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无核化协商必须如此而行
상태바
朝鲜无核化协商必须如此而行
  • 维克多•车 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
  • 上传 2011.11.03 14: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0月韩国总统李明博访美期间,韩美首脑并没有拿出新的对朝提案,但两人就为推动朝鲜无核化重启外交努力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就此,最近备受关注的是并不是日内瓦朝美会谈的召开,而是新任命的美国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格林·戴维斯和美国六方会谈特使克利福德·哈特。两人均为美国优秀的职业外交官。和他们有过共事经历的笔者可以保证这两人不仅在美国的国务院内,还从亚洲各国的外交官那里获得了对其能力的完全肯定的评价。

他们必须寻找到和其前任有所不同的对朝协商之路。认为通过外交努力无法达成朝鲜无核化的悲观论调非常多,这是不争的事实。但2005年的六方会谈达成了为使朝鲜能够实现可核查、不可逆的无核化进程,作为回报将对其提供政治、经济的补偿。这届的六方会谈将明确无误地成为未来有可能举行的六方会谈的出发点。但这一协商除了实现和平无核化之外,还必须要达成3个目标。

首先就是核安全问题。对于不安全的核设施,我们不能仅仅一拆了之。融化的日本福岛核电站即使老旧,但以国际标准来看,仍然是非常安全的地方。朝鲜宁边核设施距离安全还有非常远的距离。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10年前就做出了朝鲜核设施存在重大安全问题的判断,但并没有采取任何强化安全的措施。无论是宁边核实验园地老化的钚设施,还是朝鲜于去年正式公开的最新铀浓缩设备,都是通过核国际原子能设施安全标准相去甚远的方式建造而成的。2007年曾访问宁边的美国政府人士就曾表示,由于这里的核辐射污染过于严重,这些设施即使在美国也必须立刻废除。Nautilus研究所的专家们就表示,在反应堆炉心附近或反应堆内部2次容器内对“使用后的核燃料棒”进行保管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其引起炉心镕毁的可能性非常大。朝鲜不稳定的电力供应也被认为是将会在核发电突然中断之后出现的要因。

在朝鲜无核化协商中讨论核安全关乎各个相关国家的切身利益。朝鲜的反应堆和核设施在废除之前首先必须要保证其安全。最后一次对朝鲜核科学工作者们进行安全教育还是在2002年7月。是人祸还是天灾,无论是哪一种灾害,即使比破坏日本福岛核电站弱很多的地震也可能造成朝鲜核设施的不安全。如果宁边发生炉心熔毁,那么其规模即使比福岛核电站事故要小,但由于其距离中国和韩国非常近,所以影响范围将非常广。

第二就是对于朝鲜的“核遏制力”主张必须进行认真的讨论。焦点就是朝鲜想用其脆弱的军力对抗的是世界两大强国。无论是远程导弹,还是核弹头的小型化,只要没有完成,那么朝鲜就根本连接近“核遏制力”都无法做到。我们必须让朝鲜认识到这一点,并说服其无法强化自身安保能力。有人担心,朝鲜有可能认为无论是天安舰事件还是延坪岛事件,不管经历怎样的事件之后韩国都不会对其进行报复。朝鲜的这种误判有可能是朝韩冲突迅速扩大化,因而在核协商过程中我们就必须向过去美国对苏联做的那样,使其接受真正的“核遏制力”的意义。

第三就是朝鲜能源供应的问题。上两次核协商中,朝鲜提出了提供轻水炉援助的要求。1994年的日内瓦协定也规定为其建造两座轻水炉,2005年的协议也表示将尊重当事的协议精神。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在朝鲜已经不能再存在核电了。核能并不是朝向能够实现的能源供应手段。用保证核电安全的标准来看,朝鲜距离核电安全最少还有20年的路要走,所以我们就必须寻找替代核电的电力供应手段。笔者参见六方会谈的时候曾讨论了直接供应电力的方案,通过朝鲜的俄罗斯天然气管道也成为了提案之一,但必须排除为朝鲜建设核电站这一条。

这三个问题中的第一条和第二条因为有可能造成承认朝鲜为拥核国家的结果,所以有可能遭到韩国和日本的反对。让中国和俄罗斯更加积极地推动解决这些问题也是一种办法。同时,让韩日相信美国的目标是朝鲜不可逆转的无核化这一点也非常重要。但如果并没有谈论核安全性和“核遏制力”,美国将像过去25年一样,只能无奈地处在一个没有任何成果的谈判当中。

*本文作者为美国乔治敦大学的教授,同时也是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CSIS)的高级研究员。2004~2007年曾担任过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亚洲局长和六方会谈美国第二代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