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4日 (周日)
140个部族间的矛盾使得利比亚民主化进程比突尼斯和埃及更难进行
상태바
140个部族间的矛盾使得利比亚民主化进程比突尼斯和埃及更难进行
  • 徐廷珉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区研究生院(中东非洲系)教授
  • 上传 2011.10.24 07:5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随着利比亚的独裁者卡扎菲的身亡,他的政权也彻底崩溃。继突尼斯和埃及之后,另一个中东的独裁政权落下帷幕。但利比亚事件的背景、进行的过程和结果等都和突尼斯和埃及截然不同,成为中东民主化浪潮中新的趋势。因此,利比亚的未来和突尼斯及埃及相比将面对更多的困难。

市民革命VS内战

突尼斯和埃及的事例展现出了市民革命的性质。为了抗衡独裁,国民们团结起来,集结的力量十分强大,所以可以在战后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把总统赶走,权利的移交也很顺利。但是利比亚却是内战,对抗政权的反政府军势力取得了最终胜利。在物质和精神上获得国际社会支援的东部班加西(Benghazi)反政府武装势力赶走了原先的统治势力,这并不是和平示威,而是通过武力斗争取得的成功。有很多人在这过程中牺牲,物资上的损失也很大,有很多人有可能不承认新的统治集团。因为新统治者后方有外部西方势力武力上的支援。

伊斯兰主义VS部族主义

在革命成功的突尼斯和埃及,要求进行西方式世俗主义改革的势力和主张建设传统意义伊斯兰教国家的势力之间正进行着对立,但是利比亚最严重的却是部族主义问题。虽然全国过渡委员会确保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支持,但是利比亚国内却并不买账。引导140多个部族间达成和解并非易事。有消息称,因为部族和政府派别间的利害矛盾,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NTC)已经显示出了分裂的征兆。

内部的威胁VS外部的介入

利比亚因为内部问题和西方的介入,存在着巨大的变数。投入数十亿美元战争经费的美国、英国和法国已经在利比亚的重建事业上得到了相当的补偿。

今年9月15日曾主导军事作战的NATO(北约)的主导国家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对利比亚的首都的黎波里进行了访问。这被看做是这两个国家为确保后卡扎菲时代的发言权而进行的铺垫,在利比亚的资源和重建事业争夺战中抢占有利地位的意图十分明显。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