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8日 (周三)
山崎拓道出日本独岛的真实居心
상태바
山崎拓道出日本独岛的真实居心
  • 金玄基 驻东京记者
  • 上传 2008.08.14 09: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距日本文部省在中学社会课《新学习指导纲要解说书》中,标明独岛为日本领土,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虽说舆论媒体炒得火热,但是日本政府官员和政治领导人无一例外地都缄口不言。原因在于独岛一案的敏感性。曾长时间作为日本自民党的实力派人物,同时又是党内外交调查会会长的日本前副总裁山崎拓好不容易张开了嘴。他在接受采访的同时,一直都强调“要小心自己所说的话”,对每一句都再三斟酌,但是仍然很坦率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为何韩国政府如此强烈反对,但日本还要强行在解说书中标注?

“日本不仅存在竹岛(独岛的日本名称)问题,还存在(与俄罗斯之间的)北方领土4岛领属权纷争这个大问题。以及(和中国存在争议的)钓鱼列岛问题。若在竹岛一个问题上改变了方针路线,那在其他问题的解决上会产生影响。但是,现实当中韩国不正对独岛进行有效统治吗?日本完全没有通过蛮力使韩国中断这种统治,或者为了日本能进行统治而采取任何行动的意思。无论何时何地,都应该通过和平手段、外交对话来找出明智的解决办法。还有渔业水域的问题。日本必须在经济层面上,守卫自己的渔民,这是国家的哲学。所以日本别无他法,只能做出这样的主张。”

-难道没有这种高度的战略意图,即不停地将独岛问题国际化,一直走到对质国际法庭的地步?

“日本本来就有这种方针,去接受国际法庭的判断。但是,并不是说因为如此,现在就强烈主张国际审判。从很长时间之前开始,这个问题就在这种方针下运行,让其朝向国际审判的方向发展。”

-韩国政府应该绝对不会应诉,提诉本身就会让两国间形成明显对立。

“(向国际法庭)提诉,这本身就是双方协议达成的,若真有那样的情况发生(韩国反对),那从现阶段来看,提诉本身就会很困难。”

-当时,曾任文部科学相的渡海紀三朗与日本副总裁山崎拓是一个派系的议员。没有说服他吗?

“因为相互主张不同,所以他考虑了很多,我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若因为(派系的首领)我的一句话他就跟着来,那作为内阁成员的他会遇到很多麻烦。”

-听说,上月14日该问题发生之后,您曾指出:“提到竹岛,这有可能会成为韩日外交上的巨大绊脚石,我们需要外交上的努力,我们有向韩国解释的义务”,但是这种想法却受到右翼势力强烈反对。

“我只是觉得韩日关系局势非常重要,所以才指出需要充分的外交支持和鼓励,我只是说了该说的话。随着能够相互理解的两国领导人上台,为了能更好地构建发展‘韩·美·日’、‘韩·中·日’两个三角关系,最重要的是韩日之间的关系要稳固,这种关系绝对不能动摇。因而我的意思是说,为了不让外交问题成为两国关系发展的障碍,需要智慧和头脑。(独岛问题)是领土问题,和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多少有些不同,但是也有相似点。”

-那么在先前的自民党外交调查会上,尝试进行外交解决不更好吗?

“也曾这么想过,但是担心那时候的讨论又会有摩擦和矛盾,所以就慎重行事,未作提及。”

-最近,美国地名委员会将独岛标注为“主权未定”,后有重新标注为“韩国领土”,对此今后日本政府也会向美国施加压力吗?

“没听说日本政府会公开向美国表示抗议。”

-韩国驻日大使回国,强烈批判日本,同时国务总理韩升洙还亲自访问独岛,韩国军方也进行了军事训练。您觉的韩国的这种应对是出于一时感情用事吗?

“无论是日本还是韩国,都有民族主义。领土问题本来就敏感,韩国对此做出了那样的应对,这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是韩国的内政。反过来,日本做何行动也是日本的内政。只是在两国内政问题的延长线上出现了外交问题,为了不产生外交冲突,才需要采取外交措施。权大使是政治家出身,所以我理解他的那种(强硬发言)做法。”

-原定在9月份的韩·中·日3国会谈能否正常进行?

“我非常渴望会谈能正常进行。会谈将成为翻开韩·中·日新时代的起点。能不能召开,其间相差会很大。一定要成功召开。”

-了解到您为人质绑架案而辛苦奔波。朝鲜表示会调查清楚真相之后公布结果。虽然对日本政府来说,全部获救最好,为此有没有单独准备能够达成一致的方案?

“没有。若有的话就可以再进一步进行对话。但若是那样,日本政府对其就无法发表任何言论。照那样下去,朝鲜的绑架主犯、实施犯,还有被绑架的受害人以及家属都要因为年事已高驾鹤归西了。现在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的时候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