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3日 (星期一)
现在需要重新整理对朝战略了
상태바
现在需要重新整理对朝战略了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1.12.21 17: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朝鲜现在陷入了危机,因为拥有绝对权力的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去世了。当然,朝鲜的危机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现在这种因为拥有绝对权力的人去世而出现的危机同之前的危机相比在性质上是有天壤之别的。

首先,朝鲜的居民们非常关注金正恩如何实行同其父金正日不同的政策,他们都是些数十年生活在经济困难的环境中、对未来失去了希望的人。虽然明年被宣布为“强盛大国第一年”已经很久了,但可能没有人会相信居民们的生活在明年会有划时代的改变,至少金正日的统治继续下去的话会是这样。金正日的去世使朝鲜居民们又有了希望。居民们都在翘首关注接班人金正恩是会固守其父的政策,还是大幅度转变方向,或者是稍稍提出一些新的政策。如果这种期待不能够被满足,朝鲜居民们就会对接班人产生失望。金正恩等新领导集体稍有不慎就会失去民心,无法挽回。

另外,金正恩应该构建新的对外关系,而他对此几乎毫无经验。中国和俄罗斯已经承认金正恩为接班人了,其他国家也无法冒然无视朝鲜花费了2年左右时间所做的接班人构筑工作,但这些都只是官方的、表面上的立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相信在世界近代史上唯一一个三代世袭政权会毫无阻碍地安全着陆。特别是因为朝鲜一直在进行核开发、穷兵黩武而且同国际社会对立,所以很多国家一直在关注朝鲜的对外政策是否会转变。朝鲜是比之前更加好战呢,还是最终抛弃核武器,成为国际社会上堂堂正正的一员呢?如果是前者,国际社会很可能会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而朝鲜的新领导集体是否能够承受住这种压力也是人们所关注的。

进一步讲,朝鲜的体制非常特别,三代世袭本身就很特别。这些特别还包括朝鲜固守了在现代史上很久以前就被证明有缺陷的斯大林式社会主义体制,为支撑这个体制朝鲜维持了高压性的居民监视体制,通过全国性的大规模的政治犯收容所进行极度的人权蹂躏等。更不用说朝鲜在全世界的世界化现象中高喊“我们的社会主义”,一意孤行地搞孤立。换句话说,朝鲜自己招致了全球性的“排挤”。外界观测家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金正日及周围权力层的利益问题。朝鲜新的领导集体有改变世界的这种看法的意志和能力吗?如果不是这样,朝鲜所处的危机就根本没有解决的希望了。

金正日死后,韩国关注朝鲜的视角不会改变,相反更加心切。朝鲜对于韩国来讲是在历史上和地理上都无法回避的命运般的存在。拥有一样的血和语言的一个民族被分开已经远远超过两代了,期间韩国和朝鲜主要是对立、相互攻击。但21世纪以来,韩朝关系同之前不同,出现了质的转变趋势。开城工业园区就是一个20世纪时我们想都想不到的新项目。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够对韩朝关系从对立和反目的桎梏中走出来,发展成为和平共存、甚至是统一充满期待。

但朝鲜和韩国都没有充分适应现在这种秩序的变化。在划时代的和平氛围中,朝鲜还两次引发了西海交战,甚至还进行了核试验。这使韩国社会出现了“过度援助争议”,并使其极大化。结果,韩国转变了对朝政策方向,于是朝鲜射杀了金刚山游客,击沉了天安舰。这些事件又导致了“5·24对朝制裁措施”的出现,朝鲜以炮击延坪岛回应。最近的韩朝关系是在韩国战争之后最差的。

金正日的去世成为了我们重新思考所有这些问题的契机,包括韩国如何做才能够使朝鲜成为一个同现在不同的、正常的国家,或者说韩国努力的话朝鲜会立即崩溃吗,朝鲜崩溃了韩国真的能够承受吗等等。现在我们应该以此为基础,重新整理对朝政策和战略,包括韩国迄今的对朝战略目标是否妥当,政策是否正确。如果需要修正目标或转变政策,韩国又该如何做呢?我们无法一下子决定所有的问题,但做决定的瞬间不能够再拖下去了。因为推迟做决定最终会产生同坚持现有政策一样的结果。

韩国政府昨天在金正日去世一天后就表达了吊唁是合适的。以此为开始,韩国拥有了全面检查对朝战略的契机。所有的国民们都会重新思考政府的吊唁。在此,笔者还有一个提议,那就是向朝鲜居民们和新政权抛出肯定的、积极性的信息。即表达将进行相当规模的粮食援助。在长期的粮食缺乏情况中,冬天过后就是春荒了。韩国应该告诉朝鲜:当朝鲜再次陷入困难中时,韩国可以立即提供帮助。这样韩国才能够为朝鲜提供变化的余地,韩国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实践新的战略和政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