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20日 (周六)
克林顿前美国总统曾欲攻击朝鲜宁边核设施,金泳三前总统对此表示反对
상태바
克林顿前美国总统曾欲攻击朝鲜宁边核设施,金泳三前总统对此表示反对
  • 朴承熙•白一贤 记者
  • 上传 2011.01.07 14:2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仿佛是“昨日重现(DEJA VU)”。有很多人都将现在的韩朝关系说成是1994年的关系。1993年朝鲜通过“将首尔变成一片火海”的讲话使得韩朝关系骤然紧张。1994年美国甚至还讨论了炮击宁边核设施的方案。在危机一触即发的状态下,1994年7月韩朝就举行韩国总统金泳三与朝鲜主席金日成的会谈达成了协议,但这一会议因为金日成的死亡而没能实现。前国会议长朴宽用作为总统秘书室长当时就在现场。前国会议长朴宽用作为韩朝国会会谈代表(12届国会)、国会统一特别委员会委员长(13届国会)、2次担任国会外务统一委员长等政治元老,还罕见地被称为统一外交专家,1月4日,笔者在其私人办公室见到了他。围绕着韩半岛的转换时期,朴宽用建议:“正像岁月的流逝使世界改变了一样,我们也必须经常改变视角。我们不能过于固执。李明博政府在对外政策上必须要灵活。”

-天安舰沉没事件、延坪岛炮击等去年的韩朝关系可谓不断延续紧张局面。您觉得为什么会经常发生这种情况?
“用一句话概括,朝鲜的主张就是要求回归过去10年(金大中卢武铉政府)的政策,让韩国‘从战争与和平中进行选择’,因为李明博政府执政后一直采取强硬姿态。挑衅的目的是取得一石四鸟、甚至一石五鸟的效果。因为一旦进行挑衅,将会引起韩国内部的矛盾。”

-您曾担任过金泳三(YS)第一任总统秘书室室长。听说当时曾向国家安全企划部(现国家情报院前身)做出“制作应对突然统一等巨变事态的指南”的指示。
“1994年7月金日成突然死亡之后,我曾让他们拿来有关‘在当前非常状态下政府应该如何行动’的文件并进行了研究。这是为了向总统做报告。但一点用处也没有,所以我指示他们重新制作。“

-现政府是否也有这样一份指南?
“过去的政府在10多年间都没有插手,而我听说进入李明博政府之后修改了。但我不知道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朝鲜继续挑衅,我们还能维持现在的对策政策吗?
“朝鲜的‘三代世袭’说法换句话说就是要‘不进行改革和开放,继续先军政治’。在这种情况下无核·开放·3000的目标基本上没有现实性可言。政府必须考虑切合实际的对朝新政策。”

-现政府也需要进行韩朝首脑会谈吗?
“这是当然了。交战的当事国不是也进行会谈吗?但我们必须要符合惯例。我们不能赋予会谈本身过度的含义或作出不切实际的承诺。”

-1994年7月“金泳三—金日成”韩朝首脑会谈举行协商上是否有契机呢?
“与其说是契机,我更把它看做是教训。1994年6月,美国白宫就朝鲜宁边核设施曾召开了‘攻击朝鲜’的国家安保会议,对于这一如此重要的情报,韩国政府却一无所知。美国的航空母舰也进入到了韩国东海岸,为进攻宁边做准备。直到后来韩国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官郑钟旭拿着美国驻韩大使雷尼(James Laney)就疏散军人家属和美国人家属举行记者见面会的信息向总统进行报告之后,韩国才知晓。所以金泳三迟迟才表示‘韩半岛不能发生战争。我是80万韩国国军的统帅。战争中不能动用任何一名韩国士兵’。克林顿总统随后作出了让步。这其中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前往平壤,向其传递了美国的态度,随后金日成最终屈服。他吃惊地表示真的要攻击宁边核设施啊,遂作出了‘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调查团并举行首脑会谈’的决定。”

-朝鲜似乎希望和美国进行直接对话,美国政府内也有人提出解决朝核问题必须寻找突破口。对此您怎么看?
“对美国来说,虽然知道六方会谈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但目前美国也拿不出什么应对方案来。由于找不到其他方案,所以六方会谈仍然有效。朝鲜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才进行挑衅的。就韩半岛问题,美中、韩朝都处于转换期。美国认为‘同朝鲜对话没有任何意义,总是作出承诺后再反悔’。而中国改变为‘在朝鲜三代世袭过程中存在朝鲜崩溃的可能性,为了阻止这种局面的出现积极地站在朝鲜一边。引导其进行改革和开放,并提供不至于使其饿死的粮食援助’的战略。”

-随着中国地位的提高,美国是不是更加重视韩国的战略意义了?
“延坪岛、天安舰事件使我们看到了韩半岛处于东北亚安保的构图。现在正在向着大陆势力和海洋势力、社会主义国家和自由民主主义国家、过去的冷战形态转变。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美国前国务卿)曾说‘人类的DNA并没有改变’,如果中国最终拥有了力量,也将向着霸权国家转变。所以我们必须坚固韩美同盟,同时说服中国使其认识到韩半岛统一对其更加有利。”

-朝鲜的三代世袭能成功吗?
“我认为很困难。东方人有一个思考方式,那就是怎么能把政权交给一个只有20多岁的毛头小孩儿呢?在这种氛围中,由于通信技术的发展,外部信息也将进入到朝鲜,从而使不满扩大。金正恩的未来非常险恶。有金正日为其撑腰的金正恩和没有金正日的金正恩完全就是两个人。”

-韩国政府内部也有人主张应对统一征收统一税以获得财源。对此您怎么看?
“(1993年~1994年)我担任总统秘书室长时曾叫来经济企划院部长。我说‘为了应对无法确定日期的统一的到来,我们必须先把钱准备好’,他则说‘一旦统一,那么我们就需要天文数字般的资金,所以只能开动印钞机大量印刷货币。我认为税收的方式会遭到国民们的反对,最好还是以基金的形式’。”

-现政府的对朝政策似乎处于转换期,您怎么看?
“最重要的就是确保对朝鲜的遏制力。只要没有获得美国即将对其进行武力进攻的准确消息,或不表明将中断事关朝鲜生死的援助,朝鲜都不会弃核。直到现在,试看取得统一的国家,都不是因为计划和目标而统一的。所以我们必须准备实质性的东西。最重要的就是缓和紧张局势,统一国家舆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