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8日 (周日)
“是思考可持续性资本主义的时候了”
상태바
“是思考可持续性资本主义的时候了”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2.01.27 15: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资本主义的根基正遭受怀疑并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世界范围的两极化加剧,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美国的雷曼兄弟事件和欧洲的财政危机一样,国际金融系统仍然不稳定。因不平等而愤怒的99%开始了占领华尔街示威运动。但资本主义真的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吗?如果我们回顾过去500多年的资本主义历史,就会发现这是一部危机的历史。繁荣和金融危机、经济停滞、大恐慌一起周期性反复出现。资本主义并没有在众多的危机中没落,反而是不断取得了进化。其结果就是从重商主义→产业资本主义→修正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不断进行着多样的变换。

最近的灾难与其说是资本主义体系的失败,不如说其根本原因是政策失败。过去的30年间,衍生金融产品交易虽然呈现出爆炸性膨胀,但金融监督却无法及时跟上。中央银行陶醉于长期繁荣并固执采取低利率政策也成为其祸根。由于政治圈采取民粹主义,导致财政赤字超越危险水平。虽然新兴国家正在崛起,但发达国家的竞争力反而下降,它们根本无法放弃过去靠借债维持的盲目消费模式。盲目相信市场功能的新自由主义甚至连适当的政府介入也崩溃了。这种总体性的政策失败和贪婪将资本主义带入了危机。

现在正在瑞士举行的达沃斯论坛的参与者提出的解决方案中有三个共同点。首先,资本主义虽然带来不平等,但在现实中并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案。第二,需要政策当局者和金融从业者及资本家的惭愧和直率的反省。达沃斯论坛创立者克拉斯·休瓦伯(klaus Schuwab)曾表示:“我虽然是自由市场经济体系的信奉者,但我们犯下了罪。”第三,从现在开始,资本主义必须一代一代地进行修缮和补完。手术的方向是在发展和分配两大支柱中向着强化分配功能倾斜。

韩国也患上了相同的后遗症。当然,韩国的经济指标相对来说算比较健康的了。但如果放任收入两极化趋势不管,那么社会和谐将危在旦夕。青年失业将成为社会不安的火种。政治圈借助不断膨胀的福利要求所采取的民粹主义也已经超过了度。如果这种不利的情况过度扩大,总有一天韩国将出现体系不稳定。经历了过负荷的韩国资本主义也急需一代一代进行修缮。

新模式的制定必须以社会的共识为基础。我们不能因为市场功能出现问题就立刻转向大政府,反而是小而高效的政府才是应对之策。我们必须从优先发展中摆脱出来,强化分配功能。但同时还必须警惕只向强势集团提供福利预算的做法。只有以保育和教育为焦点才能期待夯实人力资本的生产性福利。如果韩国想找到值得推广的资本主义前进方向,各种声音必须降低调门并达成一致。同时,还有必要倾听达沃斯论坛的声音并积极参考国外专家的各种解决方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