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奥运选手们吹去那些光化门前充满卑怯的记忆
상태바
让奥运选手们吹去那些光化门前充满卑怯的记忆
  • 金琎 社论委员
  • 上传 2008.08.25 09: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夏天快要结束了。炎热的夜晚和奥运会的热情都慢慢褪去,李明博政府执政后的第一个半年也过去了。在夏天的末尾,韩国的年轻选手们让韩国为之兴奋,让世界震惊。韩国代表团回到了韩国就像牙买加男子4×100米接力的选手们一样将夏天的接力棒交给了秋天。

2008年的夏天向韩国展示了未来要走的路。13亿的急促呼吸离我们近在咫尺,围墙的另一边是数千万衣衫褴褛的同胞,因为高油价而备受煎熬的国家……这些都勾画出了大韩民国未来要走的路。以前一直忍受着贫穷的韩国眼带着血丝,在拳击这样的格斗中才勉强得到了几枚奖牌。韩国的工业化发展让年轻人肚子填得饱饱的,民主化运动让他们脸上挂上了微笑。正因为有这样的国家,才会有朴泰桓、金妍儿、朴世利、張美兰、柳贤振、李承烨、朴智晟这样的天才选手的诞生。现在韩国青少年的平均身高超过了日本和中国,和意大利相当。到底还有哪些天才选手横空出世,谁也不知道。

选手村里挥汗如雨的天才选手们

年轻的天才选手们雄纠纠气昂昂。他们已经跳出了韩国这口“狭小的井”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如同竞技体育这样单纯的真理了。他们如果仅仅是在狭小的井中和被歪曲的事实进行斗争、在餐桌上把完全没有问题的美国牛肉挑拣出来扔掉、和同事在网上论战的话,是不可能成为天才选手的。他们跳出了韩国的界限和世界标准接轨,进行竞争,从而达到新的高度。

今年的夏天他们在选手村里挥汗如雨的时候,首尔光化门正被卑怯的暴力示威席卷。示威人群蒙着面,400余名警察因此受伤,报社也被破坏。匿名攻击者们向在《中央日报》、《朝鲜日报》和《东亚日报》刊登广告的公司发起攻击。他们的辱骂恐吓电话对这些企业来说简直就是梦魇。但是事态却远没有结束。至今仍然有数百名示威者聚在一起,向警察弹射弹子、投掷石块,来往的公共汽车也被石头击中。示威指导部的人员躲进了寺庙,示威队伍则逃进了教堂。第一在野党指导部前往拜访被通缉的激进示威指导部表示慰问。引起疯牛病风波的人群虽然声称是维护正义,但是他们却不是那么义正严词。因为他们带着面具掩饰自己的姓名,聚众闹事,还将宗教场所作为自己的避难所。

1970年末的某一天,我穿着军服搭乘在前往首尔的列车上。在某一个车站,上来了某个以作战勇猛而闻名的部队的5、6名士兵。我站的座位的旁边坐着的是一个普通的陆军上等兵。这5、6名士兵中的一个士兵让这个上等兵把位子让出来挑起了是非。上等兵愣愣地撇了一眼,当那个士兵向他抛出了恶狠狠的话,他平静地说:“下一站到站,你和我两个下去解决吧。”这个气势汹汹的士兵嘴里嘀咕了几句后,就悄悄地回到了他的同伴当中。那天之后我就对于躲藏在某个团体中的勇猛不相信了。

蒙面匿名聚众中隐藏的卑怯

在即将过去的这个夏天,数千名激进示威队伍中如果有谁能够独自前往报社堂堂正正地喊出自己的声音,也许报社会倾听他们的意见。数千名激进示威队伍中如果有谁能够前往医院看望慰问躺在病床上的年轻警察们,并就暴力示威表示道歉,示威事态就会稍微有些不同了。也有赞成进口美国牛肉的人挺身而出。某个大学生在危险的示威现场进行了反对激进烛光集会的个人示威。农林水产食品部部长做好了丢脸的心理准备前往了市政厅前的广场。他虽然不善于协商,但还不至于失去勇气。但是激进的反对论者们一边叫喊着维护正义,一边又蒙着面掩饰自己的姓名隐藏在人群中。这个夏天光化门暴力示威现场是这些卑怯的人的舞台。今晚韩国天才选手们将在那里进行堂堂正正的游行。让天才选手们的呼吸吹走那些卑怯的记忆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