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一路向北
상태바
一路向北
  • 文昌克 大记者
  • 上传 2011.09.27 15: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笔者曾经有个小小的梦想,那就是亲自步行到韩国土地的尽头。笔者曾经步行到了南部边缘的村庄,接下来,笔者想亲身体验从西海的鸭绿江到东海的豆满江的北部边缘。由于现实上无法踏上朝鲜的土地,如果有机会的话,笔者想要徒步旅行与朝鲜接壤的中国边境地带。终于可以部分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了。《中央日报》采访组前往朝中国境线采访,笔者加入了他们的行列。笔者的关心是黄金坪和罗津地区。今年6月朝鲜和中国宣布,决定开发丹东和新义州之间的三角洲黄金坪,中国参与罗津港的开发。如今已经过去100天了,笔者想亲眼确认有了多大的进展。

豆满江河口是俄罗斯、中国和朝鲜接壤的地方。可以一览无余的地方是中国的防川。朝鲜的豆满江站、俄罗斯的哈桑(Khassan)站近在眼前,远处可见东海。连接西伯利亚铁路的豆满江铁道桥在上次金正日访俄时也曾使用。如今也是朝鲜伐木工进出的地方。此地距大海不过12公里。中国如果此地受阻的话就无法进出东海。如果海洋开放的话,中国可以将东北地区的煤炭等资源运往上海,军事上也可以进出东海。因此中国需要罗津港。珲春的圈河海关是通向罗津的关门。此处至50公里外的罗津正在进行铺路工程。这是中国修建的。在中方海关,20多辆卡车装载着道路工程所需的材料和生活必需品,正在等待通关。在对面的朝鲜海关,悬挂着“誓死守卫伟大的金正日同志为首的革命领导层”的红色标语。虽然看见附近的图们、沙垞子等道路和铁道与朝鲜相连的海关地区,但是几乎没有来往的车辆。桥梁老化,道路都没有铺设过。国境死寂,交流不过是村庄集市的水平。没有出售也没有进口能力的朝鲜自我选择了孤立。

为了参观黄金坪而前往沈阳的夜晚,笔者登上了客机。光亮的新飞机内座无虚席。连接豆满江边的珲春、鸭绿江边的丹东的高速公路网也令人惊讶。丹东和新义州是相隔鸭绿江的双胞胎城市。丹东不过20多年就焕然一新,变身为现代都市,而新义州却是日帝时期照片衰败的老样。黄金坪是黄色的芦苇地,本名黄草坪。此地与丹东特殊经济区仅一张铁丝网之隔。就在旁边的中国土地上,数十层的高层公寓和华丽的建筑拔地而起,黄金坪的朝鲜居民如今仍然衣衫褴褛,割着芦苇。这就是朝鲜的现实。回望国境地区,笔者百感交集。他们看着中国的发展,心中又作何感想呢?情况如此,朝鲜以何种力量在坚持呢?他们为什么没有变化的渴望呢?眼望着衣衫褴褛的朝鲜居民艰难的动作,笔者心中的惋惜之情沸腾了。虽然表面平静,但是笔者飞越国境线,吹起变化之风的渴望涌上心头。

朝中国境比从新义州到釜山的距离还要远。作为中国来说,绝对无法放任这样的邻国成为敌对关系。为了不让朝鲜瓦解,中国将继续军事和经济上的援助。笔者切身体会到,对于韩国的统一来说,中国不是变数而是常数。罗津港的开发只能是小规模,黄金坪如今还是芦苇地。朝鲜似乎还在害怕开放。笔者内心担忧朝鲜在经济上被中国吸收,如果那样的话韩国的作用是什么呢?无论如何,应当继续努力将朝鲜拉入韩国的经济圈。韩半岛与中国和俄国接壤。如果没有这些国家的协助,解决朝核问题、韩半岛的稳定都是不可能的。巩固韩美同盟,同时应当致力北方外交。应当以现实的目光看待这些国家。这是为了和平与统一。

可是现实仍然是如履薄冰。笔者归国的时候,传来了在豆满江上游采访的一行被中国国境守备队扣留的消息。幸运的是已经释放,但是该国境地带仍然不是韩国人可以自由活动的。可见韩国和中国仍有距离。中国不是和韩国一样的开放社会。笔者朴实的徒步旅行梦想仍然时机尚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