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我的小伎俩》“比基尼照”引争议
상태바
《我的小伎俩》“比基尼照”引争议
  • 卢在贤 评论委员•文化记者
  • 上传 2012.01.31 13: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这是几年前炎热的夏天,韩国女性的暴露时尚和内衣时尚成为一时争议话题的时候。那时在家看电视都能忍俊不禁笑出声来。电视里正在直播一名年轻女记者采访首尔市内繁华的大街上各种市民对暴露时尚的反映。一位路过的大爷站到了麦克前面。“大爷,您觉不觉得最近的年轻女性都穿得太暴露了?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呢?”记者问他时一副显然认为老人会皱眉咂舌的样子。没想到,大爷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了句:“我嘛,求之不得呢……”

为了声援服役中的郑凤株前议员,《我的小伎俩》的主持人们鼓动女性多寄比基尼着装的照片过来,为此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在《我的小伎俩》中,主持人说“郑凤株前议员难耐独守空房的寂寞,正在服用性欲减退药。因此,请大家放心地寄泳装照片过来”之后,有几名女性拍了爆乳照上传,还在胸部上写着“快出来吧,郑凤株”。说实话,笔者也巴不得那些照片被曝出来,但事情却仅仅止步此。

可能是因为有着政治信息和很多追随者的“马牌”,不管是什么都被认为是正当化的。不然就是效仿国外那些抗议将性暴力原因归结到女性身上而组织的slut walk或是反对皮毛的裸奔示威。《我的小伎俩》之前也曾想为郑前议员动员女演员,所以发动习惯性的大男子主义也是有可能的。言论自由?那那些说“都得给”、“自然产”这些疯话的议员们和说着“奥巴马祝酒词”而辞退的大韩红十字会副总裁就实在是冤枉。

在看到爆乳照片一阵欣喜之后,又感到不安的原因恐怕是因为我本人属于“泛加害者”群。事实上,在女性学界中也很早就开始了对女性身体的商品化、消费客体化等问题进行了很多的思考和讨论。虽然提出了“拒绝成为漂亮的女人”和“认为美貌是女性特权”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对策,但两者都过于从大男子主义的眼光来看待,被批评不够自由。据说,现在还在积极地摸索着第三种对策。【李泳儿(音),《美丽女人养成记》】

正如禁止性交易法使得大批因生计困难而抗议的妓女集体示威一样,性别问题的确是个庞大的主题,是个敏感领域。不会因为抽出了一张马牌就算解决。如果《我的小伎俩》不是什么新兴宗教,就应该进行郑重的道歉。不管是否喜欢《我的小伎俩》,我认为韩国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男性都应当致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