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8日 (周日)
想要看到卢武铉的自行车
상태바
想要看到卢武铉的自行车
  • 金镇国 评论室长
  • 上传 2012.01.20 14: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这是个革命,政治版图正在被完全颠倒。去年秋天安哲秀教授突然浮出水面,政治界的新兵在首尔市长竞选中当选……进入今年以来,有80万网民参与到民主统合党全党大会中,颠覆了党中心的权力结构。主张释放违反现行法律而被逮捕的人的“郑凤株法”被提出来,SNS(社会网络服务)选举运动的限制被消除。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未来会有更大的变化。一直因动员费用问题而停滞不前的参与竞选成为大势所趋。4月份总选带来的变化将是无法想象的。

任何人都很难预测变化的方向。不仅仅是政治界,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也正在变弱。股价因SNS上传播的虚假信息而震荡,有涵养的表达被无视,甚至连领导层人士都同“××”、“别发虚”等反叛性的发泄文化步调一致。这有可能是因为SNS,也可能是时代变化引起的。

但最重要的“萨拉热窝(Sarajevo)的枪声”是在内谷洞响起的。如果说李明博政府的伪善是块冰的话,那么正如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Gavrilo Princep的子弹一样,内谷洞的土地这块冰块出现致命裂痕的锋利的针。在首尔市长选举马上要举行的时候发生的内谷洞土地事件,促进了选举的失败和后来保守政权的没落。

内谷洞的土地最终是儿子的问题。是如青瓦台所解释的一样是为了安全呢?还是因为方便继承的欲望呢?当事人对此是最清楚的。说把331亿韩元的财产捐给公益财团的总统舍不得那点继承税,这很难让人相信。如果世人的疑惑是事实的话,那么就像是说李明博总统在进行首脑晚宴时偷偷将牙签筒揣进了兜里而丢了丑,这真的让人哭笑不得。即使说是某人的过度忠诚,已经被打碎的信任无法恢复。

人的本质是不容易改变的。不管再怎么努力也只能知道自己看到的,只能做自己知道的。拙劣的人不管说自己怎样牺牲,即使他能为自己的家人献身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让这样的人担任公职是所有人的不幸。因为他所说的自己为某某事牺牲,充其量只不过是为了家人放弃了一直积累的名誉和自尊而已。

同内谷洞的土地交易有关的人称此土地本来只是作为一块被拿出来的。就是说要一起给80亿韩元左右,不另收私邸和警护用腹地的价格。警护用腹地事实上接近于盲地。对卖地的人来说只要总额对了就可以了。不管谁要再出钱,都没有关系。买卖有利于做决定的人的话,就很容易成交。据称中介公司拿着图纸来到青瓦台进行了通气。据称村子内传闻称他们还带了很多警护车辆,进行了现场勘查。知道交易内容的人不只是一两个。

即使说是正常的交易的话,那么为什么是内谷洞呢?既不是他原来生活过的地方,又不是故乡。他为什么要在人际罕至的地方建山城呢?警护用腹地为什么要那么宽阔呢?李明博总统要在那个家里住多久?警护结束之后,这块盲地要怎么办?不断涌现的疑惑和对李明博权力的道德不敏感的失望就像国民们心里的淤血一样一直催促着保守的没落。

前任总统是国家财产。能为国家做的事情太多了。即使为了防止腐败,也应该给予礼遇。那么他现在在任上就不应该出现用国家的钱建阿房宫的事情。

前任总统为什么不能再成为普通市民了呢?全斗焕前总统,把周围的胡同都堵住,同市民们隔离。因为他掌权时曾经发生过流血事件。李明博总统没有理由要把自己封在围墙里。我们希望看到一个重新成为普通市民、可以随时和邻里融入在一起交谈的亲民的前任总统。

卢武铉前总统在烽下村带着牛仔帽骑着自行车,孙女坐在车前框里。他虽然被套在了儿子的套子里,但他还是曾经想要成为养鸭、试验自然栽培技术的农夫。总统退休的准备不是与世隔绝的山城,而是要从思考要做什么开始。在看内谷洞土地问题的同时,我们想到了卢武铉,不管怎么说让亲卢势力复活的人很明显是李明博总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