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9日 (周四)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与中共军的大反转(263)中共军发动攻势
상태바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与中共军的大反转(263)中共军发动攻势
  • 刘光钟 记者
  • 上传 2012.02.23 08: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1958年,在参加韩国战争回国的中共军官兵欢迎仪式上,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正对他们鼓掌欢迎。在1950年,中国拥有240万解放军官兵,当时中国派遣了将近一半的兵力(75~81个师团)投入韩半岛的战争,对韩国战争表现非常敏感。【中国解放军画报社】

派遣大规模兵力投入韩半岛战争的中国方面也将停战作为既定事实。1953年4月之后,中国更是明确表现出这一态度。这意味着,在苏联强有力的独裁者斯大林去世后,中国经过权衡利弊,将尽早签订停战协定作为大的政策方向。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政府上台后,美国也在竭尽全力希望早日结束在韩国的战争。看到韩国李承晚总统坚持宣称单独北进、并得到了韩国国会的全面支持,中国也开始考虑战争再次扩大的可能性。

因为中国判断,如果韩国真的单独北进,将局势推到扩大战争的地步,对于中国来说也并非好事。据我所知,当时美国运用战术核武器的能力已经提高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中国不得不考虑,如果韩国单独北进导致战争局面扩大,美国将可能对中国使用核武器。因此,中国也将政策的重心放到了在韩国决意单独北进之前早日达成停战,使韩国战线能够维持哪怕短时间的和平。

但中国并不打算就此退缩。中国将焦点放在了停战前前线的暂时平稳状态上,希望通过营造紧张感,来达到一定的目的。首先,他们此举可以展示自己在停战谈判期间积累的物资和火力补给,以此对韩国施压。

此外,中共军还意图在停战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情况下,面对韩国国军、美军和联合国参战国的部队,最大程度地控制前线局面,以便对内对外宣称自己在这场由金日成挑衅引发的韩半岛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中国军擅长秘密行军,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他们经常利用夜色,在敌人不易发觉的夜间突然吹响奇怪的号角,在心理上威慑敌人,同时通过反复使用机动、迂回、埋伏和包围等战术打击对方。这样的中共军突然又开始蠢蠢欲动,令人不得不提高百倍的警惕。

我在大邱陆军本部每日早晨听取有关前线的报告,注意到了这一情况。中共军行动开始频繁的时候恰好是李承晚总统释放反共俘虏的1953年6月左右。特别是,在进入6月之后,他们在前线的主要兵力开始不断有所动作。

虽然中共军表面看来似乎在到处出击,但事实上,如同预料中一般,他们将火力集中到了韩国国军负责的“金城突出地区”战线上。那里是江原道春川与第二军团司令部所在的小土古味北部金城川与朝鲜江汇流的地方,从南部来看当时双方对峙的前线,正好以金城为中心形成了一段朝北弯曲的椭圆弧线,因此被称为“金城突出地区”,这也是我在1952年统率第二军团负责防御敌人攻势的地区。往南部分是华川水库,是当时电力资源极其短缺的韩国唯一的一座水力发电站,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因此,他们将目光盯上了华川水库,中共军投入大规模兵力对韩国国军负责防守的前线进行攻击,意图夺取韩国唯一的水力发电站,另一方面,他们意图在停战协定最终签署之前,将战线往南推移到春川附近。

在前线蠢蠢欲动的是中共军队,金日成指挥的朝鲜军早已丧失了战斗力,虽然通过收拾残局,再次重建了部队的轮廓,但却远远不足以与火力强大的美军和联合国军对敌。随着停战的临近,前线中共军意图展开大规模攻势的动向愈发明显。

他们从6月10日开始发动了进攻,规模非常宏大。他们判断,在拥有作战指挥权的美八军属下部队中,韩国国军2军团负责防御的“金城突出地区”是最为薄弱的环节,于是便将兵力集中到了这里。

而且,中共军首先对国军第八师团和第五师团负责防守的地区发动了进攻,在长达13千米的战线上,中国军发动了连续9天的持续攻势,使国军无力面对,被逼从原战线后退了四千米。

当时我在大邱的陆军本部听到报告说国军可能被逼后退,陷入了深深的忧虑。1950年10月我担任国军第一师团长率军北进的时候,曾在平北云山首次遇到了中共军队。

1951年江原道在岘里战斗中,国军第三师团曾被中共军的攻势所瓦解;在此之前1950年10月的北进过程中,国军第二师团也曾被中共军打得溃败,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面对利用黑暗发动进攻的“黑暗部队”中共军,国军又一次显示出了溃退的迹象。对于国军来说,中共军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因此中共军便将进攻目标锁定到了曾经衰弱的国军身上。那么,情况还会像往常一样吗?中共军的攻势非常猛烈,前线再次陷入了动荡的漩涡。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