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1日 (周六)
德国统一已21年,韩国何时统一?
상태바
德国统一已21年,韩国何时统一?
  • 李洪九 前国务总理•本报顾问
  • 上传 2011.12.05 15: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每到凛冽的严寒包围着我们的身体、一年将要过去的此时,朝鲜同胞们的日常生活就让人担心,我们痛感让人烦闷的分裂事实。我们已经历了66年的分裂,这是多么长的岁月啊。现在我们感到的只是统一之路的遥远与艰险。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败国德国被分为了东西两部分,从日本的统治下解放出来的韩半岛被分成了南北两部分,这两个民族的灾难一起开始了。但德国的柏林墙倒塌了,并且在329天之后的1990年10月3日,分裂了45年的德国迎来了统一的欢呼声。就在冷战平息的历史性转换期,韩朝对话似乎暂时疏通了,但之后又转回了严重的对立老路,一直到今天。在“幸运的德国”和“不幸的韩国”分别同统一业务有很深联系的两国人士上个月初聚集到首尔,他们分别回顾了自己的经验,分析了韩国统一的可能性。他们承认韩国和德国所处的情况和条件大不相同的事实,同时就韩国也许能够寻找到德国经历过的幸运这一带有祈盼性的议题进行了真诚的对话。

虽然我们不能忽视“好也好坏也罢,奇迹只会发生一次,不会反复”这样的老话,但回顾历史会发现,又有多少成功和失败的模式在反复呢?如果违背历史的潮流、被卷入逆流,有可能在瞬间陷入破灭的深渊,这种事例在数千年的世界史中很容易找到。21年前,德国顺应历史潮流,完美地利用了没有预料到的机会和幸运成功实现了统一,证明了“天助自助者”。等待统一的我们有必要重新来看一下德国统一的成功因素,特别是以下三点。

第一,正确解读世界史和国际政治局势的趋势,调整统一战略的方向。在统一当时曾是西德总理科尔特别辅佐官的泰尔奇克(音,Teltschik)教授强调,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已经在1967年确立了如果要克服欧洲的东西对立首先需要解决德国分裂问题这一原则,并一直进行推进,结果在20多年后以戈尔巴乔夫的决断为契机,通过得到共产阵营的同意,德国才实现了统一。在当前的亚太地区,中美两国之间的主导权竞争日趋激烈。这是在暗示说在崛起为世界的新中心的亚洲,美国和中国为了一起走向和平合作的方向,先决条件就是要解决韩半岛问题。向美国、中国以及亚洲的邻国们说明这一点并说服他们是韩国的责任。

第二,东德的最后一位总理——德梅齐埃博士多次强调,东德市民们感知到了可以摆脱苏联影响圈束缚的机会,发挥了期待统一、自由和民主的集体意志,这成为了德国统一的决定性因素。就是说,市民们的情绪和期待为统一发挥了决定性作用。80年代末的东德和今天的朝鲜在地位和境况上都太不同了,单纯的比喻或推理都不好。没有经受一次市民文化的洗礼、在特殊的王朝体制的独裁之下生活了半个世纪的朝鲜同胞们面对统一会会做出什么的行为,这很难轻率地推测。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如果想让朝鲜同胞和我们对统一的情绪和希望方向相同、频率一致,我们对朝鲜居民们的困难和苦恼要给予比现在更多的关注和理解。

第三,比起高喊统一这一目标,德国成功地悄无声息地准备了通往统一的过程。也许统一等大的历史性目标越是被弄得高调,成功的可能性就越降低,越是低调地努力,成功的可能性就越高,这种矛盾性的法则也许存在。我们应该注意的是,德国对这种矛盾情况的逻辑形成了广泛的、有默契的国民性协议。比起东德的政治变化,西德更关注提高东德居民们的福利的生活经济改革,这给了我们很多启示。不管怎么说,为了不让东德人成为地球村的孤儿,竭力让外面的风吹进东德的西德政府和市民不懈的努力应该被给予很高的评价。我们羡慕德国统一,所以要相应地加紧悄无声息的进行准备了。

寒冬过去之后温暖的春天就会到来,统一的幸运和机会最终不也会到来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