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接受国家危机管理能力的考验
상태바
韩国接受国家危机管理能力的考验
  • 李洪九 前总理•本社顾问
  • 上传 2008.10.06 09: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包括9月危机论在内的各种危机论肆虐,徒增了国民的不安感。伴之而来的却是一种矛盾的现象,国民对真正危机的实体认识变得迟钝。一言以蔽之,就是对国家未来的自信感和方向感正在一起动摇。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经常会处于难以预料的严重危机之下。在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害怕危机本身,而是首先衡量我们准备了多少应对危机的能力。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们遇到了足以左右国家命运的两大突发危机状况。第一个是受美国金融危机影响,全球化金融市场中心——美国的金融体制濒临崩溃的危机,成为世界市场一部分的韩国市场也无法避免地被卷入漩涡中,面临严重的经济性危机。第二个是伴随着朝鲜金正日委员长的“卧病论”,受不确定性危机影响,在此前一直因朝鲜的孤立政策而成为世界史特殊地带的韩半岛,作为最后一个分裂国家须承受民族性考验的危机。可是不管危机的震源是纽约还是平壤,或者韩国全球化和朝鲜特殊地带化的特性如何作用,这样的危机使得韩国的危机管理能力面对考验。

到底什么是国家的危机管理能力呢?国家危机管理能力包括正确诊断危机性质与内容的能力、为克服危机开发适当应对方案的能力、选择特定的应对方案并高效执行的能力、根据情况和同盟国或者国际社会建立共同应对体制的能力、还有在事前建立和运作危机管理系统的能力。危机管理系统应使得所有的事情能够得到安定,并能坚持其一贯性。尤其是在民主国家里,要保持这样高水准的危机管理能力,最大的必要条件是与国民进行广泛的协议,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留意强大的统率力。这对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很有必要。

无论是源自纽约的金融危机性质还是美国政府的对策,经济专家们对此已经做出了无数的评价。那么从政治的观点出发应该如何评价呢?由于此次金融危机带有例外的严重性,政府也不得不例外采取大规模的救助政策。布什政府的早期应对可以用“诊断快速,处理方法果断”来予以积极的评价。可是即使考虑到现在还有几周就要举行总统大选的敏感时期,为了获得议会同意几经周折,克服危机所必需的政治领导力和国民协议暴露出局限性。与此相比,20世纪90年代初瑞典经受的经济危机造成6%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化为乌有,失业率从3%暴涨至12%,90%的金融市场陷入破产状态。瑞典成功克服经济危机的关键在于政府应对的快速性和透明性,以及完美的朝野协议。这样的事实作为宝贵的教训而记忆犹新,值得我们再度回味。

金融危机是我们切身感受和直接面对的危机,与之相比,源自平壤的不确定性危机可是说是潜在的危机。由于韩朝关系本身就隐藏着相当大的危险,我们要采取正确的态度,尽量少说话,做好彻底准备的。在此之间,韩国和朝鲜都将在流淌的历史中继续变化。在过去的60年里,韩国翻越了多少变化的关口?如果畏惧不断的变化,反而会自招危机。相反,如果具有危机管理能力,把变化作为打开局面的机会,变化反而会成为向和平和统一前进的契机。

问题的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危机管理能力如何取得国民的认同。我们一定要守护的价值是什么,我们要达成的民族共同体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是否做好了思想准备,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和牺牲。国家危机管理的焦点当然是在这些方面与国民达成共识。需要朝野领导们一起努力克服的国家危机就在眼前。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