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御宁的北京Q&A] 金牌内隐藏的“玉之密码” 中国全球主义的象征
상태바
[李御宁的北京Q&A] 金牌内隐藏的“玉之密码” 中国全球主义的象征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8.08.22 11:0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Q:北京奥运会奖牌内隐藏的文化密码?

A:根据国际奥组委(IOC)的规定,正面为希腊胜利女神Nike雕像设计,背面龙纹玉璧图案镶嵌北京奥运会会徽。而且还添加有历届奖牌中所未曾有的玉,体现了中国传统的价值观“以玉比德”。

Q:奖牌从设计开始就已经带有文化竞争的形态,而且由“奖牌至上主义”产生的对奥运会的批判也非常严重。

A:根据黑格尔的历史观,原来体育的金牌争夺就和历史最终阶段最后一个人(Last man)的行为相关。经过欲望和理性的历史阶段之后,一种新的人间形态登场。这种人誓死争夺没有任何利益的一块奖牌,属于争取自己的名誉和自强的气概型人类。实际上,近代奥运会首次在雅典举行的时候,冠军奖牌是银制的,而亚军的奖牌则是铜制的。金牌从第2届奥运会登场,而在第4届伦敦奥运会上为了不造成财政负担改变了金牌规定,金牌为纯度92.5%的银质奖牌加上6%的镀金,而这条规定一直延续到今天。同时,宪章规定奖牌竞争同样“不是国家之间,而是选手个人的竞争”。但是,现实是奥运会奖牌伴随着物质补偿成为了政治理念的工具,并成为将国家品牌价值放在首位的国家间的竞争。

Q:冷战时期,曾是美国和前苏联展开角逐。现如今,其形态变成了美国和中国的对决。这种变化的意义何在?

A:之前曾一直被西方人垄断的游泳、田径等比赛项目,如今韩、中、日等亚洲国家的选手开始摘得奖牌。这种现象不能单纯的用中国威胁论或者新黄祸论等逻辑来解释。特别是,中国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手枪慢射比赛项目中夺金之前,曾是个零奖牌国家。这枚金牌该有多么弥足珍贵,以至于萨马兰奇奥组委主席亲自把奖牌挂在许海峰选手的脖子上时,鼓励道:“今天将会永远被中国体育历史所铭记,这是我的骄傲。”毛泽东曾痛恨金牌竞争是资本主义的恶习,但是继毛泽东之后迎来开放时代的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紧随其后的便是现如今的金牌之风。因此,中国奖牌数雄居世界榜首或者中国强大的奥运实力,不应该被认为是民族主义,而是民主化和市场经济原理作用下的全球化主义的胜利。就像前苏联中我们所能看到的国家介入体育的色彩越浓,奖牌也就会越来越褪色,也不会走得长久。

Q:除了国家主义之外,是不是同样还要警戒商业主义对奖牌至上主义的支配?

A:虽经常说奖牌得主是流动的广告牌,但是日本的北岛康介、韩国的朴泰桓、还有北京奥运会的神话——美国的菲尔普斯等游泳金牌得主都身着鲨皮泳衣,以此来紧缩身体加快速度。世界泳衣开发公司的激烈水下竞争中,英国Speedo公司算是用新技术摘得了金牌。这一块块直径70mm、厚度6mm的奖牌看似微不足道,却在全球市场上掀起了一阵旋风。即使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也应该超越商业主义和国家主义,将金牌看成启示“历史终结”的产物,不应该失去单纯的体育精神。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