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周二)
金日成最后的训示和孙子金正恩
상태바
金日成最后的训示和孙子金正恩
  • 许南振 政治大记者
  • 上传 2011.02.18 14:0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正日次子金正哲(音,30岁)在新加坡的海外豪华游玩可谓是不协调的极致。一方面,朝鲜是地球上最封闭、最高压的反西方国家,而其最高领导人的儿子却穿着西式的新潮服装,大肆购买着高价的奢侈品。他还别有雅兴地观看了西方具有代表性的流行音乐家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的演出。这是继长子金正男(音,40岁)亲西方之后的第二个冲击。正在因为吃不饱饭而饱受痛苦的朝鲜居民和像资本主义社会富二代一样行动的两个儿子,我们要怎样理解这一出荒唐的二律背反电视剧呢?

金正男、金正哲两个哥哥的背离从另一个层面上明确地解释了金正日接班人的构图。似乎至少不存在兄弟相争。我们甚至听到了老三金正恩在2·16金正日七旬生日之际被任命为国防委员会第1副委员长的消息。这就意味着金正恩实际上已经掌控了朝鲜的权力。2400万朝鲜居民的命运也将交给这个只有二十七岁的青年手中。

金正恩2010年以爷爷金日成的发型和着装登场,甚至连他胖乎乎而健壮的外貌也酷似年轻时的金日成。金正恩以和爷爷相同的形象出现的意图也非常明显。他的政治考虑就是希望通过继承朝鲜居民崇敬的爷爷的领袖风范来确保其正统性。也正是由于这一点,所以金正恩将很难脱离他爷爷所建立的框架。其父金正日就是彻头彻尾地继承和维持了“金日成框架”。问题是我们非常怀疑金日成的方式能否适应飞速发展的21世纪全球化时代。

如果我们留心金日成晚年的行踪,就能发现很多意味深远的光景。1994年7月6日金日成召集“经济部门负责人”,对他们进行了训示。这是在他去世前两天的事情。“我听说由于化学肥料不足,所以无法给稻子和玉米施肥,不施肥稻穗就不饱满。”随后他又强调:“我们必须种好地,解决好人民吃饭的问题,所以必须多生产肥料。”他甚至还列举了具体的数字,在他的对产业全盘进行训示的话语之中,完整呈现出了朝鲜代代举足不前的经济现状。

“无法正常生产肥料的原因是电力不足导致无法修好工厂的设备。电力不足的原因是无法生产优质煤炭……之所以无法大量生产煤炭是因为煤矿钢材供应不足……如果想增加钢产量,金属工厂就必须很好地运转。如果想使金属工厂很好地运转,就必须解决高热碳的问题。而高热碳必须从多个国家出购买……”

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另一个问题也无法解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首先解决另外的问题。面对着整体处于崩溃边缘的朝鲜经济,金日成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他在训示中严厉地批评了下属“缺乏热情,懒散地工作”,并作出了多个指示。但这些指示和对策都是一些无法实现的空洞内容,在其字里行间总深深地充满着苦闷和挫折感。金日成最后一次的7·6训示就是对其确立的主体经济失败情况的总结算,同时又是承认金日成方式存在局限的告白书。

在其训示中有一条对策非常惹眼。那就是“我们必须派遣贸易人员去其他的国家开阔眼界,了解商业世界”。他在感慨了贸易人员对于世界性“商业世界”的了解是多么的不足之后,提出了这条对策。接着他说:“我希望在今后不论任何国家,只要他想和我们展开经济合作,我们就应该和他们进行合作。”这是同“金日成主体经济”相违背的内容。我们暂且将他的这番话解释为其姗姗来迟的对于应该放眼世界的认识。当时的金日成,正处于内外交困、四面楚歌的境地,所以也就充分存在促使其慎重讨论改革开放的盖然性。

金正恩能理解他爷爷在晚年的苦恼吗?单纯模仿爷爷的外貌并不能够使其具有领导能力。他必须好好琢磨爷爷在临死前顿悟的心境,并好好思考打开门户的问题。我们希望他能够从金日成本人在其生命的最后瞬间拆毁了自己创立的框架的事情来有所醒悟。

金正恩曾和哥哥金正哲一起在瑞士伯尔尼国际学校留学过一段时间。他能够使用英语、德语和法语。我们虽然不知道他和克莱普顿粉丝的金正哲有什么区别,但我们可以确定他已经充分了解了现今国际社会的潮流。我们难道不值得期待和曾有过在西方生活经验的他以此为基础、充分运用其全球化视角带领朝鲜走向一个新未来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