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御宁的北京问答] “胡同”原为蒙古遗产
상태바
[李御宁的北京问答] “胡同”原为蒙古遗产
  • 李御宁 顾问
  • 上传 2008.07.28 17:1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北京胡同让人联想起韩国的小巷。  胡同的历史能够追溯到元朝的道路设计方法,  是历史的产物。  
为了帮助读者们对北京奥运会加以理解,中央日报将连载本报顾问李御宁的《北京问答》。李御宁顾问曾经亲自策划1988年首尔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式。今后,他将就北京奥运会背后所隐含的文化符号,向读者们进行有深度的介绍。

Q: 据说中国为了成功举办此次北京奥运会,大刀阔斧地进行了城市建设,北京如同整过容一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A: 此前,北京给人的整体印象一直是脏、乱、差。16世纪时,谢肇配就感叹说:“北京的住宅狭小,繁华地区的街道上粪便随处可见,百姓聚居的地区苍蝇肆虐,夏天酷暑难当。所谓首都,难道不就该是这个样子吗?”当时人们对于大城市的理解,无非就是又脏又乱。这种传统遗留至今就形成了今天北京的平民百姓们生活的根据地——北京胡同。仅据1949年统计北京胡同大概就有6000多个,但如今,这些胡同除了部分作为历史遗迹被保留下来外,其余的都成为了城市开发的对象,消失殆尽。

Q: 北京、首尔、东京合起来有BESETO(即BEIJING北京、SEOUL汉城、TOKYO东京三城市字头缩写连缀)之称,随着奥运会的举办,不知是否可以说成是向现代西方城市发展的过程中产生的同一现象?

A: 北京现在是中国的首都,从历史的脉络来看她却是一个饱受女真族等北方游牧民族的侵略的城市。支配权为蒙古掌握之后,又成为了元朝都城。传说“胡同”一词也来源于蒙古语“井”这个单词。北京传统房屋的居住形式是四合院,这是原来就存在的固有形态。因此,北京的城市规划也在一定程度反映出1978年开始实行的改革开放政策之下汉族人民梦想复兴的雄心。在从2004年开始酝酿的“两轴、两带、多中心”这一三大模式下,“新北京”应运而生。

Q: 如此说来,这同1988年奥运会期间的城市开发计划有些不同?

A: 是的,北京胡同并不是贫穷意义上的破旧住宅区,如果追溯元朝时期的城市设计,可以说是作为历史遗迹的贫民窟。因此,北京一方面整体意义上进行大刀阔斧的开发,另一方面却将什刹海等地区定为文化保护区。

Q: 那您的意思是说,此次北京城市建设并不仅仅是为了奥运而做?

A: 历史是一个活化石,曾经我们称中国为“竹幕”(与苏联的“铁幕”相对),然而到2020年,中国将迎来来自全世界的1亿3710万游客,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旅游王国。从北京近来的变化上,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肯定,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变为现实。中国政府成功举办了1990年亚运会,当时修建的亚运会比赛场馆和现在建成的鸟巢奥运会体育场馆相比之下中国飞速发展的变化显而易见。历史仅仅过去了18年,但对称走向了非对称,单调演变成了不规则的造型艺术,一切都变了。北京奥运会比赛场馆可以说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建造,对于一个封闭的社会主义体制的国家来说是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建筑奇迹。同时,与仅仅引入西欧文明的上海和香港的都市景观不同,北京展示了另一种现代都市的面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