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1日 (周六)
金正日去世•朝鲜体制•韩朝关系
상태바
金正日去世•朝鲜体制•韩朝关系
  • 朴明林(音) 延世大学政治学教授
  • 上传 2011.12.29 15:0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2011年,我们亲眼目睹了世界史和民族史的方向轴大幅回转的事实。日本东部大地震使全世界战栗,它向我们抛出了关于自然灾害、环境以及文明的本质性的问题;席卷中东和阿拉伯的民主化风暴让我们再次确认了任何教义和权力都永远无法压制人类向往民主主义的意志;几乎席卷了所有发达国家的经济危机和富人增税运动同时向我们展示了资本主义的局限和生命力。

在2011年的所有事件中,能够让韩国同时想到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压场戏是发生在朝鲜的事件。就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的去世,我们想得最多的是他留下的遗产太大、太沉重。关于生命、人权、自由、平等、民主主义、福利、开放、反核、和平、统一等普遍价值,他统治的时期的最终结算是什么?对于这些问题的消极结果,已经成为了历史的他准备了怎样的答案?

更大的问题是现在和未来的可能性。世袭最大的问题以及近代共和主义一定要打倒世袭王朝体制的原因是在思想、理念、体制、政治、政策上不可能“否定父亲”。如果把造成朝鲜现在的现实的金日成、金正日时代的因素考虑为“价值中立”,那么金正恩体制如果想要发展,就应该否定、克服、修正父亲时代,甚至是祖父时代。朝鲜真的能够进行这种双层否定吗?血统、遗训、世袭只会让目前的结果加速下去。在韩国从反复进行的自我否定中得到的自我肯定、自我发展中,朝鲜能够学到什么?

再加上父亲的权力继承、构建过程用了20年,而金正恩只有2年,朝鲜的稳定尚且不能保证。依照权力理论,过快进行的权力集中和偶像化也可能反过来成为因“权力谈论”和“权力现实”的背离而出现的不稳定性的证明。同用了20年的金正日继承权力时期的荒唐的“崩溃论”相比,对于只有2年时间的金正恩权力继承体系持有过度的“稳定论”是另一个偏差。金正恩此时有中国迅速且反复表明的支持,而这种情况在金正日继承权力时并没有,中国的这种举动事实上是一种“承认”的显示,这不仅仅是对外部,而且也是对朝鲜内部的挑战势力的一种严重警告。这很明显是一种要在事前阻止朝鲜体制变得不稳定的意志,但稳定只不过是意味着加强了对中国的隶属性。特别是现在“韩半岛稳定”的意义,就是指朝鲜的稳定。

但现在对于韩国来说最重要的是韩国能够做什么。同2008年金正日“健康异常”时期相比,“去世”这一决定性事件会带来相当长时间的影响,今后在朝鲜问题上可能会引发重大问题。万一今后在“统一问题”的紧迫时期又出现了像这次这样什么都不知情,直到中国和朝鲜突然决定事态的方向之后才有所意识,韩国要怎样做?朝鲜是韩国不可能分立的另一方,即使理念不同、对其憎恶,但也一定要干预、包容。

从“无核·开放·3000”政策的完全失败来看,我们确认了韩国和朝鲜之间政治、历史上的不一致。如果卢武铉和金正日的10·4首脑协议通过国民性的协商,以保守政府的上台为契机经过部分修正而使得韩朝之间在原则上遵守协议,而遭遇现如今的事态,韩朝关系会怎样呢?韩国又可以做什么呢?会像现在一样什么都做不了吗?德国“保守”势力通过东方政策的原则性继承和部分修正,在冷战解体的瞬间实现了统一,同这种智慧相比,李明博的失败更加显得是自我矛盾的反实用主义。

“设立西海和平合作特别地带”、“以共同捕鱼区域和和平水域”、“建设经济特区和利用海州港”、“民间船舶的海州直达航线通过”、“共同利用汉江河口”、“开城工业园区第1阶段完工及着手第2阶段开发”、“开始汶山-凤洞间铁路货物运输”、“共同利用开城-新义州铁路和开城-平壤高速公路”、“在安边和南浦建设造船合作园区”……在10·4韩朝首脑协议中出现的这些地区,如果韩朝居民们在“一起”活动、居住,那么再遇到现在的情况时,朝鲜会在谁的帮助中构想怎样的未来呢?想到民族的未来,就会感到现实是多么遗憾。进步、保守“政府”之间应该跨越极端的断裂,应该重新考虑通过韩国作为“国家”的原则上的一贯性来处理民族问题的成熟智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