共军发动了积极的反击。但想要夺回已经被敌人占领的高地,始终不是易事。

而且,当时正好是韩半岛的雨季。韩半岛六七月份的大规模降雨使美军的空袭援助变成摆设,给我军的反击带来了极大的影响。那段时间,天空中总是乌云密布,经常使美军的战斗机无法起飞,雨也在不停地下。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国军仍不断对高地发动进攻,甚至还发动了手榴弹,战士们一个个带着手榴弹扑向被中共军占领的战壕。我军的牺牲人数越来越多。

在战场上,有个说法叫做“顿挫”,指一个部队在发动进攻时忽然熄火,生活中也用来指一个人在朝某一目标奋斗过程中,尚未达成目标便停止了努力。国军为夺回被中共军占领的高地,虽然展开了彻底的反击,但也常常会出现类似“顿挫”的情况。

国军从抓获的中共军俘虏口中得知,中共军已派出新的师团投入前线。除了原来布阵在金城突出地区的六个师,中共军又在后方增援了新的师团兵力,准备在战局不利时投入前线。从中可以看出,中共军对这场战斗的准备远比我军要充分许多。

中共军非常执着。我们的一个营,经常要面对他们5个营的兵力,自从参战以来,中共军经常使用集中大规模兵力攻击一个部位的战术,在打破一处防线后,从后方包抄我军。

白天没有丝毫动静的中共军经常乘着日落时分的夜色,像蚁群一样猝不及防地袭来,给我军带来重创。这对于当时的国军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又一场的噩梦。在经历过诸多战役之后,国军也练就了强大的应付能力,在傍晚展开的一场场攻防战斗中,国军开始还表现出了一定的优势。

但是,面对中共军不断投入战场的压倒性兵力优势,国军终究是无可奈何。这样,每次中共军在傍晚时分发动进攻时,刚开始国军都会通过强烈的反击阻止中共军的前进,然而,一旦过了晚上9点,中共军的优势便显现了出来。这便是数量上的胜利。

随着高地不断被敌人占领,国军的阻击线被迫逐渐向后撤退。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每当防线被中共军突破,国军就忍不住担心会被包抄孤立,进而在心理压力下放弃防线。就这样,国军一边奋不顾身地与敌拼杀,一边又不断被迫后撤。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