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6日 (星期一)
【芮荣俊专栏】需寻求不受政权更迭影响的强制征用问题解决方案
상태바
【芮荣俊专栏】需寻求不受政权更迭影响的强制征用问题解决方案
  •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 上传 2022.09.06 18: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中央日报评论员 芮荣俊

无论是韩国还是日本政府,都在屏气凝神地密切关注9月2日结束任期的韩国大法院前大法官金哉衡的一举一动,直到最后一刻。他将法院根据强征劳工受害者(原告)的申请而扣押的三菱重工业(被告)在韩资产变现(强制卖出)执行文件留在未完成事务的抽屉里离开了大法院。日本多次警告,法院批准执行强制出售将是日方最后的红线。而如今他保留了做决定的权力,在新任大法官做出判断之前,为双方赢得了一定时间。

同一天,韩国外交部长朴振前往光州拜访了两名年逾九十的强征劳工受害者。昨天,为就强制征用问题的解决方案征集意见而成立的民官协议会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第四次)。尹锡悦总统仅在公开场合就已经两次提到“快速”这个字眼,想要迅速解决问题。在8·15光复节致辞和就任100日记者招待会上,尹锡悦都曾表示要“快速恢复韩日关系”。朴振前往光州的当天,韩总统室国家安保室长金圣翰还暗示过举行韩日首脑会谈的可能性。可以说,韩政府勾勒的解决方案到目前已经露出基本轮廓。但即便在变现问题上赢得了一定的缓冲时间,现在也应当考虑一味追求“快速”解决问题是否是好的选择。

图为金哉衡大法官9月2日上午在首尔瑞草区大法院举行的卸任仪式上发表卸任致辞。【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金哉衡大法官9月2日上午在首尔瑞草区大法院举行的卸任仪式上发表卸任致辞。【照片来源:韩联社】

坚持“用判决说话”原则的法官有时也需要做出某种表态。金哉衡在卸任致辞中表示,“很多问题最好应该通过政治和立法解决,最终却被诉诸到了法庭。司法机关即便有心去解决所有问题,有时也无法做到”。不少人认为他这番话是在映射眼下备受争议的国民力量党非常对策委员会事件,但也未尝不是映射强制征用问题。不同于国民力量党假处分案件,笔者不认为强制征用事件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诉诸法庭。无论是从刑事惩罚还是民事赔偿义务来看,不少人都认为法院的终审判决代表着正义的实现。2018年韩国大法院的判决完全是司法行为,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干涉,但这一判决却引发了只能通过政治解决的问题。从过去四年的情况来看,拒绝接受判决本身的外国企业不可能遵从判决支付赔款。虽然还可以通过强制出售达成赔偿目的,但此举将对外交关系造成巨大的负担。于是,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折中原告和被告,以及两国政府的立场,在法律框架内寻找不与判决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金哉衡卸任时所说的“不是所有问题都能通过司法解决”想必也是这个意思。

图为韩国外交部长朴振9月2日访问光州拜访朝鲜日据时期强征劳工受害者李春植(音)老人,正与其握手。【照片来源:NEWS1】
图为韩国外交部长朴振9月2日访问光州拜访朝鲜日据时期强征劳工受害者李春植(音)老人,正与其握手。【照片来源:NEWS1】

不同于毫无政治解决意愿的文在寅政权,尹锡悦总统表示正寻求制定一个“不涉及主权冲突又能令债权人得到补偿的方案”。预计最终可能会用韩国国内的基金充当补充款,同时由日本对征用问题作出一定表态。不过,这种方式也面临着很多困难。韩国代替日本企业履行债务后产生的“求偿权”如何处理,日本政府或企业是否真的会就征用问题进行道歉,这些都还是问题。

同样重要的是韩国国内政治的过程。这次我们不能重蹈2015年《慰安妇协议》在政权更迭后成为一纸空文的覆辙,应准备一个能够获得多数国民赞同且不会受到在野党强烈反对的解决方法,说服受害者同意自是毋庸赘言。若不能做到这些,受害者还会再次诉诸法律,日本也会因此推迟外交解决的时间。总而言之,韩政府应拿出一份即便政权更迭也不会被推翻的解决方案,并在与日本交涉时尽最大努力争取可以为国民理解的结果。若要做到这一点,在追求行动速度的同时,还应当做到思维缜密不留漏洞。罗马的初代皇帝奥古斯都的座右铭“忙而不乱(Festina lente)”此时也非常适合尹锡悦总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