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危机论过后遗留的“火种”
상태바
危机论过后遗留的“火种”
  • 金钟秀 社论员
  • 上传 2008.09.10 08:5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危机论最后还是没有变成现实。闹得沸沸扬扬的“9月危机论”结果只不过是空穴来风。美国政府向处于破产边缘的两家住宅担保贷款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注入了高达2000亿美元天文数字的资金,决定挽救这两家企业,这个消息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造成国际金融动荡不安的震源,同时也是韩国危机论背后的主谋就是这两家公司面临的破产危机,现在美国政府对症下药,使得金融市场感觉瞬间转危为安了。托美国政府的福,备受毫无根据的危机论煎熬的韩国金融市场也摆脱了恐慌心理。虽然美国忍痛花费了巨额公共资金并不好受,但我们则相当于在即将迎来中秋节的时候收到了一份大礼。

政府对于上窜下跳的汇率束手无策

虽然美国政府给金融公司的患处打了大剂量的“抗生剂”,但是绝不能认为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这只是导致危机论的不安要素之一,对于潜在危机的不安心理并没有完全平息。这正是由于韩国国内外汇市场的不稳定性。美元对韩元的上升趋势(韩元贬值)虽然有所减弱,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次急速上升,真是让人提心吊胆。

事实上给韩国危机论火上浇油的是,外国人如果大量卖出韩国债券就会导致韩元贬值,外汇危机就有可能再次降临韩国的这一假设。当然,这个假设最后被证明是无稽之谈,但是这过程当中韩国外汇市场有多么脆弱也是可见一斑。少许数量的外汇流出就会导致汇率急速上升,现在哪怕是毫无根据的谣言也能使得外汇市场鸡犬不宁。预期汇率上升的传闻使得大家对汇率上升充满了期待,从而使得对美元的需要增加,也导致了实际汇率的上升。外汇当局动用了外汇储备介入外汇市场,但是现在已经失去了“药效” 。非但没有使得汇率下降,反而使得原本充足的外汇储备减少。这样的介入外汇市场的方式等于是给那些觊觎韩国高汇率的外汇投机势力送黑钱。这才是恶性循环。

外汇市场沦落到这个境地是由几方面原因综合造成的。首先市场规模比较小,一点点的收支变动就能让汇率起伏不定。加上选择了与外汇管理能力不相称的自由浮动汇率制,将汇率完全交由市场决定,使得外汇当局干预市场的余地几乎不存在了。韩元不是国际通用货币,这样的局面下在国内狭小的市场只能根据美元来决定汇率,所以国际市场上美元一有风吹草动,韩元也跟着忽上忽下。这是韩国小规模开放经济的无法避免的宿命。自由进出的资本交易对汇率起决定影响也扩大了市场的不安定性。和实物经济毫无关系,这些资本交易决定了汇率,导致和经常性收支的流动完全相反的汇率变动是比比皆是。汇率应该上升的时候反而下降,应该下降的时候反而上升的畸形现象层出不穷。这样一来,从事进出口贸易的企业几乎不可能对汇率进行预测。为了规避汇率变动的危险,加入了不熟悉的规避汇率风险的金融产品,结果反而损失更大。

难道不能改变决定汇率的方式?

如果仍旧置之不理,危机真的到来的时候就只能是束手无策了。一旦投机资金泛滥,哪怕韩国拥有世界第6的外汇储备也是无济于事的。渡过了9月的危机论,但却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候。外面的不安因素减少了,现在是讨论内部的不安因素的时候了。我们需要找出能够防止外汇市场中汇率毫无差别反复变动的方案。如果不能一举挽回资本自由化,改变汇率的决定方式也是值得考虑的。首先要摈弃自由浮动汇率是最好的汇率决定方式这样的陈旧观念。世界各国需要根据自己的国情和国力选择自由浮动汇率制还是固定汇率制等各种各样的汇率决定方式,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答案。趁这个机会,政府和学界应该出面认真讨论一下如何投入较少的费用而能进行稳定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一篮子货币方式)。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