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9日 (周日)
美国驻韩大使称“金融危机中美国经济依然强大“
상태바
美国驻韩大使称“金融危机中美国经济依然强大“
  • 整理:姜赞昊 记者
  • 上传 2008.10.16 08: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新任美国驻韩大使凯瑟琳·史蒂芬(55岁)的韩文名字叫沈恩敬(音),她在1975年作为和平服务团团员,在忠南礼山初中教授英语时,参加了美国大使馆的外交官招聘考试,进入了国务部。她的韩国语非常流利,是历代韩国大使中韩语最好的一位。10月14日,记者在史蒂芬大使的办公室和她见面,倾听了这位“知韩派”大使的抱负。

- 是否认为韩国仍然存在反美情绪?

“我上任还没有多久所以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反美情绪的存在正是显示了韩国的民主主义和社会多样性。但是我来到韩国后,听到更多的是‘美国和韩国的友好关系,双方的关系应该更进一步’这样的话。”

- 在美国众议院的人事听证会上,萨姆·布朗云贝克议员反对任命史蒂芬出任美驻韩大使。当他质问史蒂芬关于朝鲜人权问题时,史蒂芬说:“我是驻韩大使,不是驻朝大使。”虽然你的回答很尖刻,但是应该不是代表你对朝鲜的人权问题一点也不关心吧!

史蒂芬强调说:“(笑)这样的新闻报道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我回答萨姆·布朗云贝克议员的原话是‘美国和朝鲜现在还没有确立外交关系,我接受的只是韩国政府的国书。而且目前六方会谈实务团体会议中已经在讨论朝鲜的人权问题,只要在讨论中没有进展,美朝关系的正常化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会和韩国展开紧密的合作,来改善朝鲜的人权现状。”

- 驻韩美国大使对于朝鲜人权问题能够做出何种具体的行动?

“对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和韩国外交部和统一部的部长们通了几次电话,今后也将保持联系。我和10月13日获得首尔和平奖的人权运动家苏珊·肖提女士也进行了对话。今后我将会和韩国政府紧密合作,讨论研究为了‘脱北者’(逃离朝鲜的人)能独立生活的援助方案。”

- 在韩国工作期间的主要工作日程计划是什么?

“首先对于将韩美关系提升到面向21世纪新的战略同盟关系,我将和韩国一起努力。尽力将龙山美军基地转移和战时指挥权的转交,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以及韩国免签项目等具体的事项将按照预定计划加以履行。同时我也希望能够致力于改善韩美国民之间的关系。还有目前都没有实现的大使馆迁址问题也是十分重要的。”

- 对于美国将朝鲜从“支恐国”名单中删除的措施,韩国很多保守人士以及日本的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美国屈服于朝鲜“挺而走险的战术”,猛烈批判。

“我绝对不同意这种说法。美国布什总统去年6月在议会表示:朝鲜已经具备充分的条件可以将其从‘支恐国’名单中删除,这并不代表美朝之间的关系就正常化了。但是十分清楚明白的一点是这次的协商结果使得朝鲜必须对验证做出回应,同时满足所有的具体事项。美国绝对不会推卸责任,该走的路还会走下去。”

-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乔·博尔顿等华盛顿的“鹰派”人士对于将朝鲜从“支恐国”名单上删除表示强烈反对。

“过去几年间里,美国政府的对朝政策是华盛顿主要激烈争论的话题之一。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在和朝鲜协商的过程中,积累(美国)内部信任也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希望(和争论相比)还是要更重视协商的结果。”

- 对由于美国的单方面政策,导致美韩日三国合作时出现的问题,有何看法?

“希尔副国务卿访朝前后,来到韩国进行了紧密的磋商。美国国务卿赖斯也和韩国进行了沟通。对于日本的被绑架人质问题,美国的立场几乎没有改变。”

- 美国最后还是放弃了可以验证朝鲜完全放弃核武器的措施,只需要朝鲜满足核不扩散的要求,因此受到强烈批评。

“这是最让我觉得困惑的地方。根据我在华盛顿的工作经验,我敢肯定没有一届美国政府会同意朝鲜的核武器计划。特别是2005年9月19日六方会谈的《共同宣言》是十分重要的。根据这份宣言的精神,朝鲜需要放弃所有的核武器和核武器开发计划。”

- 朝鲜如果发射装载着核弹头的导弹,和美国的阿拉斯加中西部、夏威夷相比,韩国和日本的军事基地以及产业设施,还有大城市更有可能成为其攻击目标。因此由于美朝之间的核武器协商没有具备必要而且充分的条件,韩国和日本保持高度警惕和不安全感也是可以理解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朝鲜如果发射装载着核弹头的导弹,美国也会遭受巨大的打击。这和美国希望的‘东北亚无核化’的原则也是背道而驰的。”

-布什总统任期只剩下不到100天了。下任总统是否会继承布什政府的对朝政策?

“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对于韩国的安保和确保韩美同盟,改善朝鲜现状等方面都有超越党派的共识。在今后数周的时间内,《验证议定书》制作完成后,希望对宁边的核设施检查能顺利进行。这之后阶段的进行将会是下届政府的任务了。”

- 这次的金融危机将会建立新的国际货币秩序,美国是否会因此而失去世界金融超级大国的地位?

“很明显现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在经历着困难的时期。但是现在的危机和1929年的大恐慌时期的不同点是现在国际间的合作进行地十分迅速。因此美国虽然目前正经历着金融危机,但是美国经济仍然维持着强大的力量。只是美国今后也不要忘记了领带者所需要具备的责任感,应该展现给世界各国能够互利互惠的发展蓝图。”

- 是否有可能商讨作战权的延期问题?

“我上任来到首尔后,几位相关人士就提到过作战权的问题,都表示韩国已经准备好完全接受转移的作战权的准备了。和这个问题相关,我觉得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更加务实一点。应该更加强化韩美同盟关系和韩国自身的防御力,这一点上韩美的观点难道不是一致的吗?我们相互之间应该可以做的更好。”

-《韩美FTA协定》年内通过的可能性有多少?

“这个问题实在太难了。11月4日美国大选结束后,也不是没有可能在美国议会的 ‘跛脚鸭’时期批准这个协定。而且无论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还是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都是对于贸易问题有着领导能力的人。但是目前这是时期实在很难预先判断。”


会谈人:金永熙 专业记者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