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中夏的人文奥运] 中国能否摆脱海洋情结
상태바
[柳中夏的人文奥运] 中国能否摆脱海洋情结
  • 柳中夏教授
  • 上传 2008.08.15 07:5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北京人文奥运的负责人张艺谋曾经拜访元老学者季羡林,听取其对于人文奥运的意见。季羡林告诉他:“怎么才能诠释好人文奥运这个理念呢?怎样才能让孔子‘再现人间’?仅仅围绕秦始皇做文章是不行的。”张艺谋在自己的电影《英雄》中描绘的秦始皇是以天下统一为己任的帝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季羡林不会认同将秦始皇作为人文奥运的主题的。他认为“中国=秦朝=秦始皇=万里长城”这样的等式是万万行不通的,所以最后张艺谋在开幕式的表演中安排的第一个场景就是孔子《论语》中的第一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听到这个消息最高兴的是承办帆船和赛艇比赛的青岛。青岛位于中国山东省,山东省的曲阜是孔子的故乡。青岛如果不围绕“国际化概念下的孔子”来做文章,岂不是错失良机。也许正因如此,青岛奥运村的宿舍入口处就摆放着孔子的肖像。

孔子生活的时代是公元前5、6世纪的时候,那时候正是世界各个角落的智者们在被称为人类智慧结晶的棋盘上设局布点的时期。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帕斯的《基轴时代论》中认为中国的孔子和老子、印度的佛教、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以及在以色列预知耶稣到来的先知耶利米和以赛亚都是在这个代表人类智慧的棋盘上布下棋子的智者。

如果把棋盘上的棋子按照东西方进行分类,那么按宗教就可以分为基督教和佛教,按思想学说就可以分为柏拉图和孔子的学说。对柏拉图思想的理解如果被称为西方哲学史,那么对孔子学说的阐释就是中国的思想史。柏拉图主张将诗人驱逐出共和国,在他的学术文章中他这么写道:“我的子女如果不懂得几何学,那么就不要踏进家门半步”。相反的,孔子却曾经大声呵斥他的儿子鲤:“如果不懂得诗,那么就好像面对墙壁,我俩将无法一起进行交流。”

从这两段话中就可以看到东西方文明的差异。柏拉图的几何学中对于距离的计算和比例的测定,以及由此延伸开的空间组织的概念直接导致了近代大航海时代的开启和美洲新大陆的发现。从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到《格利佛游记》、《金银岛》、《大白鲨》、《老人与海》等探险小说和游记掀开了华丽的篇章。他们的足迹遍布了全世界的海洋。西方人通过海洋探险和透彻冷静的距离测算的理性主义之间的交相辉映,才造就了西方近代最大的“启蒙主义”思潮。

另一方面,中国却并不重视开拓航海路线,而是把精力放在疏浚内陆河流上。中国人为了治理黄河泛滥的洪水,采用了疏通治理的方法。中国人认为与其肆意破坏改变大自然规律,不如顺应大自然万物的变化,这就是中国农业社会的真实写照。对中国人来说,“旅游”这个词语只不过是顺着河流往前走,如果天太热了就一边跳进河里洗澡一边说“凉快啊”。最终流向大海的河流和陆地上的水流只不过有这么一点不同而已。

中国进入近代后最讨厌的字是“洋”。挑起鸦片战争的英国是“西洋”的国家,中日甲午战争中的日本是“东洋”之国。“Yankee”这个单词音译为洋鬼子,或者直接就被称为洋夷。中国将海洋拒之门外是它和日本走上两条不同国家发展道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最近,中国正在煞费苦心摆脱海洋情结。2005年是郑和下西洋600周年,中国提出了新的观点,认为比起西方的大航海时代早了100年的郑和才是海洋真正的主角。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大型的划桨演出也是这个意图。通过再现当年郑和下西洋的盛况,中国向世界展示了自己克服海洋情结的自信。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