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09日 (周二)
韩国女子手球打响最后的战役
상태바
韩国女子手球打响最后的战役
  • 整理:郑荣在 记者
  • 上传 2008.07.30 17: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这是在雅典奥运会与法国队的半决赛中,正在跳投的吴成玉。从1992年
巴塞罗那奥运会到即将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将是她连续第五次参加奥运会。

大汗淋漓的吴成玉(左)和女子手球运动员代表在跑完一天的最后训练佛岩山
越野(cross country)后,正在向韩国国旗敬礼,决心好好迎战北京奥运。


手球选手吴成玉(36岁)是韩国女运动员团队的队长,同时也是女子选手中年龄最大的一位运动员。她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中展现了“韩国欧巴桑的力量”,摘得了“价高于金牌的银牌”。

首尔泰陵运动员村内体能训练场。

在这体育馆内到处都是“黑白无常”。肌肉发达的男教练们毫不留情地催赶着汗水如雨下女运动员们不断举起超过100公斤的杠铃。虽然也有因忍受不了痛苦而放声痛哭的运动员,但是这些“黑白无常”却毫不留情。

这还没有完,令人毛骨悚然的“佛岩山越野”正作为最后一个训练项目等待着大家。虽然竭尽全力地奔跑,但是离先头部队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远。

调整好急促的呼吸后,面对国旗敬礼,一天的训练才算结束了。

昨天刚办完父亲的丧事今天就归队的林永哲(音)教练说道:“欲逢喜事,必先遭厄运。希望大家好好考虑一下各自要做的事情,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离北京奥运会开幕还有十天。

2004年雅典奥运会结束之后,我效力于日本实业队。2006年又转到澳大利亚队。有房有车,年薪也不少。与国内训练相比,进行着普通水平的训练,因为我的年龄偏大,经常受到特别待遇。因为儿子也适应得很好,所以没有什么顾虑。但是,6月初林永哲教练联系我说:“你最好能够回来。”没有回来的理由:已经先后四次在奥运会上得过金、银牌,也不会跟其他项目一样,得到奖牌的话,会得到数千万韩元,甚至上亿的奖金。

真的是苦思冥想,经过了百般思想斗争。结果是“应该回去”,因为手球是我的人生。为了大韩民国的手球,开始了最后的奉献。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连续出战了5届奥运会是我获得的殊荣。

随着参加代表队训练,运动强度的突然加大,脚踝和膝盖都非常疼痛。两周前得的肠炎更是雪上加霜。因为痛苦、孤独和对儿子想念,我经常哭泣。当我实在坚持不住,下定决心要收拾行李的时候,想到了“现在还剩几天了,就这样放弃吗?再坚持几天吧!”于是,又咬紧牙关,改变了想法。

在这次比赛中,俄罗斯、挪威等国家被列为了冠军候补。据说,欧洲国家不认为韩国是一支强队,理由是“主力队员太老了”。的确,我们是老了。因为代表队主力选手的平均年龄就足有34.7岁。即使那样,我们也充分具备了能和你们对抗的体力。而且技术和经验方面,我们是第一的。

“韩国欧巴桑的力量”,大韩民国的女子手球队还没有消亡。我希望能在北京展现“韩国欧巴桑的力量”。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