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宗遭遇孔子
상태바
当世宗遭遇孔子
  • 卢在贤 记者
  • 上传 2008.07.25 08: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俄罗斯喀山国立大学成立至今已经有204年的历史,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大学之一。这所由沙皇亲自签署批准成立的大学是俄罗斯第二古老的大学。列夫·托尔斯泰在这所学校上学期间,曾经因沉溺于玩扑克牌和迷恋舞女,连三年级都没读完就退学了。列宁在喀山大学读法律系时,也因为参加学生运动被捕流放,而没有完成学业。高尔基小时候也曾经梦想将来考入喀山大学,但最终因为家境贫寒交不起学费而不了了之。喀山大学在各个领域培养了许多世界著名的学者,特别是在东方文化和历史研究领域独树一帜。

前年9月开始,郭富模(36)教授到喀山大学东方学系讲授韩国语、韩国学课程。起初郭教授也经历了很多的挫折,但渐渐地得到了校方的认可。去年9月开始,喀山大学正式开设了韩国语言文学专业,并首次招收15名新生。但郭教授说,在此过程中我们不得不越过“汉语”这座屏障。去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亲自访问了喀山大学,并向校方提出,“在东方语言中,给汉语最优先的待遇”。

胡锦涛主席提出“给汉语最优先的待遇”

胡锦涛主席此次提出给汉语最优先的待遇是有一定道理的,“孔子学校”的开办就是中国野心勃勃地向全世界推广和普及汉语教学事业的先头兵。最近2年间,中国已经在全世界设立了188所孔子学校。俄罗斯境内5所孔子学校的其中一所便坐落在喀山大学。胡锦涛主席向喀山大学提供了10万美元的援助经费,并表示今后还将继续提供援助。同时向喀山大学派遣了2名汉语教师和常驻行政人员,此外还向喀山大学提供了20台电脑,帮助喀山大学建设了一间拥有100英寸壁挂液晶电视和投影仪装置的大教室,专供中文系学生使用。在此基础上,胡锦涛主席提出了“给汉语最优先的待遇”。

在汉语的强烈攻势下,在喀山大学韩国语差点儿失去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国际关系学系曾经开始过韩国辅修专业,但后来却被汉语所代替。中国方面还对喀山大学提出,把韩国语研究中心改成汉语专业学生的图书馆,幸好喀山大学方面坚持 “汉语并非唯一的东方语言”而拒绝了中国的要求,韩国语研究中心才被免于改头换面。

我个人认为,从喀山大学的事例来看,我们如果能像处理独岛问题那样,拿出其中十分之一,或者百分之一的强悍,那么我们的国家也会一片欣欣向荣。而且如果把向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宣传韩国语和韩国文化当成实事来办,拿出要向独岛派兵的勇气来,那么许多问题将得到根本有效的解决。全世界学习日语的国家有133个,学习者人数达到298万名(截止到2006年),是1979年的23倍。那么韩国语如何呢?值得庆幸的是,近来世界各国对韩国语人才的需求大增。1997年,韩国教育课程评价院针对外国学生实施了首届韩国语能力测试(TOPIC),当时考生人数为2692名,截止到去年考生人数增加到8万2881名。但这里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那就是国内设立了许多相关部门,造成体系混乱、工作进展毫无头绪。文化部、外交部、教育部、劳动部,每一个部门都强调是自己管辖内的事情,向政府索取经费。似乎公务员们的那种以逸待劳、好吃懒做的恶习又一次滋生蔓延开来。

必须统一韩国语海外普及体系

尽管新闻媒体没有正面详细报道,从昨天开始江原道束草市举行了一次意义深远的学术会议。这次学术会议由海外侨胞教育振兴财团这个纯粹的民间团体主办,今年会议的主题为“跨文化时代的海外侨胞教育”。此次会议吸引了来自包括加蓬、乌干达、坦桑尼亚等6个非洲国家在内的44个国家的300多名韩国语教师,这些在各个国家韩国语教学领域教授韩国语言和韩国文化的老师们自筹经费购买机票济济一堂,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讨论。面对民间团体的这种精神和热情,政府当局应该自我反省。所谓的“世宗学堂”,一块光鲜照人的牌匾,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耳边传来的,似乎是世宗大王他老人家的一声叹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