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金正恩从未间断的“金正男暗杀行动”
상태바
弟弟金正恩从未间断的“金正男暗杀行动”
  • 安成奎 记者
  • 上传 2010.06.07 08:5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狗XX,那小子想杀我。”

这段金正男(音)于2009年4月底愤怒地提到的内容被韩国情报网获得了。据说身在澳门的他感觉到了身边的威胁,甚至为躲避危险转移到了新加坡。金正男为什么如此气愤?“那小子”指的又是谁?他又为什么突然前往新加坡?

原朝鲜高层的脱北者举出了作为背景的“幽暗阁事件”

“去年4月初国家保卫部搜索组进入了平壤中区某居所内。房子的名字叫幽暗阁(音),是被绑架的申相玉 ·崔银姬夫妇曾经居住的高级住宅。夫妇两人出逃之后被用作招待所,从1997年左右开始成为了金正男的活动舞台。他在海外生活,每次回到平壤总喜欢住在幽暗阁,而非自己母亲成蕙琳(音,2002年去世)生活的老家。他在此开展了‘秘密宴会政治’。虽然这是在模仿他的父亲,但实际上是支持金正男势力的聚会。”

突袭幽暗阁的保卫部带走了几名管理员并开始了调查。而调查的核心就是“都有哪些人参加了聚会”。他们的目的是弄清楚金正男身边都是哪些人。接到来自被调查的亲信的电话后金正男急忙逃到了新加坡。

据说早在5年前的2004年10月金正男就感觉到了来自弟弟金正恩(音)的类似恐惧。当时奥地利当局向前来探望表妹金玉顺(音)的金正男通报了“现已掌握到有些朝鲜人企图暗杀你的计划”的信息。政府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经历,幽暗阁事件发生时金正男才感到了莫大的恐怖。消息灵通人士说:“从那时起开始在金正男的脑海里出现了流亡这个词。”

由于接班人竞争而疏远的同父异母兄弟“金正恩和金正男”的关系通过幽暗阁事件逐渐清晰了起来。而金正男则完全败给了金正恩。他只能选择退让。他在新加坡的避难处向父亲(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和姑父张成泽(金委员长妹妹劳动党轻工业部长金敬姬的丈夫)请求帮助,暂且逃过了一劫。同时他在国外每次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时都反复地表明“不关心继承问题,将会平静的生活”的意愿。他的这些话都成为了传递给平壤的信息。但据说这些都无法消气,他向申正熙(音)、李慧静(音)、徐英罗(音)等夫人和情人,居住在奥地利的表姐金玉顺(音)等人吐露了真实想法。

据澳门的熟人透露,金正男从去年开始讽刺金正恩为“傻小子”,并说金正恩“没有继承资格”。在他例举的没有继承资格的原因中就包括“血统秘密”。金正恩的生母并不是过去被人所熟知的金正日委员长妻子高英姬(音),而是金正日的秘书金玉(音)。但金正男在6月4日同记者见面时表示:“我没说过这种话。”接受记者采访的金正恩在澳门的熟人做了如下介绍金正男私下讲话的谈话。

“毕业于平壤音乐舞蹈大学的金玉1980年左右被提拔进了喜悦组。她很快成为负责金正日健康管理的书记,金玉1984年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金正恩。(朝鲜从去年开始公布金正恩为1982年出生。)孩子被掩盖成高英姬(2004年去世)的儿子并交由其抚养。”另一高层脱北者也说:“金正男说的是事实。知道金正恩身世秘密的人仅限于张成泽、金敬姬等家属和吴克列等极少数核心成员。金玉在高英姬生前就陪同金委员长出国访问并照顾其子女的日常生活。高英姬去世后她实际上发挥着第一夫人的作用。”他同时表示:“金玉被任命为金正日书记室副部长兼国防委员会干部,影响力巨大。甚至有传言她还同党、军人士有联系。”

金正男到90年代中期一直都是第一继承人。就像前主席金日成以白头山为背景拍摄父子照片认可金正日“权力继承”的象征性动作一样,金正日和金正男一起也以白头山为舞台拍摄了照片。虽然长驱直入的金正男1996年曾因姨母成蕙朗(音)出逃美国而陷入危机,但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不过他却因2001年5月秘密进入日本的事件暴露而受到了决定性的冲击。

