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韩中间谍之战”隐藏的内幕
상태바
“韩中间谍之战”隐藏的内幕
  • 来源:月刊中央
  • 上传 2011.01.24 14: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9年夏的某一天,一个突如其来的信息从正在中国北京的某地执行任务的韩国军方情报机关的中校高某那方传来了。

“请迅速躲避。”
他赶忙从安全寓所出来,迅速乘坐上一辆出租车 ,前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租车一开走就有几辆车陆续地跟在了后面,他已经被盯上了。 后面追赶的车辆突然封锁住了去路。几名强壮的男士敏捷地下车并将出租车团团围住。其中一人打了未了解情况并抗议突然被截停车的出租车司机 。其间,另外一人用手枪对准了中校,并开始用韩语讲话。

“从现在开始不要说任何话。我们是中国国家安全部要员。以现行犯的身份逮捕你 。”
如同谍报电影里出现的场景。实际上,这只是重新再现了发生在收集对朝情报的韩国军方情报机关的高中校身上的事情。经证实,高中校2009年7月中旬被中国公安当局以涉嫌间谍罪名逮捕。情报相关人士表示“高中校被拘禁了约6个月后,以证据不充分被释放”。

该事件发生在隶属相同机关的赵少校被抓后的约一个星期之后。首尔情报知情人士表示“赵少校2009年7月10日左右被派遣至辽宁省沈阳市,并被中国国家安全部要员抓获”,“据了解,中国法院以间谍罪的嫌疑判处了赵少校3年徒刑,在其服役了14个月之后,于2010年9月末将其引渡回了韩国”。

以间谍活动为由,两名现役领官级情报军官先后在中国被逮捕,这种事情实属罕见。本刊通过知情人士及情报相关人士对事情的起因进行了探究。

被中国军方军官诱饵“钓”到的赵少校事件

首先是此前被逮捕的赵少校事件。据悉,该事件的核心人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属的大校A某。A大校是起到韩国情报当局情报员作用的俗称“吸管”。据知情人士表示,赵少校被逮捕前,曾多次向韩方情报机关提供有关朝鲜的机密,赵少校也收买了他作为情报员。

据悉,A大校与高层脱北者的流亡有也着深层的关系。据了解,他就是在2009年5月左右将入境的朝鲜两江道青年同盟负责人第一秘书薛正植(音)与韩国情报当局联系起来的人。青年同盟是朝鲜拥有全国性组织体系的劳动党外围组织,其加盟人数达到了约500万人(朝鲜人口约为2400万人),是朝鲜国内的核心社会团体。韩国当局者解释称,特别是随着接班人金正恩的登场,朝鲜强调了青年组织的重要性,该组织的实力一下子凸显了出来,其组织负责人的地位也相应提升。

知情人士表示:“通过A大校,薛正植流亡到了韩国”,“薛正植由于挪用水坝工程费用等被朝鲜当局发现,感到了身份威胁,从而带领两名部下职员逃亡了韩国”。问题在于,A大校的这种活动被中国公安当局发现了。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国家安全部保安组发现了他收受韩国情报机关财物的情况,从而逮捕了他,并用他来引诱韩国情报机关要员”。据悉,结果A大校供出了自己曾提供情报的渠道赵少校 ,自己成为了诱饵。

赵少校收到口信称,有“大鱼”希望赶紧见面,其后便从韩国进入了沈阳。据悉,当时赵少校在获得朝核相关的情报资料上遇到了问题,正在经历重重困难。某相关人士暗示称:“在外国情报机关,通过投入物质及人力资源推进的业务,失败后并不会产生多大问题。但是在韩国,一旦失败,会有需要个人赔偿从事间谍活动的费用的情况”,“如果尽全力建立起来的情报网被毁, 也会发生为了追求实际业绩,或多或少地做一些超出能力范围的事情”。

中了“关于朝鲜开发中的新型导弹机密文件”诱饵的赵少校现身约定的场所后,中国国家安全部要员们便马上突袭将其逮捕。赵少校一直在负责包括核、导弹在内的朝鲜相关情报。中国公安当局以试图同中国军人接触得到军事机密为由将其定为了间谍罪。韩国政府引用韩中外交惯例等要求中方以逐放的形式尽早放人。

