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10日 (周六)
“仅今年上半年就已绕地球7周”
상태바
“仅今年上半年就已绕地球7周”
  • 整理:郑耕民 驻纽约记者
  • 上传 2009.08.08 07: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永熙记者(以下简称“金”):您过了联合国秘书长5年任期的中间点,感想如何?

潘基文秘书长(以下简称“潘”):世界上复杂的事情太多了。这样一来人们对联合国的期待很高,因为这样我有一种重压感,所以每一天拿出的都是刚开始担任秘书长时的最大的热情完成了2年半的工作。举个例子来说,因为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的认识不足,我为把它提升为最高议程做出了巨大努力。所谓的联合国的事全部都是现在进行型,所以评价可能不一致。对于不一致的评价我们也虚心接受,因为没有哪一件事是联合国可以自己做的,都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所以可以说困难的事情非常多。

金:前段时间您进行了多少旅行?

潘:虽然没有计算全部的里程,但仅仅今年1月到7月初就进行了29万2400公里的旅行。绕地球一周是4万公里,今年上半年我已经绕地球转了7圈。因为世界需要我,所以我拿出健康的身体和精神每天进行不同的议程,每天要见几十名不同的人。

金:创建联合国最重要的目的是维护世界和平。但现在以朝鲜核问题为首,伊朗、伊拉克、巴基斯坦、巴勒斯坦、阿富汗等地区也是身上千疮百孔。以您2年半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经验来看,永远的和平永远只是人类无法实现的梦吗?

潘:联合国宪章的理念虽然是追求永久和平,但现实不是这样。在非洲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没有纷争。在国际范围内联合国维和部队在16个地方共有11万5000人。如果单看海外驻军,我已是继美国总统之后世界第二的司令官。现在,联合国以预防外交为重点。但预防外交说起来简单,但各个国家并不向预防外交投资。问题出现了我们去维和,但我们现在将精力更多的投入到创造和平中。为了永远的和平我们时刻准备,但现实上不和平的地方就是我们联合国发挥作用的地方。

金:在过去的2年半时间里,您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

潘:不是有句话叫一半的成功?一半或一半的一半没法说是全实现了,但有一些戏剧性的瞬间。举个例子,全世界现在都在为气候变化问题焦虑,2007年12月在巴厘岛召开了气候变化条约会议。但会议重新提出了曾经决裂的问题,制定了“巴厘岛路线图”。在那里造就了气候协商的跳板,所以今年12月我们将迎来重要的哥本哈根会议。

金:气候条约中的“巴厘岛路线图”是什么意思?

潘:在到2012年将过期的《京都议定书》中,39个发达国家宣言要义务性地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而“巴厘岛路线图”的内容则是要求美国和发展中国家在2013年之后也参与到减排中来。但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同美国的利害不同,具体的减少目标值将在2009年12月的哥本哈根会议上决定。

金: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对进行核试验的朝鲜给予制裁的1874号决议。制裁决议案的履行成果如何?

潘:组成了制裁委员会并确定了具体的制裁对象,这是一个很大的进展。联合国安理会对很多国家提出了制裁决议,但这次制裁决议案的力度非常强。加上中国和俄罗斯也参与了进来。过去只是在名目上说制裁,但都没有说具体如何制裁,这次以与制裁有关的许多具体的人和机关为对象制作了目录。这次构成了以土耳其大使为委员长的制裁委员会,这与以往有质的不同。上次朝鲜船舶江南号的返航就是国际社会施加集体压力的结果。

金:中国弱化决议案语句,这不可惜吗?

潘:中国对内容本身是全部支持,在商讨过程中也没有其他的异见。只是在制作文书的时候,中国、俄罗斯因为有个别性的利害关系,稍微对其进行了弱化,但内容本身相当强硬。

金:没有直接面对朝鲜问题的余地吗?

潘:在我当选的时候我就考虑这样的可能性。但之前进行了6方会谈,共同声明也被采纳了,似乎非核化过程进展得很顺利。在这样的过程中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我起了一些侧面作用,在现在这种对话的大门完全关闭的情况下,可以说需要联合国发挥作用。所以我考虑这种可能性,也在过去一直接触,现在也在做努力,但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一个具体的成熟的方案。

金:去年夏天在札幌对您进行采访的时候您说韩国的世界化有些欠妥,您现在还这样认为吗?

潘:李明博总统上台之后做了很多努力,但与国际社会期待的标准还有差距。在国际经济危机的解决、气候变化、粮食危机等问题上,韩国的视野好像还是指向国内的。

金:您如何认为韩国的地位?

潘:国际社会看韩国的尺度和韩国人自己看的尺度有很大差异。应该说韩国人辜负了国际社会的期待。

金:就是说我们自己带有某种幻想,自己把自己看得比现实高吗?

潘:是这样。自己看得很高,实际上确实也是生活得很好,也做得很好。在民主化方面或经济社会发展、信息化以及在造船、汽车等主要产业可以进入世界10强到15强,相反韩国的官方援助计划(ODA)等则太少了。例如为达成新千年开发目标(MDGㆍMillenium Dvelopment Goals),国际社会到2015年的目标是OECD占到国民收入(GNI)的0.7%,而韩国的2015年目标则非常低,是0.3~0.35%左右。

金:韩国的年轻人们希望进入联合国本部或其下属机构,请问应如何准备?只是外语说的好可能不行吧?

潘:是的。外语也应说的好,但也应拓宽国际性视野、有为国际社会服务的精神。韩国人在联合国的各个机构努力工作,受到了很高评价。与韩国对联合国的援助规模相比参与的幅度很小,但事实上越是出资很多的国家,与它贡献的程度相比参与的幅度越小。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和日本。与其出的钱相比在联合国机构工作的人数太少了。我们应看到与它们相比韩国并不是那么少。从参与率来看韩国现在是第11位。在我任秘书长之后,非常多的韩国人进入了高层。

金:我有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西方媒体刊登了对潘秘书长的负面报道,为什么会这样呢?

潘:我想,对联合国最高长官有期待、同时也有批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会接受很多合理性的批评。192个会员国家的期待和立场都不相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立场也不同。媒体界在这里出入的记者也有300~400名,他们各自的视角也不同,所以如果稍微没能满足他们的期待那么批判性的报道就出现了。我希望与拘泥于这些相比,我更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