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反卢武铉,反李明博
상태바
反卢武铉,反李明博
  • 金秀吉总编辑
  • 上传 2012.01.18 15:0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我们没有不共戴天之仇。政权是交替,而不是打倒。

在韩国这个进行过好几次和平性的政权交替的国家里,为什么还会出现带有憎恶色彩的、让人讨厌的话呢?

最近都是反李明博,之前都是反卢武铉。

不知是不是因为韩国是一个什么都归咎于政府的国家,国民们什么都归咎于总统 。

韩明淑代表和文盛瑾最高委员在民主统合党全党大会上一往直前,对于大会的结果,某媒体做出了以下分析。

“大国家党或亲执政党媒体很可能会试图‘对亲卢说三道四’或‘离间金大中-卢武铉势力’。”

其他媒体选择了“干净地耕耘……我们会以牙还牙”。

民主统合党明显不愿意让人认为党被亲卢武铉人士接手了。韩明淑和文盛瑾两人的得势也不能仅仅说是因为沾了卢武铉前总统的光。

就像说三道四进行离间的媒体不是媒体一样,在报道时连卢武铉的卢字也不提的媒体也脱离了本来应有的姿态。

称要以牙还牙的语言是一个切实表达了激昂的感情的口号。

如果说这是以报道为前提在公开场所的发言,那么韩明淑代表的“用尽全力阻止朴槿惠政权接替李明博政权”就已经足够了。

民主统合党如果想要成功接替政权,从现在开始就需要用稳定感代替鲜明性。正如反卢武铉情绪造就了李明博政权一样,如果反李明博情绪使得其他政权诞生,那么韩国是不幸的。为了我们的共同体,我们希望出现的是有稳定感的政权根据时代情况进行执政,为了和谐勾画未来,而不是不安的左突右冲。

现在引用一个已故左派政治人士的话。

“民主党不能一直把自己定位于反大国家党战线,不能停留在审判当届政府的国民情绪中来享有胜利……(对于失去政权的原因)应该反思、苦思如何克服,但这个很难,做得不好。”(金槿泰,在翰林国际大学院政治经营研究所接受的采访,2011年7月5日,Pressian)

在采访中说“年轻人,对不起。但是请你愤怒”的已故金槿泰常任顾问平时使用的最激愤的表达是“哎,真是个坏人”。

如果从他作为福祉部部长制定的主要政策来看,就可以发现没有必要硬要分出左右。

他引进了老人长期疗养保险,减轻了健康保险中癌症患者的负担。他开始了国民年金改革,允许韩国人在经济自由区域盈利医院接受诊疗。他拿出了应对低出生率、老龄化的对策。

他走的路上有很多市民们陪他一起走,金荣焕议员称这是“金槿泰的复活”。金槿泰作为政治人士虽然没能获得大众的支持,但他的真心在死后得到了好评。市民们知道并展示了在最近这样的世态中怎样活比成为什么更重要。

如果民主统合党能够听听金槿泰常任顾问的话,就应该在展示左派的真心的同时表现出为国家政治负责任的稳定感。

即使在反卢武铉中留下了遗憾,也不应该高喊反李明博,现在应该展示出自己勾画的国家的未来是什么样的,以此来接受国民们的选择。

党代表也选出来了,所以缺少的内容也应被填上,需要的资金也应准备好,最应该做的就是苦思。

事实上,不可能边守护宪法边更换国家体制。增税、减税都有局限,也不能关闭国门,也不能侵犯私有财产权。相反,应该创造就业岗位,舒缓阶级斗争性的矛盾。虽然行动的幅度不是无限大的,但如果方向搞错了,以后就要承担接近无限大的历史责任。

不管是左还是右,掌握了政权大体是因为前任政府有错,而不是自己做得好,国民们选择左或选择右是想要变得更好,而不是解恨、报复。最终,经济和和谐是反卢武铉和反李明博的教训。在国际政治局势中明智持身是韩半岛的命运。

在几个月后或几年后,如果出现了只是党的名字改变了专题报道内容没有改变的事,那么就不是政权可怜,而是国家可怜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