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6日 (星期一)
【社论】应停止“厌女主义”争论,集中力量制定有效的跟踪骚扰防制措施
상태바
【社论】应停止“厌女主义”争论,集中力量制定有效的跟踪骚扰防制措施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2.09.21 17:2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模糊跟踪骚扰事件本质的争论令人担忧
制定对策前应抓紧发起全国性讨论
图为20日上午,市民们在首尔地铁2号线新堂站事发现场附近的追悼场所贴便签追悼被跟踪骚扰遇害的女站务员。【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20日上午,市民们在首尔地铁2号线新堂站事发现场附近的追悼场所贴便签追悼被跟踪骚扰遇害的女站务员。【照片来源:韩联社】

围绕首尔新堂站女站务员被跟踪骚扰遇害事件,韩国以政治圈为中心,正在爆发一场关于“厌女主义犯罪”的论争。9月16日访问事发现场的韩国女性家族部长金贤淑在被记者问到“是否把这起事件视为厌女主义犯罪”时回答称,“我不这么认为”,由此成为引发这场争论的契机。之后女性家族部表示,此案是否属于厌女主义犯罪,还需要进一步讨论,首先将推动针对跟踪骚扰事件的严格执法。但一些在野党人士和女性团体要求部长辞职,并敦促尹锡悦政府撤回废除女性家族部的方针。他们主张,这是为了从结构上解决基于厌女主义的针对女性的暴力问题,但有人质疑他们把跟踪骚扰杀人案用于政治论争,表示忧虑。

引起韩国社会对厌女主义犯罪警惕心的2016年5月首尔江南站杀人事件是一起针对不特定女性的犯罪行为。但根据目前调查得到的信息,还无法判断新堂站杀人案的性质是否与此有相似之处。不过,这起案件是针对特定受害者长期进行跟踪骚扰并在预谋下实施的犯罪行为,这一点非常明确。因此,主张“我们现在需要聚焦如何制定对策,而不是关注如何(对这起案件)进行分类”的观点(京畿大学犯罪心理系教授李水晶)值得我们关注。

昨日,国会女性家庭委员会听取了法务部、女性家族部、警察厅等新堂站案件相关部门的工作汇报,并对这些部门进行了严厉斥责,批评没有一个部门能拿出针对此类事件的有效预案。如果警察等相关部门能够倾注更多精力在此类事件上,确实可以在事前阻止犯罪,因此受到批评也无可厚非。

但国会也没有切实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样需要进行反省。去年4月制定《跟踪骚扰处罚法》后,至今已有14个修正案在国会等待处理,其中就包括将规定只有受害者主动要求才能对跟踪者进行处罚的“未经受害人同意不能处罚”条款删除的修正案。若这一修正案能够早日获得通过,便有可能防止这起新堂站杀人事件的发生。

最近围绕“厌女主义”的争议已经成为政治热点,再加上二十岁年龄段男女之间的性别矛盾,争论正逐渐演化成不同阵营的对立。然而,目前最重要的仍然是制定实际有效的对策、防止针对女性的残忍犯罪再次发生。主张“可能是男员工因为爱而不得才做出如此暴力行为”(共同民主党首尔市议员李尚勋)的陈腐观念也应得到及时纠正。对于此时此刻仍可能在某个地方正在发生的针对女性的犯罪行为,政治圈应尽快坐在一起讨论制定实质性对策,而不是围绕“厌女主义”展开争论,白白浪费时间。

中央日报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