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2日 (周四)
【金东镐专栏】 与日本记者和中国记者的对话
상태바
【金东镐专栏】 与日本记者和中国记者的对话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2.12.16 18: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东镐 经济编辑
金东镐 经济编辑

最近笔者有机会与日本记者讨论韩日媒体合作方案。日本记者和韩国记者早已对彼此了如指掌。双方心里已经很清楚,韩日两国的国内政治问题已经跨越国界成为了外交上的摩擦,通过外交手段实现和解并非易事。韩国不愿忘记过去历史,日本却想逃避历史问题,因此韩日两国始终处于“平行线”状态。

不仅如此,太平洋战争以后出生的日本战后一代人根本无法理解韩国人在殖民统治时期经历的痛苦。日本一向试图以隐瞒和美化历史的方式进行教育,1592年爆发的壬辰倭乱其实也不是那么久远的历史事件,但大部分日本人却不太了解这个战争,只知道日本曾派士兵到朝鲜而已。正是因为日本不断缩小历史问题,所以双边对话无法取得进展。

 然而,现在的日本人普遍认为韩国在“无理取闹”,也就认为韩国在扩大不必要的矛盾。韩国方面的一些做法的确给日本提供了口实。文在寅政府在2018年解散了根据2015年朴槿惠政府和安倍晋三政府之间的协议成立的慰安妇和解治愈基金会,令此前一直主张慰安妇问题终于得到“不可逆转性解决”的日本政府感到颇为尴尬。另外,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对强征劳工受害者提起的诉讼做出了要求日企赔偿的判决。

韩国曾在1965年韩日国交正常化过程中从日方收取5亿美元殖民统治受害索赔款。当时日本曾提议将资金赔偿给受害者个人,但需要经济开发资金的朴正熙政府一律收下索培金后,直接投入到了京釜高速公路的建设中,并成立了浦项制铁公司。

日方主张,对韩国的法律赔偿已在1965年彻底完成。但是从1991年开始慰安妇问题在韩国浮出水面,强征劳工问题也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才正式闹到法庭,令两国政府左右为难。文在寅政府和安倍政府更是把两国间的历史问题利用在国内政治。韩国总统首席秘书官亲自煽动国民的反日情绪,日本则拿出了对韩出口限制措施。

但现在日本希望靠近韩国。很多日本人喜欢韩流文化,年轻人普遍对韩国抱有憧憬,但就是在政治上比较敏感。日本人认为韩国的生活水平几乎已经超过日本变得和富裕,但韩国在反复提出历史赔偿问题而束缚韩日两国关系的未来。日本还对不断要求道歉的韩国感到厌倦。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曾在西大门监狱下跪道歉。在金大中和小渊惠三的宣言中,“日本虚心地接受殖民统治给韩国国民带来巨大损害和痛苦的历史事实,并对此进行沉痛反省和真诚谢罪”。当然,日本右翼政治家反复发表妄言并到祭奠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进行参拜,让人不得不怀疑日方道歉的诚意。

即便如此,日本的官方立场仍像金大中和小渊宣言中所说的一样。笔者虽然与日本记者们讨论了合作方案,对问题的看法和分析却并无新鲜的内容。目前,只能等两国作出政治决断,尤其需要两国领导人大胆下定决心。为了东北亚的稳定,韩日必须携起手来。眼下朝鲜的核威胁已经超出韩国和日本能够单独应对的范畴。

目前,中国对朝鲜的核试验没有加以任何压力或进行制裁,但同时在中美竞争格局下迫切希望与韩国合作,在经济方面尤其如此。最近在与中国记者们进行的对话中,中国记者一致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性。这意味着在芯片等领域上被美国“卡脖子”的中国非常重视韩国的经济地位。如今无论在国际社会还是在东北亚,韩国都不再是过去的弱小国家。随着韩国的国际地位提升,日本和中国出自不同的理由,都希望和韩国走在一起。现在如果韩国政治能够变得更加成熟,韩国的国家地位将会进一步升高。笔者最近在与日本和中国记者的对话中,深切感到了韩国的地位今非昔比。

中央日报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