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韩应对低生育与老龄化 20年来从无系统战略
상태바
韩应对低生育与老龄化 20年来从无系统战略
  • 特别采访组=金珉奭·申成湜·李埃斯特(音) ·全珉希·黄琇涓·鱼焕熙·李佑林 记者
  • 上传 2022.10.12 11: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人口危机,适应与克服一样重要

“我原本以为,即便聘用的人数减少,只要努力学习,总会有希望,没想到情况会这样,这不相当于让大家都不要学了吗。难道不应该提前发布四年后的(录用)计划,让学校根据计划录取新生吗?”

9月15日,在首尔瑞草区首尔教育大学遇到的金同学(25岁,大四)对笔者表示,“从两三年前开始就忍不住愤怒,这次又是一样…”,对首尔市教育厅前一天宣布将明年小学教师聘用人员数量减少到10年前的十分之一(115人)的计划表示失望。金同学称,“每天除了睡觉,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聘用考试)上,之前说会增加聘用人数,现在却大幅减少聘用计划,让我们怎么办”,“以后情况可能会更严重”。

过去20年韩国的低生育和老龄化进程加快,韩专家们在讨论“克服”危机的同时,也强调了“适应或软着陆”的重要性。他们建议,既然人口减少是不可避免的趋势,我们就应该提前适应。但根据本报的调研结果,即便今年第二季度韩国的生育率已经降到0.75人,全国各领域仍没有制定相应的战略,更罔谈适应。

首尔教育大学招录的新生人数仍保持着2012年355人(全国3847人)的水平,10年来没有任何调整,明年也一样不会改变。相当于入口仍然大开,只将学生的出口通道缩小到十分之一。这导致学校等待聘用的毕业生在今年9月1日已达540人。韩政府至少应公布一份教师供求计划,教育大学、师范大学的学生和初中、高中生才能据此做出应对。然而,韩政府2018年刚制定出笼统的计划,今年却又要重新规划,发布计划的时间被推迟到了明年。

明知道随着儿童数量减少、托儿所和幼儿园都会大量空置,韩政府却一直袖手旁观,直到托儿所的数量激增到43770个(2013年),导致从2019年开始不断有地方被迫关闭。大邱法人托儿所联合会会长石成秀(音)指出,“需求减少的趋势很明显,政策应对却仍然失败了”。

针对公务员供求变化的中长期战略也依旧缺失。韩国各市、郡、区中,在2000~2021年间人口减少率最高的地方是大邱西区,剧减了42%,而此地的公务员数量却从708人(定员数量)增加到了759人。釜山影岛区的人口在同期减少了37%,公务员数量却从534人增加到了今年的655人。上届政府期间韩国的公务员数量增加了10万以上。韩政府人事革新处官员婉转表示,“(调整公务员供求)需要政府各部门共同进行”。对部队兵力资源减少的适应政策也进展缓慢,反而在每次选举时都会缩短服役时间,如今的服役期已从2003年的24个月(以陆军为准)缩短到18个月。

学生和居民减少,教师和公务员增加 “需设人口政策综合指挥塔”

图为受到教师缩编政策直接打击的首尔教育大学,学生们正在校园行走。【摄影:禹相助 记者】
图为受到教师缩编政策直接打击的首尔教育大学,学生们正在校园行走。【摄影:禹相助 记者】

在变更老人年龄标准的问题上,2012年韩国企划财政部宣布将考虑更改年龄标准后,十年来毫无进展。多年来政府只在2007年进行国民年金改革、2015年进行了公务员年金改革,却都不够彻底。随着人口结构发生变化,预计未来的老人独居家庭会大幅增加,政府政策却只关注青年、新婚夫妇群体,一味重视价格稳定,不断重复以往的供应侧中心政策。

在韩政府不作为期间,全体公立教师数量几乎每年都在增加,今年已经从2003年的28.582万人增加到34.7888万人,与学龄人口减少的趋势完全相反。在学生减少250万人的情况下,教师数量却增加了6万人。大学数量也从2000年的372所增加到了今年的426所,而政府直到2015年才开始进行大学结构改革,且只在第一个周期(2016~2018年)缩招4.6万人、第二个周期(2019~2021年)缩招1.4万人。根据韩国教育开发院的数据,韩国的大学招生名额从2003年的65.317万人减少到2022年的46.3515万人,减少了18.9655万人,其中普通大学的招生名额只减少了17745个。

【图表:朴景民 记者】
【图表:朴景民 记者】

首尔大学保健研究生院教授赵英泰(音)表示,“低生育、老龄化是不可改变的未来趋势,原本应该从10年前就开始制定相关的适应战略,实现政策的软着陆。突然改变政策,会导致大部分损失落在普通百姓头上,加剧不平等”,“即便从现在开始,也应该赶紧制定出适应对策,减少对后代的冲击,从而使人们产生‘生孩子也未尝不可’的信念”。赵英泰教授表示,“改变范式需要全体政府部门一起坚定推进,这就需要设置一个综合负责人口政策的指挥中心”。

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副研究委员李尚琳(音)表示,“虽然这些未来的问题现在还没有发生,但也应该提前向下调整。由于这是挨骂的事情,所以各界政府都会积极避开”,“政府应根据人口变化预期,对教育、国防、住房、医疗等各领域可能受到波及的程度和时间进行预测,提前做好应对,但却没有作为。儿童数量减少了那么多,政府却什么都不做,真是太不负责任”。

特别采访组=金珉奭·申成湜·李埃斯特(音) ·全珉希·黄琇涓·鱼焕熙·李佑林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