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隐藏在智异山的敌人们(172)围剿司令部的一天
상태바
【白善烨将军的韩国战争回忆录】隐藏在智异山的敌人们(172)围剿司令部的一天
  • 刘光钟 记者
  • 上传 2011.10.12 08:2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作为司令官是非常忙碌的。我在1950年韩国战争爆发后,就立刻来到了前线指挥师团和军团作战。在战况频发的前线,司令官要为整个部队的命运负责,所以理应忙碌勤勉。司令官在帐篷里制作的战略、战术决定着战斗的成败,此外司令官还要每时每刻确认供给物资是否顺利到位。因为这些都是生死攸关的问题,所以担任于最高位置带领部队作战的前线司令官是一件极累的差事。

虽然前线并不是发生动荡的情况,但是要围剿经常移动的游击队的作业也不容小觑。我们要提前预想到四处逃跑的游击队的逃跑路线并指挥我军部队进行迅速转移,还要确保所有物资都及时送至前线。此外,要保持密切的通信,以紧紧追捕迅速躲藏、逃跑的敌人。

当时,“白的野战战斗司令部”的我的处所安排在了南原小学里。之前我当师团长、军团长时也是如此,都是借用了学校的值班室。当我布置完作战命令就寝后,会在次日5~6点左右起床。当时已经快到冬天了,醒来之后周围都是黑漆漆的。起床后我首先会去的地方就是简报室。

这是美国政府颁发给率领“白的野战战斗司令部”展开围剿游击队战斗的白善烨将军的“空军荣誉奖章”(最左边的照片)及嘉奖令。这个奖章是颁给在有可能被袭击的敌军上空进行过20次以上任务的人。其中记录有白善烨曾于12月20日到次年1月9日在敌阵飞行的情况。白善烨将军自围剿开始后,每天上午及下午都会乘坐一次L19塞斯纳轻型飞机进行作战指挥。此外,被颁发有“空军荣誉奖章”的人还有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指挥过海湾战争的诺曼·施瓦茨科普夫(Norman Schwarzkopf)将军、海军飞行员出身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参议员等。【白善烨将军提供】

简报室是可以让我一目了然地把握之前的战绩如何、曾展开了怎样的作战情况的地方。我独自吃完早饭后会于早上8点开始进行简报。通常,我会坐在长桌子的首席位置上,司令部的参谋会坐在我的左边,美军顾问则坐在右边。简报室的最前面,也就是我正前方的墙上挂着比例尺为1/50000的智异山及周围地区的详细地图。简报会的进行方式是各负责人说明到当天凌晨为止时的敌情、围剿队的作战情况以及战果,最后我还会再确认一下天气状况及供给关系。除参谋及美军顾问外,参加会议的还有空中联络军官、各级部队的联络官,这样简报室里大约会有50人左右。简报会一般将持续一个小时左右,会于上午9点左右结束。

简报结束后,我会立即前往广寒楼蓼川边的飞机场,然后在那里乘坐L19轻型飞机环视作战区域。后来,美国空军授予了我“空军荣誉奖章”, 这是颁给在有可能被袭击的敌军上空进行过20次以上任务的人的奖章。

在敌军上空飞行被称为“under enemy fire”,这是一个为表彰那些不顾会遭到敌人威胁而勇敢飞行的人的制度。虽然我是指挥围剿队的最高司令官,但是整天只坐在司令部中不是我的做事风格。我之所以不辞辛劳地进行飞行活动,是为了能够细致地掌握作战情况。

美军当时并不知道我做的这些事情,是美国空军飞行员认真地对我的飞行情况做了记录,然后将记录交给本部后我才获得了此荣誉奖章。我虽然记不清具体的飞行次数,但是我至少在上空飞行了40多次。

首都师团和8师团的团长们也曾多次像我一样乘坐飞机指挥过作战。

但是与各团的团长相比,作为统帅并指挥着两个正规师团、一个师团规模的预备部队、三的团的战斗警察的司令官,我需要考虑更多的事情。

我很注重“现场”。若与敌军的交战地不远,我总会去查看现场。我经常从南原的司令部出发,去首都师团指挥部所在的求礼进行访问,也经常会去看望同样都把指挥所建在南原的8师团。当然,我也是各师团下属团的常客。

野战战斗司令部的司令官到现场视察会取得一定的效果。若亲临现场评估战时情况,那么则可以给各级部队的指挥官一定的压力,使他们不会懈怠。若部队真的展开了不错的战斗,我会豪不吝惜地对其进行表扬。在通过陆路行进时,我会乘坐吉普车,车后排还会坐上随行的副官和无线电通讯兵。因为这样做能够随时了解战况并取得交战地区的情报。

我会亲自给取得战果的部队打电话,或者通过无线电向他们的指挥官转达“很好地完成了任务,辛苦了”。而对于警察也是一样的,也一定会对作战优秀的警察部队的队长进行表扬。

在深山展开了相当长时间作战的我军部队员的辛苦也是不容忽视的。当时我军的供给情况非常好,随着围剿游击队的快报在韩国全国流传,首尔或大城市的有名人士们来访时会进行捐款,或带来大量的慰问品。

但是,也有很多情况下,在山中待了很长时间的作战队员不能及时得到物资、只能靠饼干充饥。在这些部队结束作战任务后,作为犒劳我会给他们充足的慰问品。

战争就这样进行着。我自信那时的围剿战作为反游击战是具备世界性水准的。我们的作战可以称得上是全世界的规范。我们尽全力禁止滥杀无辜、最大限度地展开安抚工作、活捉游击队员,也尽量不去扰民。随着战果渐渐明显,韩国国内外对此作战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