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结束之后
상태바
宴会结束之后
  • 裴明福 评论委员•巡回驻地记者
  • 上传 2008.08.21 09: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曾经如此华丽的“宴会”三天之后就要结束了。北京奥运会是中国政府下定决心苦心准备的一场盛大宴会。为了让客人喜欢,斥巨资“新装修了房子”并新添置了价格昂贵的“家具和家什”。尽最大努力遮盖住了不怎么光彩的地方,如果遮盖不住的就把它们挪到了大家看不见的地方。令人头疼的“家庭纠纷”也都被推到了宴会之后。

如此奥运会就算成功了吗?

对戴着特制面具出现在中国首都机场的美国自行车选手说句抱歉的话,至今还没有选手因环境污染导致呼吸问题而被抬上急救车。也许是因为驾驭天气的出色才能,奥运期间北京能有这样一个天气也算不错了。曾经非常令人担心的维吾尔分裂主义者的恐怖袭击也未露面。北京市里设立了三处可以容许示威的地点,但是不曾看见游行队伍。除去在韩国选手奋战的射箭场上的口哨声和偶尔的一个偏颇裁判纠纷,奥运会也不曾有什么特别受谴责的事情。如此中国可以自豪的称“这是一场成功的宴会”。

但是,武断判定其成功与否还为时过早,这还要等到宴会结束。中国真的可以从这场宴会中受益吗?会不会饱受后遗症的折磨呢?有人估计,鸟巢的圣火熄灭时,中国经济的火花也会随之熄灭。不过也有推测称,该次宴会会成为国运兴盛的新转机。

我边读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蔡美儿(Amy Chua)所著的《帝国之未来》,边想象奥运会结束之后的北京。蔡美儿教授是一位出生并生活在美国的美籍华人,该书去年10月一出版便在美国成为畅销书。作为一本记述史上超强大国胜败兴衰的书,它指出中国历史上曾经最包容异族与外国文化的朝代便是唐朝。

唐朝首都长安是当时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城市,同时也聚集了最多样的人种,是世界的中心。阿拉伯的外交使节,印度、波斯、叙利亚的商人,来自韩半岛和日本的僧侣、留学生,尼泊尔、西藏、西伯利亚出身的部族长,来自布哈拉、撒马尔罕、塔什干的画匠和乐师等等,外国人占了长安人口的三分之一。外国人无论是伊斯兰教、佛教、犹太教、基督教教徒都不怕受迫害,可以自由信奉神灵。

蔡美儿教授强调,一个国家为了在世界范围内打败所有的对手,必须要能吸引世界上具备高超能力和智慧的人才。“在人种、宗教、民族、语言等许多方面,都允许特殊的个人或者集团来参与这个社会,以求得共存与共荣”,这就是蔡美儿对“包容”的定义,他主张曾经的超强大国无一例外都包含了包容的精神。唐朝时的中国之所以能成为超强大国,也就是因为“包容”。

通过北京奥运会华丽的开幕式,中国为打造“强汉盛唐”的形象做出了努力。这也是在暗示,中国希望在21世纪会再现汉朝的强大和唐朝的繁盛。然而,这究竟能否实现呢?

蔡美儿教授的答案是否定的。中国即使能成为超级强国,也很难成为跟美国一样的超强大国(hyperpower)。引进世界上最高水平的人才,激发他们为中国效力的忠心和动力,这种包容精神正是中国所缺少的。蔡美儿教授认为,中国以占人口92%的汉族为中心,很难越过这堵狭隘的中华民族主义之墙。

中华民族主义的局限

“宴会”结束,总会留下空虚和疲惫。中国必须调养一下疲惫的身躯,打扫干净客人留下的一大摊子,回到正轨上来。而且,还要解决曾一度被推到宴会之后复杂的家庭纠纷。世界会在旁边看着中国会如何处理西藏和维吾尔问题,从而来推算中国是否能成为充满包容精神的“21世纪之大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