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临北京的文化部长官柳仁村
상태바
亲临北京的文化部长官柳仁村
  • 郑荣在 文化体育部副主编
  • 上传 2008.08.21 09: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8月8日深夜12点,北京奥运会的圣火点燃了。此前一直处在完全保密状态的圣火点火者正是中国的体操英雄李宁。中国为了把李宁这一本国运动品牌推向世界,让李宁在这个巅峰时刻登场。7月31日,笔者在本栏目发表了题为《北京奥运会就是李宁奥运会》的文章。李宁的登场让笔者欣喜不已。

在这样的吉兆下开始的北京奥运会如今已接近尾声。韩国运动员代表团超出预期的英勇善战,给国民带来了巨大的喜悦和感动。

笔者在北京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他就是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柳仁村。在15日抵达北京之后他直奔男子射箭决赛现场,在中国观众口哨和呐喊声中,他为奋战的朴敬模加油助威。他还去过李玉星(音)选手比赛的拳击场。第二天,柳长官在举重馆与获得金牌的张美兰选手拥抱在一起。他还观看了韩日棒球比赛惊心动魄的大逆转。8月17日,在观看了韩国获得乒乓球女团铜牌的场面之后,柳长官赶往机场。

柳长官说道:“受到了难以言表的感动。只有在现场才能感受到体育给国民带来如此巨大的喜悦和归属感。”

也有人对柳长官的行为表示不满,认为他和那些平常对体育漠不关心只是在奥运会上才露脸的“高官”没有什么区别。面对这样的看法,柳长官可能会感到难过。他才担任了6个月的文化体育观光部长官,在获得公职之前他曾自命为“步行传道者”,骑着自行车上下班。

柳长官表示:“将以在北京获得的感悟为基础让韩国体育取得更大的进展。”他正面对难以理清的体育积案。大韩体育会、大韩奥林匹克委员会(KOC)、国民体育振兴公团、全国生活体育联合会等体育团体的任务调整刻不容缓。这个问题涉及到了“金钱”和“职位”,相当棘手。

量产“体育机器”的学院体育改革、为容纳激增的生活体育人口而增设的基础设施、为激活职业体育而进行的法律修订等都是需要柳长官全力以赴的课题。

柳长官面临一个重大考验。这就是导致“体育”(大韩体育会下属的射击联盟)和“文化”(文化财厅)正面冲突的泰陵射击场问题。文化财厅计划将首尔的王陵申请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文化遗产,将关闭名下的泰陵射击场。在去年10月,文化财厅要求“快点清空场地”,还封闭了大门。这让参加奥运会的国家代表运动员只有到忠北清原和全北任实进行训练。在奥运会手枪比赛中获得1金1银的秦钟午选手说道:“射击代表运动员有很多已经结婚,长期的地方集训很难维持良好的状态。作为体育文化财产,泰陵射击场的关闭真让人感到惋惜。”面对这样的局势,柳长官需要发挥“所罗门的智慧”,让双方得到满意的答案。在与记者的通话中,柳长官说道:“泰陵射击场不会白白地关闭,一定要准备一个代替它的射击场。”

体育人士们说道:“欢呼只是暂时的,而慢待却要持续4年。”在北京和运动员们一起奔走的柳长官应该听取他们的自嘲,还要制定方案来提高体育人士的权益和自豪感,以此来证明自己和那些每4年出来做一次秀的人不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