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美国拉姆斯菲尔德的复活
상태바
美国拉姆斯菲尔德的复活
  • 吴荣焕 国际部长
  • 上传 2012.01.13 16: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9年前作出的进行伊拉克战争的决定也许是本世纪最大的失策,达到1万亿美元的战争费用掏空了美国的国库,五角大楼(Pentagon)在今后10年时间里需要削减4870亿美元的国防费用。美国议会正在研讨再削减5000亿美元的方案,加起来接近1万亿美元。

布什开战的说辞是伊拉克的民主主义,但伊拉克的民主主义现在依然渺茫。正如“阿拉伯的春天”显现出来的一样,民主化不是强制移植,而是从底部萌发的。布什的宗教性的信念和新保守派的集体思考遮住了布什的眼睛,让他看不清未来。如果相信历史和自由的进步、世界化和信息革命的力量的话,布什的战争就会止于阿富汗战争了吧。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同时进行的“2个战争”是21世纪美国的顶峰,也是衰落的起点。

我们仅仅来看中东,它没有按照新保守派的意志倒退回去。因为伊拉克的侯赛因体制(伊斯兰逊尼派被推翻,新的强国将诞生,那就是什叶派伊朗。它图谋中东的盟主地位,大踏步朝核武器持有国发展。变成了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正成为伊朗的2中队。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牵制和均衡是美国实行的中东战略的中心。在伊朗和伊拉克进行战争之时作为里根总统的特使会见侯赛因并试探侯赛因相互合作意向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伊拉克战争的主角——美国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在去年年末,奥巴马总统将部队从伊拉克完全撤出了,在阿富汗驻扎的美军也将在2014年全部撤走。奥巴马事实上结束了布什的两个战争。同时他在上周通过新的国防战略放弃了在2个地区同时进行战争的战略。这是美军到2020年的蓝图。报告书中称“即使在一个地区进行大规模的作战,在其他地区也可以打消侵略者的侵略意图”。

同2年前发表的4年一次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QDR)相比来看就很明显了,“遏制、击退两个地区的侵略者”的表达没有了。但奥巴马强调“灵活、弹性、尖端、网络”军队,就是说不再同时进行2个大规模地面战争。不是进行不了。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最后的演说就是直率的表白——“今后国防部长如果建议总统向亚洲或中东派遣地面军队的话,那么这个国防部长的头脑就值得怀疑。”如果把美国的新战略倒过来看的话,就会知道这是G2(美、中)时代的宣言。

在此再次提及“拉姆斯菲尔德主义”是一种反语。拉姆斯菲尔德将美军从重厚长大型转变为了轻薄短小型,他将战斗兵、部队、航母、战斗机、无人飞机的武器体系编织成为了一个网络(网络中心战)。在海外基地,要塞成为了机动部队的停车场。这是集体攻击式的布阵。阿富汗和伊拉克成为了拉姆斯菲尔德现代版的巨大试验场,这两个政权在初期就瓦解了。但拉姆斯菲尔德的战争没有成功。塔利班像怪物一样又回来了,伊拉克经历了极度的治安混乱。拉姆斯菲尔德低估了占领地方后地面部队在稳定作战中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战争半途而废了。奥巴马的新战略中同时包括了拉姆斯菲尔德主义的破坏力和局限。美军依然是最强的,但已进入了无法同时占领两个地区的时代。

美国国防战略模式的转变会给韩国带来怎样的影响?韩国国防负担的增加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了。韩美同盟现在是“赤字同盟”。虽然驻韩美军(2万8500名)不会走,但太平洋司令部→驻韩美军、驻日美军的指挥体系也可能缩减。美国议会还要求减少五角大楼里将军的数量。韩国应该避免出现10年前拉姆斯菲尔德转变美国军事时韩国出现过的“安保波动”。更大的问题美国的新战略如何适应中国的崛起、金正恩体制的上台。在阻止分裂固定化的同时,现在韩国应该重新思考将朝鲜变成新边疆(New Frontier)的大战略。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