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甜蜜的“数字政策”的忧虑 
상태바
甜蜜的“数字政策”的忧虑 
  • 梁泳由 社会部门 次长
  • 上传 2008.09.08 09:0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前天出门开车途中油快没了。还好路边“1621韩元/升”粗大的字映入我眼帘。我居住的社区里1升汽油要1886韩元,我想这里相比而言还要便宜。于是马上打方向盘转进了加油站。我的天——1621韩元/升的是轻油,汽油的价格是1799韩元/升。1621韩元的数字下面是芝麻大小的“轻油”两个字,根本看不清。

百货商店和市场里面有时候会用数字迷惑顾客。如果进到打着“二到七折出血甩卖”标语的店里,就会发现值得购买的东西大部份并没有打折。只有那些顾客不会买的东西才会适当给予折扣。店主把数字当作了招揽客户的手段。

数字有诱惑人的魅力,它很有现代感,也很有亲近力。最近政府的政策中也出现了很多的数字。747、577、2030……就像暗号。将核心内容压缩到数字中也可见政府的良苦用心。

“747”(年经济增长率7%,人均国民收入4万美元,成为第7大发达国家)是政府最具代表性的经济政策。但是因为高油价、汇率变动、原材料价格上升等无法预测的原因,把经济小组的实力暴露无遗,仅仅几个月就满目疮痍。

“577”是政府上个月末提出的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到2012年要将用于研发的投资提高到国民生产总值(GDP)的5%,重点培育7大支柱领域,成为第7大科学技术强国。主要内容是投入66兆5000亿韩元的研究费,成倍增加核心的基础·源泉研究比重。这个计划对于韩国这个靠技术和出口生存的国家而言是必须的。但是我却无法感动。政府连什么是基础·源泉技术研究的概念区分都不懂,就手忙脚乱地提出这样的政策,如此模棱两可的方案怎么能够吸引民间投资?要提醒注意的一点是5%的预算比例中政府的投资预算比重只有1.25%,而3.75%需要依靠民间资本投资。

“2030”已经是我们很熟悉的数字了。卢武铉政府2006年8月通过《2030蓝图-共同前进的希望韩国》报告阐述了这个数字的概念。该报告表示:要通过解决低生育率·高龄化·贫富差距问题,到2030年将韩国建设成为世界生活品质前10的国家、人均GDP达到4万9000美元、老年人抚恤金发放率达到66%、廉租房率达到16%(现在5%)。为了这些要拿出的财政预算最大达到1600兆韩元。大国家党曾批评这个构想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政权交替后,随着《蓝图2030》的力量渐渐衰退,又出现了《能源2030》。李明博总统在8·15光复节祝辞里表示:“到2030年,韩国新能源的使用比率要达到11%(现在2%)。韩国每个地方都要使用太阳能和风能,成为一个遍地是新能源的花和海洋的新世界。”新能源政策的确是很重要。但是没有具体的实施计划,111兆5000亿韩元的财政调配方案也不完善。这也是在野党反唇相讥的原因所在。

 政府如果只是用“甜蜜的数字”来糊弄民众是绝对不可以的。请阅读一下“从摇篮到坟墓”这句出自英国的《贝弗里奇报告》里的话。这是经济学者威廉姆·亨利·贝弗里奇接收英国政府的委托,于1942年12月1日发表的报告。该报告是社会保障政策方面的“圣经”。当时《纽约时报》和《时代周刊》等主要舆论都对此进行了报道,称:“市民们在政府刊物发行处排起了长龙,在5个小时之内该报告卖掉了7万本。”因为英国政府把将提高由战争而备感疲惫的英国国民的生活质量,创造一个崭新社会的希望具体内容写入了报告中。政府通过一份报告,就聚集了国民的力量,成为了国家未来的成长动力,这是个很好的例子。

政府政策不能只是停留于“数字宴会”或者是“党理党略”和“选举唯上”。要制定能够让国民相信和拥护,具有现实性和可操作性的具体对策,才能让国民感动。韩国版的《贝弗里奇报告》什么时候能够出炉啊?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