当时金正男拿着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伪造护照由成田机场进入日本,随后遭到驱逐。此后10年他在北京和澳门过着蛰居生活,偶尔返回平壤。高层脱北者透露,虽然有传言说他是因为害怕父亲的斥责而开始了蛰居生活,但更大的原因则是他的“父亲的统治方式不能再继续下去”言论传到了金委员长的耳朵里,因此他同父亲之间产生了距离。这期间金正恩不断继续着在党、军内部植入自己亲信的外围工作。手头充裕的时候还赠送高级劳力士手表等礼物。

根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的信息,金正男得到了张成泽和吴克列的支持。下面是该消息灵通人士的发言。 “张成泽支持金正男并不单由于姑父的关系。张成泽1979年因为越权嫌疑被贬为强盛(音)炼钢厂初级秘书时,金正男的母亲成蕙琳向金正日建议恢复了其职位。他们的联系从此开始变得密切起来。张成泽的夫人、同时也是金正日妹妹的姑母金敬姬也非常喜欢金正男。吴克列之所以支持金正男则是因为他的儿子吴世旭(音)和金正男从小时候起结成的友谊。朝鲜也有类似中国太子党的烽火组,吴世旭是这一集团的领导。”

但脱离平壤的金正男势力萎缩。他的位置被金正恩所取代。

金正恩2006年指挥了平壤音乐大学扩张工程并开始崭露头角,并被称为“启明星大将”。2008年9月金正日病倒之时,在了解金氏家族内部情况的高层干部之间流传着支持金正日死后金正男继任的张成泽和支持金正恩的“金玉和金玉支持者劳动党第1部部长李济刚( 6月2日去世)”就继承问题展开了斗争的推测。

但金正日某种程度恢复健康后从当年12月开始开始称金正恩为“青年大将”,去年初开始金正日在视察军方特别是保卫部等安全机构时都会带上金正恩,并通过接受党、政、军成员的效忠宣誓正式开始了继承工作。同时金正日向张成泽和李济刚表达了“帮助金正恩”的意义,面临降职危机的张成泽之所以平安无事据说是因为金敬姬部长承诺“将支持金正恩为接班人”之后才得以实现。

在父亲和身边人帮助下掌控了保卫部的金正恩对金正男势力正式开始了“铲除”行动。在这一过程中幽暗阁事件爆发。领导被称为“党的武力”的最精锐特殊部队的作战部长吴克列通过新设立的侦查总局等组织改编势力被打压。去年2月朝鲜对韩地下机关改编,诞生了侦查总局这个巨大的地下机关。在这一过程中吴克列指挥的特种部队(3万兵力)被合并入侦查总局。吴克列虽然名义上是国防部副委员长,但实际上已经被架空。

这一“不能不照顾金正恩的关系”成为了金正男流亡这一事件的背景。

在澳门由于金正男被挤出了权利范围,他向周围的人透露了大量关于朝鲜的情况。根据侨民透露的信息,对于金委员长他曾这样评价:“父亲已经开始表现出痴呆症状,无法工作。骂我的人(指金委员长)现在已经没有了气力。过去父亲看所有的事情的时候,(朝鲜)不管怎么强硬都含有某种信号。现在到底是什么则无从知晓。”同时他还说:“朝鲜对外界装作没有问题,实际上情况已经不可控制了。军方和保卫部等虽然相互比着宣誓效忠,但其实毫无内容。”

金正男向某外国人士曾说:“张成泽权利手段虽然高明,但现在不得不按照军方的要求去做。现在张成泽之所以不追求这种变化是因为父亲仍然还活着。但父亲如果去世,这一切都将被废除并建立起以自己为中心的集团领导体制。金正恩实际上也是张成泽树立的,他在张的面前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父亲明天去世的话那么金正恩也就完了。”他还说:“我认为10年前就能纠正朝鲜的未来,现在每次去朝鲜的时候感觉都有所不同。我认为今后5年将产生变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