不过中国政府拒绝了该要求,并开庭审判 。“中国政府以引渡犯人的形式将赵少校与强盗、诈骗等其他韩籍犯罪者一起送回了韩国。据了解,以间谍活动为由将非敌对国家的现役军官长期监禁并视为一般犯人的情况实属罕见,中国此举在韩国国内情报要员间引起了强烈的排斥声音”。情报相关人士指责称,中国对赵少校采取的措施有悖韩中两国情报当局解决有关情报活动的外交摩擦的惯例。此前,两国双方在问题发生时,一直通过高层情报负责人访问对方国家,对发生的事情表示遗憾,并约定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后释放有关人士的方式进行解决。

躲避不及时而饱受6个月牢房煎熬的高中校

赵少校被捕后,问题就变得越加复杂。中国公安当局开始不断搜查其他的韩国情报要员。结果高中校成为了目标。同赵少校情况一样,他的主要任务也是获取对朝相关主要情报。不过与赵少校不同,他长期居住在北京当地,并且一直伪装成民间人士,是一位黑色要员。

两位军官被捕是在2009年4月远程火箭发射和2009年5月第2次核试验等朝鲜先后进行挑衅行为的时期,此时韩国正向韩方情报要员下达了强化朝鲜核、导弹相关情报收集的指示。知情人士推测称“赵少校在沈阳被捕之后高中校的身份也被暴露了,由此可以推测,国家安全部要员可能已经掌握了高中校的通话明细等”。总之,可以说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了。随后他还表示“似乎是由于赵少校被捕的消息在晚些时候才得知,因此未及时躲避而导致被捕”。

从赵少校被捕开始到一周多以后,接到通报消息的高中校为返回韩国而在去机场的路上被中方要员伺机逮捕。此后以涉嫌间谍罪名度过了6个月拘禁生活后,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据悉,在被遣送回韩国后,情报当局在自我调查中也表示“过晚通报”,对高中校被捕负有一定责任而引起了关注。情报相关人士表示:“调查时有指责称是因为他身上有正在执行的特有任务才被放任不管的”,“据了解,高中校本人也强烈提出了该问题”。此外,该相关人士表示“虽然不清楚是否会有组织的背叛感,但他自己申请了在6个月后进行转业”。据悉,刚进入不惑之年的赵少校也已转业。知情人士表示,目前正在转向类似机关军务员的工作。知情人士吐露称“赵少校在中国的长期拘禁似乎导致其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该事件被认为是中国政府和情报当局在朝韩以北京、朝鲜、中国边境为舞台暗中展开的谍报战中偏向了朝鲜。最近,在“蜜月”气氛高涨的朝鲜和中国展开隐秘交流的情况之下,中国阻止韩国情报当局对朝鲜情报进行搜集。换言之,这是中国继2009年朝鲜进行核试验和发射远程导弹以及2010年天安舰、延坪岛挑衅事件发生时过分地偏袒朝鲜的延续。

情报当局和情报负责人称,从这种动向中能明显感受到与20世纪90年代末发生类似事件时中国向韩国表现出的相对友好的态度之间的差异。1999年7月,中国政府看到朝韩两国以中朝边境等地区为背景展开的谍报战过热而积极出面介入。中国公安当局识破了利用脱北者探测朝鲜情报的韩国和阻止这一行动的朝鲜的反侦探机关之间的令人窒息的间谍战,在一夜之间逮捕了30名韩国情报要员,对他们进行了调查。据悉,当时指挥脱北者前往韩国的国内某航空公司的沈阳副分店长也是韩国的国家情报院要员。

但是中国向他们提出了“如果坦白活动内容,将把你们送回国”的条件,韩国的要员在接受调查后,全部被遣返回首尔。据了解,中国对本国境内的朝鲜情报要员们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情报相关人士表示:“虽然中方当时选择了均衡的对策,要求韩国政府避免再次发生此类事件,表示了遗憾,但是在韩中信息合作等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对韩国军现役情报军官适用间谍罪,判处3年有期徒刑,服役一年之久,这表现出了很强的报复性。情报相关人士怀疑中国的措施是答应了朝鲜向中国提出的“阻止韩国情报当局对朝鲜的侦查行为”的要求。

有言论指责韩国情报当局的消极应对态度。为了国家利益,把在第一线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的情报要员置之海外监狱不理,任由他们与杂犯一起遭受“罪犯引渡“的耻辱的做法是错误的。军方情报机关里还有人抱怨称“如果是国家情报院要员,会这么拖延时间吗”,怀疑对情报活动拥有总指挥权的国家情报院是不是更重视自己的人员,而忽视了军事情报要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