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从地瓜与恩格尔系数看时代变迁
상태바
从地瓜与恩格尔系数看时代变迁
  • 卢在贤文化体育编辑
  • 上传 2008.06.30 16:2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素云的散文《贫穷的幸福》中描写了一对诗人夫妇年轻时的故事。诗人的妻子在等待早餐的丈夫面前放了几个煮地瓜,说:“听说新鲜的地瓜真的很好吃,就买了几个。”丈夫没办法,就吃了两个,随即催促道“早饭呢?”妻子这才告诉他“这就是咱的早饭。”家里已经没有米了。丈夫恼羞成怒……

另一个关于地瓜的故事是从一位工作上的前辈那里听来的。有一次他与一位企业的总裁进行谈话。那位总裁说:“我早餐一般是两个蒸地瓜”,而且还出于营养价值的考虑连皮一起吃。前辈咋了下舌头,心说:“你赚了那么多钱,早饭就只吃地瓜?”

诗人的地瓜和总裁的地瓜
虽说地瓜是一样的,但诗人的地瓜和总裁的地瓜却有着天壤之别。前者是揭不开锅时的替代食品,后者则是营养食品。如此看来,以前随处可见的食物不知何时被贴上了“健康食品”的标签,身价百倍了。现在正是田里黄瓜、生菜、茼蒿和韭菜等生长的大好时节。小时候,如果没什么东西下饭,就临时去摘两根黄瓜来粗粗洗一下,蘸着辣椒酱吃。那时,萝卜和葛藤的根都是孩子们不错的零食。由于米实在太贵,馊饭也不舍得扔,用冷水洗洗继续吃。摘洋槐花和荆棘枝子吃,山草莓是肯定吃的,就连味道糟糕的蛇霉也不放过。如果费点劲往深山里走一走的话,野葡萄和猕猴桃也是可以尝到的。对于这样的我来说,中学时第一次吃到的温室里长的洋草莓,无论是味道还是大小都是前所未有的。大家都非常渴望甜东西,因而当难得获得的糖块在嘴里逐渐融化不可挽回地变小时,竟至于在心头泛起一阵难受。而某一刻,一种叫方便面的“奇迹食品”出现了。孩子们最羡慕的家庭就是成箱买方便面吃的家庭了。

恩格尔系数是指家庭支出中食物支出所占的比重。在生活困难的时期,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但是现在已经不再具有这么重大的意义了。我查到了我小时侯60年代的恩格尔系数(计算时外出用餐和喝酒的费用不包括在食物支出中)。68年的恩格尔系数是46.9%,此后直到78年为止的10年间一直在43%到47%间徘徊。79年是39.7%,是第一次降到40%以下。而接着降到30%以下则是在88年了(29.5%)。根据记录,在95年达到19.5%之后该数据一直在维持在10%到20%之间。前年是13.5%,去年是13.0%。

想要负担越来越高的口味···
恩格尔系数从46%大幅降低到13%,但是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所追求的食物经过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以前是因为没有东西吃而吃,而现在则是因为绿色食品、健康食品而吃,只是在从这点上发生了变化。从红薯出发,转了又转,最后又回到红薯。近期去大型书店看看吧。因为牛肉风波的影响,倡导“饮食安全”的书都被摆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我最近也买了像《不如让孩子挨饿》、《人类发明的伟大骗术,食品添加物》之类的书。结果呢?尽量不吃快餐或是工厂里生产的食品谓之上策。

牛肉风波的重要教训和成果,就是在意识层面提升了对于饮食的认识。一旦口味提升了,就怎么也降不下去了。那样的话,还是钱的问题。有报导称,已经感到“饮食恐怖”的主妇们,开始寻找昂贵的绿色食品,可能会导致恩格尔系数再次上升(详见本报25日第一版,部分地区上门发送版除外)。而且,国内的绿色食品相比于国外格外昂贵。市民们相对的失去感会较强。想让全国人民都吃上品质优良的食品,就必须从国外赚更多的钱。那将会达到什么程度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烛火似乎也是要代价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