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在中亚发挥真正价值的李明博总统的“CEO型外交”
상태바
在中亚发挥真正价值的李明博总统的“CEO型外交”
  • 金素晶 记者
  • 上传 2009.05.19 10:1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5月10日至14日,李明博总统在对中亚两国的访问中体现出来的外交风格,完全脱离了韩国历任总统的首脑外交的礼宾形式。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斯兰·卡莫里夫从机场开始,在李总统逗留的三天里都全程陪同。伊斯兰·卡莫里总统在自己的故乡撒马尔罕亲自作为历史导游接待了李总统。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邀请李总统前往总统官邸,并屏退了随行人员与李总统同洗桑拿。李总统还在晚餐中用伏特加炸弹酒进行了“回礼”。

根据哈萨克斯坦风俗,请客人洗桑拿是首脑外交中的最高礼节。然而,这样高规格的礼节只有在受邀的一方能够接受,同时双方之间有所沟通的情况下才能实现。李总统通过此次中亚巡访,在经济合作与外交领域的扩大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果。一位政府高级官员称:“李总统担任现代建设社长时期,曾在西伯利亚和中东、非洲等地活动,这些经验为巡访打下了基础。此次中亚访问是首席执行官(CEO)出身的总统的真正价值得到发挥的外交。”

从密切接触到“意气相投”

两个月前,李总统也受到过类似的盛情款待。当时李总统正在访问澳大利亚。3月4日,陆克文总理在澳大利亚国会大厦中举行的晚宴结束之后,对李总统提议“去我家喝一杯吧”。用韩国人的方式说就是“去第二摊吧”。当时已经过了晚上9点。

两国礼宾负责人都称之前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当时的随行人员只配置了翻译。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柳明桓和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金星焕、发言人李东官等都不能在凯悦酒店中休息,必须等李总统回来。总统回到下榻酒店的时间是晚上11点半左右。澳大利亚方面也称这是“总理会谈的礼仪史上前所未有的事”。外交部负责人称:“据悉,两位领导人就金融危机克服方案、20国集团(G20)金融峰会和亚洲的未来等进行了深入讨论。”第二天,两位领导人就像老朋友一样亲密无间地出席了记者招待会。在4月2日举行的伦敦G20峰会上,还可以看到两位领导人不时耳语几句的画面。

从李总统担任首尔市市长时就开始关注他的执政圈人士称:“李总统的外交哲学是‘先交朋友’,每次见面时都强烈希望把对方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李总统从CEO时期起就认为“结交朋友和企业得到订单可以同时进行”。李总统还有把以前在CEO时期的工作发展为国家之前的合作事业的例子。

去年9月,韩国与俄罗斯协商的西伯利亚天然气管道通过朝鲜工程就是在韩国和前苏联建交之前,时任现代建设社长的李总统与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商讨过的方案。当时由于没有政府支援,该方案没有得到实施。李总统还向随行人员讲述了自己80年代探访西伯利亚现场、和苏联人士一边喝伏特加一边协商的经历。

能迅速拉近首脑之间距离的“破格礼仪”必须在对方能坦然接受的情况下才能实施。某外交消息灵通人士还讲述了卢武铉前总统访问中东之前,对方国家提议采用该国最高礼节举行“沙漠帐篷会谈”,但却被韩国政府谢绝的轶事。该外交消息灵通人士称:“卢前总统知道进行这样的会谈十分不便。”

李总统的另一特征是把对方拉近的问候致意的方法。握手时,李总统总是从上向下紧握对方的手,并把对方向自己拉近。李总统和关系亲近的领导人在握手之后还会互相拥抱。伦敦G20会议上,韩日首脑峰会在李总统下榻处举行时,李总统在电梯前等待麻生太郎首相。电梯门刚打开,李总统就上前用紧紧握手和拥抱来迎接麻生首相。此后在泰国芭提雅召开的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3(韩中日)峰会上,李总统和麻生首相已经是老朋友了。

定下目标后就坚持不懈的“集中”


政府机关广为流传的词汇中就包括“青瓦台益智大赛”。这是指李总统进行外国访问之前把青瓦台参谋和各机关工作组召集起来召开的一种学习会议。据说在这种会议中,总统会提出各种具体问题,出席者们则一一做出回答。总统仔细研究准备的资料之后,将就会谈对象的特征、关注重点以及人口、国内生产总值(GDP)、与邻国之间的国力差异、引发热点议题的具体原因等进行提问。外交部某局长级人士称:“会议结束之后,我们都累瘫了。”据称,一些部长在参加会议之前都会在手册上密密麻麻地记载参考事项。对于李总统的这种风格,也有一些夹杂着担忧的批判认为李总统“过于注重细节,却忽视了描绘韩朝关系和朝核问题等大局蓝图”。

在此次的中亚巡访中,李总统与哈萨克斯坦签订了25亿美元规模的巴尔喀什煤炭火力发电站建设工程合作合同书,另外还签署了江布尔海上矿区共同勘探、建立无线网络(Wibro)中心等十项合作事业谅解备忘录。

某政府高级官员称:“李总统的CEO型外交技巧之一就是‘集中’。”哈萨克斯坦国土辽阔但人口稀少,李总统抓住了这一点,每次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见面时都积极要求进行协商,称“贵国引进韩国的Wibro技术将会对经济发展起到很大帮助”。

巴尔喀什发电站也是李总统的“集中”带来的结果。该高级官员称:“像Wibro这种需要转换思路的事业,即使是实务部门对上级提案,上级也很难采纳。在像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国家,只有在高级官员中留下深刻印象才能推动事业发展。”

过于重视细节却忽视了大局

李总统的“救生英语”也是他的拿手好戏。李总统会在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亲切交往中,大方地使用并不完美但却符合现场情境的英语。当然,李总统在和中国、俄罗斯、中亚等非英语圈国家领导人进行会谈时还是需要翻译。

据参谋们称,李总统和英语圈国家的首脑进行会谈时,常常要求在对方发言时不用翻译,只在自己的发言时进行翻译。一位参加过多次会谈的外交部有关人员称:“虽然因为翻译工作没有规律可循,记录人员的工作有些棘手,但这样做的优点在于,在一定的时间内话题能得到更深一步的探讨,对方国家的首脑也会感到更自在。”

李总统于去年4月上任之后对美国进行了国宾访问,并与乔治·W·布什总统一起在戴维营乘坐高尔夫球车,发出了修复韩美关系的信息。这种礼节似乎不会在下个月16日李总统与奥巴马总统的会谈中实现。

这是因为虽然韩国政府也希望峰会以实务访问的形式进行,但奥巴马总统偏好简洁的外交礼节。奥巴马总统就任之后召开的大部分峰会的日程都较短,活动也较为简单。今年4月,奥巴马总统与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召开美日峰会时的所有活动仅为“一小时的会谈”。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