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参与对伊朗制裁的两难格局的安全阀
상태바
参与对伊朗制裁的两难格局的安全阀
  • 金永熙 大记者
  • 上传 2012.01.27 15: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和伊朗的关系恶化始于1953年。1951年,伊朗国王法力比(音)因为反外势力·民族主义者默罕默德·穆萨丹(Mohammad Mossadegh)人气高涨而任命其为总理。当时的伊朗经济也完全依赖于石油,而英国的石油公司则掌握着伊朗的油田。当时,苏联对于伊朗北部也提出了和英国同等权利的要求,但穆萨丹却单方面对油田采取了国有化。虽然英国采取了冻结伊朗资产的对策,但穆萨丹的人气却再次高涨。最终英国退后,而美国弥补了其力量的空白。

艾森豪威尔政府通过中央情报局(CIA)采取军事政变,导致穆萨丹下台。穆萨丹在监狱中被关押了3年,并在出狱后不久离开人世。恢复实权的国王法力比充分维护并培养了美国的经济权利,同时他还通过秘密警察萨瓦克(SAVAK)实施的臭名昭彰的白色恐怖来统治国家。而他也一直梦想着成为中东的盟主。1979年,随着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最终推翻了法力比的王朝,美国的考验也由此开始。这一考验的21世纪版就是现在展开的对伊朗经济制裁,而这一制裁对韩国、日本、欧盟(EU)等国的经济造成了沉重的阴影。

从大的方面来说,美国和伊朗的矛盾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中东地区石油权利、伊斯兰安全保障和中东的霸权争夺。而美国偏向以色列的政策也没有什么必要再说明了。美国议会对于加入制裁伊朗条款的国防预算法案几乎是全票通过,这也可看做是在大选之年他们充分意识到犹太选民的选票和献金。但巴拉克·奥巴马总统虽然说服议会对伊朗制裁采取渐进性措施,但并没有说通。世界各地都在指责美国干涉内政,而提倡民主主义基本价值和人权的美国之所以坚决支持以沙特为首的海湾一代世袭专制君主,也是出于石油利益的考虑。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入侵科威特的1991年,老布什总统组成多国部队同侯赛因的伊拉克军队打的海湾战争也是为了保护石油利益。

霍梅尼建立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同侯赛因的伊拉克虽然从1980年至1988年就阿拉伯盟主地位打了一仗,但最终并没有分出胜负。小布什清除侯赛因的时候伊朗曾表示欢迎,但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并没有解除伊朗的包围。最终,美国从伊拉克撤军并只在阿富汗保留了最少部分的兵力,伊朗的咽喉并没有被打开。伊朗虽然乐于看到在阿拉伯展开的茉莉花革命推翻了穆巴拉克(Mubarak)和卡扎菲(Qaddafi)等强权领袖,但通过社交网站(SNS)武装起来的市民力量却不知道会在何时挑战半神权半世俗政府的这种奇怪形态的政权,这种不安仍然存在。伊朗被怀疑想像朝鲜一样以核武器为突破口,这刺激了以色列,而以色列的不安又传递给华盛顿,并最终造成了今天的事端。

日本、EU和澳大利亚已经决定参与到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之中。韩国也只剩下了决定参与水平,但这一决定一点也不容易。伊朗对韩国来说是超过70亿美元的黄金市场。进入伊朗的韩国企业超过2000个,三星和LG的手机在伊朗市场的占有率达30%。一句话来说,韩国没有办法全盘接受美国的要求。万幸的是,美国的国防预算法案中规定,对那些从伊朗进口石油大幅(Significantly)减少的国家还有一项免于制裁或放松适用的例外条款。韩国2011年12月进口的伊朗石油同11月相比减少了46.5%。自从美国表现出对伊朗采取制裁之后,韩国就开始认真地减少石油进口量。如果进口石油减少,同伊朗中央银行进行交易的韩国银行受到政府控制属实,那么同伊朗中央银行继续进行交易的例外规定就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安全阀。因为韩国的友利银行和企业银行统一了窗口,可以通过同伊朗中央银行的韩元结算账户接受出口付款,所以这相当于是“政府控制”。

美国是国际金融交易的动脉。如果在美国的交易被阻断,银行将遭受到致命的打击。这也是美国可以使用的现实打压手段。美国主张的朝鲜·伊朗核连接虽然听起来有些诡异,但是我们不应该把这一看法表现出来。我们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一边大声表示韩国绝不容忍伊朗持有核武器一边通过减少石油进口量措施的业绩采取外交努力来使韩国适用于美国的例外条款。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