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博外交的胜败在此一举
상태바
李明博外交的胜败在此一举
  • 金永熙记者
  • 上传 2008.08.01 15: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即便是万人之上的国家总统,推翻地名委员会这一专家团体的决定也绝非易事。访韩在即,美国总统布什做出了举世震惊的举动,变不可能为可能,将独岛标记恢复到7月22日以前的形式。是韩国的舆论和外交部的努力驱使布什总统做出了此项决定,布什总统终于在历史走过103年后的今天,偿还了一点西奥多·罗斯福(美国第26届总统)欠下韩国的债。

1905年7月,罗斯福政府的陆军高级将领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接受总统的秘密指示前往东京,同当时的日本总理桂太郞签订了《桂·塔夫脱秘密条约》。条约的内容为,日本承认美国统治菲律宾,美国承认日本统治韩半岛。日本紧接着又从英国那里得到许可统治朝鲜。日本在获得了列强各国的许可后,于1905年11月逼迫高宗签订了《乙巳勒约》,剥夺了朝鲜的外交大权。日本完全控制高宗的外交大权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独岛列入日本的岛根县。《桂·塔夫脱秘密条约》从理论上也许同日本霸占独岛没有直接的联系,但在政治方面,美日两国的同流合污为今日的独岛问题埋下了隐患。经历了不久前那场美国牛肉风波,面临即将到来的布什总统访韩,布什总统推翻专家们的决定,是让所有的韩国人民拍手称赞的一项英明决策。

然而,独岛问题事关重大,此次由于布什总统的存在我们才能侥幸取胜。我们并不能满足于取得的成绩,而掉以轻心。驳回美国地名委员会于7月22日做出的决定,恢复独岛原有的标记方式,我们只不过暂时找回了失去的东西。问题的核心在于1977年地名委员会将独岛命名为利扬库尔岩,是否能够更改地名委员会的这一决定才是关键所在。面对独岛问题,韩国和日本具有根茎(Rhizome)之差。地上的树木和周围的树木保持一定的距离在一定的范围内彼此交流,然而土中的根茎却随着时间的流逝同其他所有树木的根茎彼此交错。关于独岛问题,韩国政府在外交上应该以土中的根茎为榜样。

在独岛外交上最有说服力的历史资料是《桂·塔夫脱秘密条约》和一张能够证明独岛是韩国领土的旧地图。政府动员了大批专家,一字不漏地收集、整理《桂·塔夫脱秘密条约》的全部内容和标记独岛是韩国领土的旧地图,并将结果向全体韩国人公开。同时,我们还应该整理日本人所提到的历史文献,介绍他们口口声称的地图,还有一些否定的声音。为此,不仅仅是外交官,任何一名大韩民国的公民遇到外国人,只要提到独岛问题,都应该以专业的水平进行介绍。这就是所谓的独岛隐性外交。到目前为止,外交部和驻外使馆都以为从此息事宁人,但在不久的将来说不定会引发第二次更改独岛标记的课题。

朝韩两国针对《10·4协议》在外交上出现了一些不快,这也是一次有益的教训。原则上讲,金刚山游客遇害事件被拿到ARF(东盟地区论坛)上讨论,并不是一个英明之举,这一事件也没有达到能够威胁到东盟+3(韩中日)安保的程度。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的外交部长最近访问了朝鲜,在朝鲜受到了国宾级的礼遇;朝鲜外相朴义春出席了ARF会议,同时对新加坡进行了正式访问,两国外长甚至单独共进了晚餐。而韩国外交部的失策在于过低地估计了这些事实将对《10·4协议》的谈判产生的影响。韩国希望能够化解《10·4协议》,却以失败而告终。政府中首次出现否定评价韩国总统签署的同朝鲜最高领导人协议书的声音,这也是政府自编自演的一场自相矛盾的闹剧。

在德黑兰不结盟会议上,我们不是会员国不得不求助于第三国的代表。虽然在新加坡取得失败,但在德黑兰转败为胜的我们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将韩半岛的时针拨回到冷战时代,我们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朝韩对垒一直持续到秋天即将举行的联合国大会,那么我们就会在这些毫不意义的事情上浪费国力。李明博总统在8·15祝词中提到,将国会开会词中提出的对朝提议补充完整,以对话方式改变同朝鲜的对立。李明博外交应该借鉴独岛和新加坡的经验,胜败在此一举。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