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6日 (周四)
韩外卖配送费大涨 外卖民族变“打包民族”
상태바
韩外卖配送费大涨 外卖民族变“打包民族”
  • 李秉俊 记者
  • 上传 2022.08.01 17: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今年4月在首尔钟路区的一家餐厅里一位市民打包好的食物后出来。【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今年4月在首尔钟路区的一家餐厅里一位市民打包好的食物后出来。【照片来源:韩联社】

以前每到周五晚上都会点外卖的上班族白某(30岁,京畿道安养市)由于伙食费支出上涨,最近很少打开外卖软件。白某表示,“我不怎么想点外卖”,“因为配送费贵,所以慢慢在减少外卖点餐,尽量选择打包”。

高物价遇上配送费上涨等,“戒外卖”的消费者正在增加。这是因为,即使麻烦点,直接去店铺打包食物或吃完再回来的话,费用会更低。实际上,韩国外卖应用程序用户数最近呈减少趋势。据大数据分析解决方案MOBIL INDEX透露,三家外卖应用公司(外卖的民族、Yogiyo、Coupang Eats)的每周用户数以7月11日至17日安卓系统为准约为1410万人,与6个月前的1月10日至16日(约1613万人)相比减少了12.6%。

韩国消费者负担的配送费根据各应用程序和餐厅从免费到7000韩元以上不等。但是随着单件配送(送货员一次只配送1件)服务站稳脚跟,配送费呈逐渐上涨的趋势。“外卖的民族”今年3月改编了手续费征收方式,目前单件配送服务“Baemin1”(基本型)每件收取6000韩元的配送手续费。配送手续费是由餐厅和消费者来分担的,以单件配送为基础的Coupang Eats每件收取5400韩元的配送手续费。

“电话点餐”重受欢迎

图为上个月13日中午,外卖配送员们在首尔钟路区钟阁年轻之街附近送货时暂时停车。 【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上个月13日中午,外卖配送员们在首尔钟路区钟阁年轻之街附近送货时暂时停车。 【照片来源:韩联社】

网上各地区的虚拟社区等对配送费的抱怨接连不断。“物价也高,配送费也贵,就反而不点外卖了。还不如回到从前呢”(首尔瑞草区MoM Cafe),“配送费太贵,只能打包带走,外卖应用也卸了”(忠清北道地区MoM Cafe)。只选择配送费低的餐厅点餐的研究生李某(28岁)抱怨道,“就算物价上涨了,配送费也上涨得这么快,这太不像话了”。

有传闻称,外卖应用在打包点餐上也将追加引进手续费,因此有人开始转向“电话点餐”。据悉,上班族B某(29岁,首尔钟路区)最近开始用电话向家门前经常光顾的日式餐厅进行打包点餐。这是因为食物价格比外卖应用上便宜,而且点一人餐也可以不用额外增加费用。B某表示,“以前订外卖时也只挑打折的店下单,现在只用电话进行打包点餐了”,“太心疼配送费了,店老板也要交手续费,还是电话订餐更好”。

目前,外卖应用Yogiyo在打包订餐时,作为中介手续费会拿走订单金额的12.5%,而外卖的民族和Coupang Eats表示将在今年9月之前免除打包点餐手续费。

针对配送手续费上调,个体户团体将“集体行动”

图为今年6月,市民在首尔市内一家小菜专卖店购买小菜。【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今年6月,市民在首尔市内一家小菜专卖店购买小菜。【照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个体户们也在为持续上调的手续费而苦恼。韩国餐饮业中央会和韩国娱乐餐饮业中央会等联合成立的新冠疫情受害个体户总联合会(简称总联)会长闵相宪(音)表示,“不久后,将从个体户的角度出发,采取针对配送手续费的集体行动”,“如果使用手续费相对较低的公共外卖应用‘外卖特级'(special delivery)或‘Ddangyo’等,将有助于改善餐饮业的生态系统。”

李秉俊 记者
译 | 陈华泽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