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9日 (周四)
从古里核电站展望原子能的未来
상태바
从古里核电站展望原子能的未来
  • 郭在源 大记者
  • 上传 2011.05.24 15:0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上个周末的古里呈现出一派平和的景象。当日本福岛核电站因核泄漏事故闹得沸沸扬扬时,不巧古里核电站一号机组也因电气系统故障而停止运作,这里随即成了舆论攻击的地方。好不容易获得了延长10年寿命批准的一号机组也陷入了废弃主张,但是在安全检查结束之后,现在又开始正常运作了。

古里核电站是韩国核能发展的摇篮,记录着韩国核能发展的历史。古里的一切都是史无前例的。1978年,古里1号机组首次进行产业运行。当时,国民人均收入为243美元(以1970年为基准)。建立京釜高速公路的投入为429亿韩元,而核电站却投入了1560亿韩元,以当时的经济实力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我们不禁再次感叹雄心勃勃的国家领导挑战原子能产业的决心和选择新型加压轻水反应堆(PWR)的科学技术者的慧眼。

古里核电站是国家产业的引擎,电力的大动脉就是从这里发源的。这里占有韩国国内电力生产总量的10%。目前,古里大展宏图,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时代。在古里1~4号机组(釜山机张)的对面,新古里1~4号机组(蔚山蔚州)正在筹备启动。新古里的1、2号机组是首个韩国型的核电站(OPR 1000),3、4号机组则是首个新生代核电站新型轻水反应堆(APR 1400)。

韩国型核电站采取独立技术,减少建设费用和建设时间,旨在进军原子能发达国家。新生代核电站进一步提高了安全性和经济性,凭借出口型的模式与阿联酋签订了出口合约。古里向世人展示了核电站是低碳绿色增长的前提,是新生代成长的动力和新生代挣钱的主轴。

福岛核电站事故预示了在发展轨道上的韩国原子能政策的一系列变化。首先,伴随原子能的所谓安全神话不再适用。从前,把安全交给技术控制的概念转变成了“无条件安全”的概念。从过去依靠科学技术的“安全社会”转变成了重视感性的“安心社会”。目前,核电站建设费中安全性确保费用占30%,今后则会大幅上升。就像最近伊朗核电站事例中所看到的那样,不知何时会遭遇核电站网络恐怖事件,因而需要更为严格的应对措施。

关于使用后的核燃料(燃烧后剩下的核燃料块)保管和再处理及其所需的技术支持和原子能外交等问题,都需要获得舆论支持的成熟国家政策。为了核电站事业的持续发展,需要规划风力和太阳能发电等新再生能源的发展前景。万一要脱离核电站,那么新再生能源能在多少程度上填补核电站的空缺,到底替代能源是否可行,现在是时候进行有关这些问题的讨论了。

日本咨询公司AT Kearney预测,如果日本全面废弃核电站,推进脱离核电站政策,那么到2020年电费将提高70%。在电力需求上涨4%的情况下,核电站的废弃费用为每个机组1000亿日元(1日元=13.6韩元)~2500亿日元,为了引进太阳能的供电网强化对策约需要4万亿日元。现在看来,日本目前以核电为支柱的能源政策需要改变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甚至得考虑国民对电费的争议。

汉阳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金庆敏(音)教授指出:“从这个角度来看,科学工作者、经济专家、环境论者重新共同探讨核电的经济性问题也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原子能专家们在福岛核事故发生以后周密地进行着日本政府开展的复原工作,这对于韩国也有很大的启示意义。负责原子能发展的韩国水能原子能作为韩电的子公司分离出来已有10年了。此间积累的成功经验和发现的不足之处都可以成为国家原子能政策制定的良好参考。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