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8日 (周六)
韩国中产阶级“残忍的10月”
상태바
韩国中产阶级“残忍的10月”
  • 金是来 记者
  • 上传 2008.10.10 09: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坚流通企业职员张英学(45岁)觉得自己是韩国代表性的中产阶级。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扩散到整个地球村后,他最近因为三个问题而苦恼得夜不能寐。

他在房价顶峰时的2006年年末,在京畿道的龙仁市买了一处公寓。卖房子2亿7000万韩元,再加上贷款的3亿韩元,勉勉强强凑了5亿7000万韩元买了套170平方米的房子。房子买了后1年时间里,房价上涨了1亿多韩元,即使算上利息也是很划算的交易。

但是从今年年初开始,房价一点一点下跌,现在已经跌到了当初的购买价格以下。根据国民银行的调查,这处公寓的行情约6亿韩元。但是周围的中介公司说“急着卖的5亿韩元以下的房子也很多”,听了这真让人郁闷。这期间光利息就有4000多万韩元,而他的年薪是7200万韩元左右。因为最近担保借贷的利息上涨到了10%,所以承担利息负担也是非常重的。

“唯一的希望是把公寓卖了,把这段时间花费的附带费用能捞点回来也是好的。听周围的人说,往后这房子可能还会掉价1亿韩元以上,真让人难过。”

他在2007年年末购买了股票型基金。结婚不久后买的10年期的储蓄性保险到期了,多出了4500万韩元。他拿着这笔钱到证券公司去,窗口工作人员劝说其购买资源富国巴西的潜力股“BRIC基金”。现在这笔钱已经损失了一半。

有两个孩子的他,在去年8月的时候,送初中一年级的大女儿去美国进行了语言学习。朋友们把自己的孩子都送去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去留学,他也不甘落后。当时的汇率是一美元可以兑换980韩元,但是现在甚至超过了1400韩元。每个月寄过去的住宿费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负担。原来每个月寄过去的钱80万韩元都不到,现在都超过了100万韩元。前几天打电话给女儿,问她回来怎么样,父女俩都哭了。他觉得报纸上金融专家的意见或许会有帮助,于是认真阅读,但是上面只说“先等等再说”,不免让他陷入无尽的失落。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