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透过大四学生的紧张生活来看学费负担
상태바
透过大四学生的紧张生活来看学费负担
  • 金孝恩•闵京元 记者
  • 上传 2011.03.08 13:0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11年春天,中产阶级和平民的生活因物价上涨带来的生活困难而变得更加吃力。我们通过大学生吴璐拉(音,22岁,四年级)审查了这一实况。吴璐拉说,学费上涨使她的生活变得更紧张。

就读于汉阳大学运动产业系的吴璐拉一收到学费通知书就会叹气。这学期的学费是417万韩元,去年上涨了2.8%,今年上涨了2.9%。她的专业特点是学费里附带实习费用,所以比人文学科和社会学科的学费多50~60万韩元左右。

吴同学从韩国奖学财团申请助学贷款。因学费、住宿费和生活费等开支项目,截至目前她已经贷出了2000万韩元。虽然她选择了偿还本金和利息的方式,但由于没有钱,目前只能还利息。第一次贷款是大一时,当时的利息率为5%左右,但今年涨到了7%。另外还有就业后偿还的方法和10年内还清的方法等,但是吴同学说:“想到还学费要还到30岁出头,就觉得很可怕。”

吴同学十分害怕每次从存折里扣除2万~5万韩元贷款利息的日子——每月的5日、24日和28日。她每个月在咖啡厅打工60个小时,能赚30万韩元左右,但是交了餐费、居住费和交通费,一个月能剩3万韩元都困难。因从去年11月起无法缴纳利息,韩国奖学财团打来了电话,称“如果6个月以上不缴纳利息,信用级别将会下降,可能会对就业不利”。最终为了交学费申请贷款,连未来都抵押了。

“奖学财团打来的电话听起来好像是‘不是威胁的威胁’,感到很悲惨。”

吴同学的父亲在大企业的分公司工作,母亲是节目策划企业的自由职业者,但是母亲必须偿还因自己的事业和兄妹的教育费而欠下的债,所以无法缴纳吴同学的学费。吴同学除了一年级上学期外,每学期都获得了一定的奖学金。但今年没能获得奖学金,必须依靠全额的助学贷款。

从大田来到首尔的她生活在月房租为33万韩元的考试院里。即便在去年春天,还可以找到不需要保证金、月房租35万韩元的寄宿房;但是现在房租价格猛增到了保证金1000万韩元加月房租55万韩元。这是吴同学不得不选择考试院的原因。有说法指出,附近的寄宿房居民们趁着全税价格大乱,进行协商。

“父母最初极力反对,认为女孩怎么能一个人生活在考试院呢。但是因房租十分昂贵,父母也无能为力”。

最终减少的只有餐费。一周一次、等到晚上10点大型折扣店的甩卖时间去采购的吴同学的菜单很简单——一盒小西红柿、一串香蕉、一箱麦片。前3天吃小西红柿,后3天吃熟了的香蕉,用麦片当晚饭。原来只要1500韩元的食堂饭价也从这学期开始上涨到了2000~2500韩元。

吴同学的梦想是运动节目的专业播音员,但是在实现这个梦想之前还有很多需要跨越的山和必须倾注的金钱。即使是托业(TOEIC)等语言资格考试的费用,一次都要3万~10万韩元。播音员科学院的费用三个月最少要200万韩元。

对于被“贷款利息怎么办啊”的想法追赶着生活的吴同学来说,平凡的大学生活不过是遥远的梦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