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8日 (周六)
陷入危机的资本主义……达沃斯论坛关注的中国式国家资本主义
상태바
陷入危机的资本主义……达沃斯论坛关注的中国式国家资本主义
  • 韩友德 记者
  • 上传 2012.01.31 10: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上周召开的达沃斯论坛的话题是“资本主义”,各方就如何挽救处于危机中的资本主义、是否有可行方案等进行了研讨。讨论中并没有听到“中国的声音”。中国打破惯例,没有像以前一样派遣副总理以上级别的人士,而只是派遣了副部长级别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晓强。即使这样,“中国”也在会议场上坚持着。因为各方就中国式的“国家资本主义”能够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的对策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中国国家资本主义到底是什么……”,这样的疑问自然被提了出来。

因油田而出名的中国黑龙江省大庆市最近每天约“生产”30万桶外国产原油,中国最大的石油企业——中国石油(CNPC)正在进口通过西伯利亚输油管道运送过来的俄罗斯石油。大庆进口俄罗斯石油要追溯到2009年2月,当时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向俄罗斯的石油生产商——Rosneft提供了150亿美元的贷款,为期20年,利率为5.69%。全世界的银行都在因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而缩手缩脚,中国的这一举动是非常破格的。“为什么?”国际金融界和石油业界大为吃惊。疑问在几天之后解开了,因为中国石油同Rosneft签订了“在20年间每天以市价优先提供30万桶石油”的合同。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石油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的主人都是国家。事实上,中国政府持有国家开发银行100%的股份,它是一个政策性银行;中国石油虽然是在上海和香港上市的企业,但中国政府持有86.25%的股份。国际能源署(IEA)在报告中称:“中国的海外资源进口大部分是由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合作进行的”,“在筹措资金时需要向商业银行缴纳高利率的西方石油企业很难招架得住。”

“大庆的俄罗斯石油”就是典型的国家资本主义的例子。这是一种国家(政府)通过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直接参与到市场中的形态。如果以足球来打比方,那么国家“既是裁判也是选手”。汉阳大学教授文兴镐表示:“共产党位于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顶点。”因为中国是共产党掌控所有国家组织的“党-国家体制”的国家。中国花费2亿美元在埃塞俄比亚建造非洲联盟(AU)中心、中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出席竣工仪式并提供约1亿美元的无偿援助都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是国家政策还是商业,界限很模糊。

支撑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两大支柱是“央企”和“中国投资公司(CIC)”。央企指的是中央机构,即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国有企业”,现在有121个。以中国石油为首,中国移动、宝山钢铁、一汽汽车等大型企业大部分都是央企。如果说企业有“央企”,那么金融领域就有CIC。运营着约3743亿美元的CIC通过名为“汇金公司”的属下组织,掌控着16个主要金融机构的绝对股份。国家开发银行也隶属于汇金公司。

连接国家(共产党)-央企-CIC的“国家资本主义三角编队”为获得海外资源而进行着联合作战,方式就是如果国家指定了目标,央企和CIC就扑过去逮住猎物。大庆的俄罗斯石油只不过是战利品。去年11月,CIC和中国海洋石油(CNOOC)的联合作战还获得了世界三大LNG进口企业之一的法国GDF苏伊士的资源。他们为了国家的利益而行动。这就是为什么CIC买入希腊、意大利、葡萄牙等欧洲危机国家的债券的原因。如果政府从政治考虑上决定购买债券,CIC就会付诸行动。CIC还利用约1351亿美元的海外投资基金购买资源、金融商品和房地产等。

西方企业自然会紧张,因为他们不是要面对企业,而是要面对“国家”,而且是一个拥有3万亿美元外汇的国家。西方与会者在本次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应该确保中国国有企业的资金筹措的透明性”也是这个原因。从自由资本主义(Liberal Capitalism)的视角来看,裁判既制定规则又制定踢球的方式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游戏。

对于中国式的国家资本主义能否代替陷入危机中的资本主义,专家们持否定观点。因为他们知道国家资本主义会遏制民间的创造力,会提供滋生腐败“后门资本主义(Cronism)”的土壤等等。中国的贫富差距反而加大也是专家们否定“中国式资本主义”的原因。芝加哥大学教授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还表示:“国家资本主义在技术追赶(Catch-up)阶段是有用的,但在创造技术时是脆弱的”,“最终,还是保障民间创造力的自由资本主义会获胜。”

但作为当事者的中国人对这个讨论并不关注,因为他们认为国家资本主义只不过是共产党追求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一种表述而已。因研究国家资本主义而有名的美国欧亚集团总裁布鲁莫(Ian Bremmer)预计:“中国认为国家资本主义对国家发展没有帮助时会抛弃国家资本主义”,“但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会发生。”就是说,不管人们在达沃斯论坛上说什么,中国还会走自己的路。

☞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

是指国家作为经济主体之一参与商业活动的体系。国家一般通过国有企业、国有商业银行和国家主权基金等进行经济活动。相关国有企业利用在国内的垄断地位扩大规模后,拿到国家的资源到海外M&A(并购),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在全世界达4万8000亿美元的国家主权基金正作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尖兵崛起为世界资源、金融和房地产领域的“阔手”。从国家来看,国家资本主义在中国、俄罗斯、新加坡、中东、中南美等发展中国家很盛行。中国方面,随着在2002年执政的胡锦涛主席推进国有企业做大做强的政策,国家资本主义的趋势更加明显。2006年5月美国《新闻周刊》将这一现象命名为“新国家资本主义”后被广泛使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