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有失体育人风范的韩国足球协会会长
상태바
有失体育人风范的韩国足球协会会长
  • 韩勇燮(音) 文化体育记者
  • 上传 2012.02.06 10:3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大韩足球协会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后取得了飞跃性发展,一年的预算已超过1000亿韩元。这是一个在体育团体中最大规模和组织。但带领足球协会的赵重衍会长面对组织地位的提升并没有表现出相应的责任感和伦理意识。

1月26日,大韩足球协会工会被爆向发生侵吞盗窃腐败的职员发放1亿5000万韩元退职慰劳金的事件。随着事态的扩大,提供慰劳金的金镇国专务也辞职了。但事情并不能就此结束。有人认为为了堵住退职职员公开协会腐败的嘴,足球协会给了其巨额的封口费。能证实这一观点的备忘录也被确认。

最终,大韩体育会展开了五天的检查。调查结果是要求对金前专务提起刑事诉讼并收回1亿5000万元慰劳金。过去一直装糊涂躲在后面的赵重衍会长直到这时才出现在记者见面会上,但他在记者见面会上只是为自己辩解和包庇自己的人。

赵会长对于1亿5000万慰劳金表示:“去年末,由于更换代表队教练等问题一度非常混乱,为了避免受到指责并为了摆脱这一困境,所以提供了慰劳金。”他还表示,支付慰劳金是退职的专务进行的裁决,而且是在人事委员会结束之后才支付的。同时,对于金镇国前专务他表示:“因为他是我的部下,所以很难起诉。我会和体育会进行讨论。”可以说他的发言毫无要领,公私不分。

企业人出身的足球协会会长过去一直是义务工作,不领取任何报酬。赵会长却每年获得超过1亿韩元的年薪。此外,当被问到明年再次竞选会长的计划时赵会长却含含糊糊地表示:“我不会留恋这个位置。我这么说你们应该能明白是什么吧?”

2000年黎巴嫩亚洲杯的时候赵会长任团长。当时的许丁茂教练由于成绩不好而被更换,也有人提出这是“团长的责任”。这个时候,曾表示“寒食死和清明死是没有两样”的赵团长在返回韩国之后维持了专务理事的职位,并在担任了副会长之后负责现在的大韩足球协会。

即使没有这个事件,现在的韩国足球也已陷入危机。继2011年操纵比赛踢假球事件之后,连续8次进入世界杯的目标也已经到了生死关头。韩国人非常喜欢足球,甚至将足球尊为“国技”,但现在他们却正在渐渐对韩国足球失望。赵会长必须考虑体育人应该展现出什么。如果不是堂堂正正的姿态,不是自己为下属和后辈的责任负责,他又能展现出什么来呢?难道他还打算继续逃避责任,为自己辩解和巧妙的改口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